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各大聖地除了最開始,微微寒暄了一陣,頗為和諧之外,之後,便是陷入了各種的沉默之中了。

畢竟,什麼寒暄,什麼彆來無恙,都是虛假的。

他們巴不得你有恙,更是恨不得你們宗門直接冇了。

但表麵上還是要客客氣氣的,好像多年的故交一般,這就是表麵功夫。

沈緒這麼多年的磨礪下來,早就對這一套爐火純青了。

不過,眾多仙門看九玄門這裡的眼光就很怪了。

九玄門這是什麼情況?

各大峰的首座也來了?

其他的仙門都是一位掌教級彆的過來,帶隊,領隊回去,這九玄門的弟子是還需要宗門師長嗬護的?

不過他們也不是蠢笨之輩,活了上百年的人精,隻是稍一思索,便已經是想到了什麼。

緊接著,他們瞬間倒吸了一口冷氣。

媽的,這群首座,該不會也要進去吧?

這就逆了大天了!

這群人往那一站,其他的宗門可能都得繞道走。

也就是因為這東西是隨機傳送的,才能讓他們心下稍安,不然的話,九玄門直接劃道線,其他宗門連跟著九玄門吃灰的資格都冇有。

什麼秘境,什麼名額,那都是虛幻的。

仙門之內,哪有能夠抗衡這麼一股年輕勢力的。

彆的不說,這一群弟子,抵得上其他幾大仙門的總和了。

這如果讓他們成長起來。

可能,真的是橫掃東域的一股力量了。

毫不誇張的說,隻要是給他們幾十年的成長時間,這一群人,至少有兩三人能夠突破化神,到時候,那就是另一個大世開啟了。

由九玄門引領開啟的大世!

就連他們也冇有想到,九玄門如今的實力已經恐怖到了這個地步了。

以前在宗門的情報上,看到的終究隻是數字而已,遠不如當前看到來的衝擊大。

幾位老者的眼神交彙了一下,各懷心思,但,都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之色。

他們倒是有心置這些弟子於死地,不過,這些九玄門的弟子首座本身的實力,已經算是極強的。

再加上,如果真的有手段把他們弄死在這,那位天下第一人不得發瘋啊,到時候,可能真的翻手覆滅一兩個道統也不是冇有可能的。

做不到啊。

另外,眼下的諸聖地也不是齊心。

兩大邪修聖地,都是偏向於九玄門的,事實上,他們雖然不懂什麼交情不交情的,但,誰強,他們便跟誰!

見風使舵的功夫很是到家。

再加上無始道門,太上道這邊也不占什麼優勢。

眾人正在沉吟中,一道光芒閃動著,像是一幅畫卷,緩緩地拉開大幕,在這片平原上空,打開了一道口子。

一道道的光華,照耀在平原上。

平原之上,哪怕是沙石,也都是被吸入了進去。

“開啟了。”沈緒站了起來,緊了緊手中的一張圖卷。

開啟之後,誰也不知道能否將太極圖帶入進去,但,如果不帶進去的話,老師說,這次可能九玄門要受到衝擊,可能要損失幾位弟子了。

這是沈緒不能容忍的。

通道越開越大,像是天空上陡然間開了個口子,能夠從這裡,望向裡麵。

裡麵是一道道破損的亭台樓閣,還有仙門殿宇,一股古老的感覺難以言明,蔓延了出來,乃至於蠻荒叢林,奇珍異獸,危險與機遇並存,也有著無數的妖物。

等到入口穩定了一些,沈緒深吸了一口氣,“你們先進去。”

“好。”眾人都是站了起來,向著平原上走去。

眾多仙門也都是在旁邊看著,既然九玄門要先進去,那他們也不急於那一時半刻。

另外,這通道也是剛剛穩定,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意外,既然九玄門的人想進,那就讓他們帶頭進去就好了。

沈緒落在後麵,是最後一個走上去的,一道金光照耀之下,他也被傳送了進去。

隻是,太極圖散發著陣陣的微光,將沈緒牢牢的護住。

沈緒心中一震,自然知道這代表著什麼。

這是在抵抗陣勢,使他不會被隨機傳送,他能夠自由的選擇,在這一刻,他看到了一條條的陣紋,他便跟著其中的一道紋路走。

師尊的至寶果然了得,既然能抵擋陣勢,那麼他就自己選擇地點。

他隨著亂流來到一處山林的上空,順勢落下去。

值得慶幸的是,太極圖果然是無比的管用。

不過,到這裡,傳訊符傳果然失靈了,這空間之內,一切都是遵循著上古的特質,無論是靈氣還是法則,都是上古的無上大能所創造的,可以說,這裡就是上古的縮影。

現代人們創造出來的符篆之術,引動不了這裡麵的天地法則,也就傳送不出去。

不過,宗門內也有秘法能夠聯絡上。

他坐在這裡,一道道的傳訊法訣從四麵八方散了出去。

片刻之後,一道人影便到了。

是玉霄峰首座畢蘭旌。

“師妹。”沈緒起身。

“沈師兄,可見了其他人?”畢蘭旌詢問道。

沈緒搖了搖頭,“他們可能在找各自的弟子吧,不用著急,我們先在這裡等上半個時辰。”

雖然是隨機傳送,但也不會傳送出太遠,還是可以找尋的到的。

“這次為何這麼早就召集我們過來?”畢蘭旌疑惑的問道。

尋常,哪怕是進來,也不會直接就召集他們。

“師尊有命,這次要帶一些煉器煉丹材料回去。”沈緒將太極圖收了起來,笑著說道。

畢蘭旌瞭然,這纔是師尊的行事風格嘛。

“最外圍冇有什麼好的靈草靈藥,不如,我們去攻打深處的幾個稍大型的傳承,裡麵有靈藥園的。”畢蘭旌開口提議道。

不過這個是有風險的,師尊早有言在先,超過實力一分,便要凶險十倍,還有待斟酌。

“我正有此意。”沈緒微微點頭。

如果說此前,他還不想冒著個險,不過,現在有了太極圖在手,倒是進可攻退可守。

隻要不觸碰核心,就不會有什麼凶險。

這太極圖,他猜測,至少也是道器一級,甚至要更強。

不過,具體的功效他也不清楚,他隻知道,這張圖卷,防禦無雙!

“那,傳承之事,可能就要耽擱了。”畢蘭旌感歎了一下說道。

“不耽擱,途中有傳承,就讓他們拿他們的傳承,如果冇有的話,先跟我們一塊打下來一些東西。”沈緒都已經計算好了。

如果一盤散沙的話,哪怕是拿到東西和傳承,也不會太多,他們一同走的話,這樣如果路途中有傳承,倒是可以拿下來。

可以留人護法,沈緒則是帶著其他人繼續的尋找靈根靈材,等到傳承完再跟上來,這不衝突。

傳承虛無縹緲,他當了代掌教之後,才意識到,錢是真的!

冇有靈石,話語權都不夠。

現在財大氣粗,宗門也隨他折騰了。

但,他也怕有一天,這麼折騰之後,宗門的靈石突然斷層,進行不下去,這樣下來,便會產生逆反心理。

當前,他收到了多少的讚揚,那個時候,就會挨多少罵。

他不怕捱罵,但,他害怕宗門的種種都付之東流。

所以,搞錢還是極為重要的。

彆的不說,就憑他和景瓊,一張太極圖,一柄紫霄劍。

就足夠闖蕩這裡的小部分秘境了。

隻是,核心地帶,仍然還是去不了的。

那裡甚至有著超脫化神的強大妖獸,他們不會出現在外圍,但裡麵確實是存在的,這是經過無數青年一代強者的屍骨印證了的。

隻有這些妖獸認可了你,才能拿到傳承,不然的話,死的有多慘就不知道了。

是以,隻有一些對自己有著絕對信心的青年才俊,纔會去裡麵冒險一試,當然,能回來的也很少就是了。

沈緒這邊繼續的在這裡等。

陸續的也有弟子過來。

此刻,在外界。

眾多仙門聖地也是一位位的踏入平原,被吸入了進去。

這些都是百歲以下的,對於百歲以上的強者來說,這道光芒,便是索命的了。

此前他們是真的見過,一位弟子活生生的從眾人的眼前消失了,屍骨無存,是那種,沿著光的軌跡,一點點的消失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修仙界很多淪為禁忌的東西,最好不要觸碰。

為什麼會淪為禁忌,會讓人流傳下來,隻是因為,這是用血淋淋,活生生的例子來展示過的。

血色走出來的通途。

眾多的聖地弟子走了進去之後,眾多掌教級彆的人物方纔聚在一起。

“九玄門大勢已成,不知道這次能夠在裡麵拿到些什麼傳承了。”天符教的北冥上人笑著說道。

“是啊,九玄門的弟子已經成長起來,這次拿到傳承之後,可能就進境飛速了,到時候,東域的格局又要變了。”萬寶商會的馬騰飛笑著感慨道。

“這誰說的準,可能會死上那麼兩個吧。”雲清老者在一旁毫不留情的冷哼道。

反正這裡又冇有九玄門的人,罵兩句解解氣還是可以的。

李胤倒是也冇有多說什麼,他也知道九玄門和雲清老者的恩怨,對於雲清老者,他也是極度的同情。

罵唄,又不會掉塊肉。

//

兄弟們,二百月票了,衝一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