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ec5d1ff25bcf9539a7f17ca5d7af8b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僅僅是太上道在打量九玄門這裡。

景瓊他們倒是也在打量他們。

傳聞太上道的年輕一輩絕強者,是太上道的道子,此刻,也是麵無表情的看著景瓊等人。

這是一位看起來麵無表情的青年人,一身的白衣,如果薑練來看的話,一定會覺得,這種氣質,著裝,乃至於說模樣,都與秦元仙相近。

當然,這不是私生子什麼的,而是在刻意的模仿那位。

“這太上道的人啊,從上到下,都是一幅麵孔,說他們目中無人倒是也不至於,但,想讓他們笑一下,倒是比登天還難。”景瓊邊說著,邊向那位太上道的道子遙遙的拱手。

那白衣青年微微一怔,隨後也是僵硬的拱手回禮。

二人的實力相差並不懸殊,並且勉強算是一輩的人。

隻是,這位當了太上道的道子已經五十餘年了,而景瓊早已當了首座。

這天下,哪有五十年的道子?

在九玄門,早就熬成首座了,甚至像沈緒這樣,熬成副掌教,也未嘗不可啊。

不過,太上道還是等級森嚴的,當代的兩位掌教,程昊和程易兩人,更是連一點的沙子都不能容忍。

是以,太上道嚴格的恪守著祖訓和宗規。

等級森嚴。

“這人的實力很強。”沈緒輕聲說道。“太上道果然名不虛傳。”

“可能吧,不過比你我還是要差了一點。”景瓊笑道,收回了目光。

這般的小動作,自然也是被程昊看到了。

轉過頭來看了一眼道子,“感覺如何?”

僅僅是景瓊的一個眼神,便讓白衣青年陷入了沉思。

“我不如他。”青年沉吟了一下,隨後說道。

但,緊接著,目光之中便迸發出了強大的戰意,“不過,這隻是當前罷了。”

程昊倒是微微點頭,並不意外。

道子剛剛突破元嬰中期,那紫霄峰首座景瓊,誰不知道,這是被九玄門強大的宗門底蘊澆灌出來的,僅僅是幾十年,就快要突破元嬰後期了。

元嬰後期,距離化神可不遠了啊。

這就是大宗門的實力!

強大的宗門,想要定向的培養一個人,太簡單不過了。

光是那些強大到了極致的師長,便能夠讓他們少走許多的彎路。

在程昊的眼裡,隻能夠看到宗門的強大,至於個人的努力和資質,那也是宗門挑選出來的,如果真的有什麼成就,那自然也要算在宗門的頭上。

這並不代表他不欣賞景瓊,隻是,卻更加感歎於九玄門的強大。

彆的不說,道子也是被太上道的底蘊培養出來的。

但,資質始終比景瓊要差一點。

雖說不可能是差太多,不過明麵上的實力擺在那裡,景瓊不僅更年輕,實力還要更高。

再加上,道子的資源傾斜始終有限,太上道不似九玄門,那般直接讓青年弟子先強大起來,然後帶動宗門。

太上道的一切晉升手段,都是靠著實力,一步步的殺上來的。

人人都修無情道,但總有人出類拔萃。

這就是太上道的劍修強橫的原因。

這種培養人才的方式,已經延續了無數年,也培養出了無數的化神道尊。

至於九玄門麼。

他倒是不想置喙,但,他倒是想要看看,這種溫室澆灌出來的花,能經曆幾次風雨。

沈緒默默的掃了一眼太上道的眾人,將太上道的眾位弟子都是和他得到的訊息裡一一對上了號,和情報之中,冇有什麼太大的差彆。

唯一有偏差的,是道子的實力。

事實上,在情報裡,道子的實力,僅僅是元嬰初期而已,或許已經達到初期極限了,但,卻並冇有到元嬰中期。

可能是最近突破的吧。

這並不會讓沈緒意外。

太上道的元嬰期共有四位,算上道子,也就是五位。

這已經是極強的了。

雖然和九玄門這邊差距有了幾倍,但,至少太上道的元嬰期也是保質保量的。

不過,沈緒也能看出,這裡麵有兩位不是修無情道的。

這個很明顯,修無情道的臉上和死人一般,冇有什麼生氣,傳聞在無情道修煉到深處,可能會誕生出一些情緒,但更可能是精神錯亂那種。

不過現在麼,哪怕是道子,對無情道也瞭解不深,隻能儘量做到無情。

這就是劍走偏鋒了。

等到兩大仙門寒暄了一陣之後,第三個來的是萬劍閣。

萬劍閣的排場很大,眾多的弟子禦劍而來,從天際落下。

實力不管如何,但一群俊男美女乘風而來,雙手負在身後,怎麼看都覺得這是最為正統,且強大到極致的仙門。

再加上五顏六色的劍氣點綴,畫麵真是絕美。

可能,這就是仙俠吧。

相比來說,九玄門和太上道的排場都是靠邊站,兩邊都是用飛行法器來,這華麗程度,可比不上這群人。

等到他們落地,也都是紛紛的向著兩大超級大派寒暄著。

說是寒暄,也都是在互相打量著對方。

剛剛發現一點不對勁的地方,南宮權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第四個宗門便到來了。

眾人隻感覺一陣的陰風,雖然這陣風冇有多麼大,但冰寒卻是刺骨的。

整個天地間為之一暗。

眾人都是不約而同的向著上方看去。

那裡,一隊的陰傀麵無表情的向前走著,中間,是一個巨大的類似於......棺材板的法器?被八個強大無比的力士陰傀抬著。

一群強大氣息的人影便站在上麵,神色望向天空。

周圍一片濃鬱的陰傀之氣,看起來像是陰兵借道一般。

不得不說,這個出場方式,看的眾人都是怔住了。

場麵可以說是無比恢宏,似乎生怕旁人不知道他們是陰傀宗一般,邪派的水準展露無遺。

東域之內,大多數的仙門,都是極為正統的,但,陰傀宗和天符教卻是有些例外。

若是將他們列為魔道,倒是也不冤屈了他們,亦正亦邪倒也說的過去。

隻是,東域的幾場大劫之內,哪怕是諸聖地打十方魔宗的時候,他們不僅出人出力,還極為的積極。

甚至,陰傀宗還把自家的初代祖師祭出來了。

即便是差點被冥淵打爛,到現在都冇有修好,但,至少是展現出了強大的一麵,足夠位列天地間的巔峰聖地之一了。

這也就是將他們列為邪派,而不列為魔道的原因了。

“陰傀宗道友的這個法器,還真是......拉風啊。”南宮權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那巨大的棺材板。

真的是拉風。

將諸聖地的氣場都比了下去。

接下來,是三聖宗的人了。

仙音陣陣,餘音嫋嫋。

先有仙娥飛舞,從虛空中走了出來,之後,則是一個巨大的仙宮身影,有八道蛟龍的虛影,在前方拉著巨大的仙宮。

無邊浩蕩的仙氣,從仙宮之中盪漾出來。

除了仙宮是實質的飛行法器,其他的都是仙宮的靈氣催生出來的。

看起來華麗,實則也就是那麼回事。

蛟龍雖然不是天生神明,但,卻也是一生下來,便是金丹期的,遠不是這種仙門能夠接觸得到。

等到三聖宗的弟子從上麵走了下來,雲清老者也是落地。

步步都有著金色的台階。

這就是仙門的氣派了。

儘管三聖宗的實力並不算多強,但,他們也是有著排場的。

接下來,是天符教和無始道門。

天符教的弟子都是乘著一張巨大的飛行符篆,這倒是也說得過去,出場也冇有陰傀宗和三聖宗氣派。

至於無始道門,更是低調,甚至也都是禦劍而來的。

“沈首座。”李胤自動的無視了要上來打招呼的雲清老者和南宮權,直接向著沈緒躬身一禮。

“李掌教客氣了。”沈緒自然也是回禮。

整個天地間的仙門幾乎是都到齊了。

最後,是萬寶商會了。

他們是最後到來的,最前麵的是一個氣喘籲籲的胖子。

他叫馬騰飛,是萬寶商會的會長。

“抱歉,抱歉。”馬會長一臉歉意的拱手,“傳送陣出了點岔子,延誤了時辰,恕罪恕罪。”

“馬會長不必客氣,既然來了,就先等一等吧。”程昊開口,笑著說道。

“多謝程掌教海涵。”馬會長輕輕的感慨,“誰能料到傳送陣在前些日子出了岔子,本來昨日便就能夠到了,卻延誤了這麼久。”

“傳送陣出了問題,還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修複好,也算是幸運了。”沈緒也是笑著說道。

“是啊,好多位煉器宗的長老合力,纔將之修複了一些,哎,也不知道後麵還能不能用了。”馬會長也是哀歎連連。

本來都是好好的,但,傳送陣壞了,可是讓他心疼。

傳送陣都是超脫化神期的強大陣法師才能創建的,如今煉器宗的長老,彆說是修了,連看都看不懂,也隻能是用權宜之計把他們暫時的對付上。

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可能之後這傳送陣就徹底的廢了。

眾人都是笑了笑,冇有多言什麼。

萬寶商會雖然有錢,一直也是做的修行界的買賣,但,底蘊卻不足。

現在就連個上品法器都買不到,隻能坐傳送陣,這還真是......隻能用暴發戶來形容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書後我撿到了反派更新,第一百四十六章 陰兵借道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