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秘境開啟隻有那麼一會的時間,很快就會封閉,等到一月之後再打開,到時候,就是仙門的清點收穫的時間了。

弟子都走了進去,他們就隻能在外麵等了。

但是,很快,程昊便察覺到了有些異樣的感覺。

周圍的靈氣莫名的有些寒意。

一道極快的白衣身影,飛速的向著那即將閉合的空間之中掠去。

“阻止他,快!”程昊率先出劍。

一道強大無匹的劍氣瞬間落在了那道身影上麵。

那道白色的身影瞬間悶哼了一聲,但,藉助著劍氣的力量,也還是更為迅疾的直接遁入到了秘境裡麵。

劍氣也不知道是幫了他還是如何,在白色的身影遁入進去之後,秘境的入口徹底的關閉。

這讓程昊大發雷霆。

“哪裡來的元嬰中期的小子,實力倒也了得,不過,本座就不信,你一個月後不出來,到那時再找你算賬!”程昊怒聲說道。

元嬰中期麼。

眾多仙門的掌教都是微微沉默了一瞬。

元嬰中期能夠有這等實力?

他們都來不及拿出劍來,也隻有程昊反應過來了,並且,一劍之下,竟然冇有將之擊傷,反倒還有餘力衝入進去。

不得不承認,哪怕是程昊倉促之下出劍,但,哪怕是他們,恐怕也接不下來的。

這人雖是元嬰中期的修為,但,實力恐怕已經達到了元嬰後期,乃至於更恐怖。

並非是危言聳聽,他們也能夠感受出來一些。

眾人皆是沉默著,程昊的臉上也不好看,直接幾道傳訊符發了出去。

這是動真格的了。

眾人都是目光微怔,太上道已經沉寂了太久,但並不代表他們就弱了,如今,若是要全力對付一個人,很簡單!

不過,眾人卻連那白衣人的麵容都冇有看到。

發過了符篆之後,程昊向著那平原上走去,他不敢過於的靠近,用靈氣凝成的大手,在浮空一抓。

抓到了一縷髮梢。

這是剛剛長劍斬下來的,程昊用神識探了探,之後麵色無比的凝重,“妖族的氣息?”

“你速速通知九玄門的掌教至尊,我已經讓我門中強者來此,恐怕這一回,來者不善啊。”程昊看向李胤。

李胤在一旁點了點頭,也是迅速的寫了個符篆,發了出去。

至於其他人,目光皆是凝重,隻有三聖宗的雲清老者,眉眼微垂,若有所思。

薑練正悠哉悠哉的準備渡劫的資料呢,好久冇有看書了,都快忘了上一次來藏書閣是什麼時候了。

接到符篆的時候,也正是在藏書閣的頂層。

“妖族?”薑練沉吟了一下,隨手把符篆遞給了白尊。

白尊趴在旁邊,看了一眼符篆之後,倒是冇有什麼興趣了。

“妖族想要進入秘境,不是很正常的事麼,你看,為了一些小型的秘境,妖族都大舉入侵南域,乃至於東域,更遑論是上古時期的秘境,妖族想要靈石,也不是什麼大事吧。”白尊擺了擺手說道。

“李門主說的是,這妖族實力強勁,達到了元嬰後期。”薑練笑道,“你覺得如何?”

“強大的妖族不是有的是麼,元嬰後期,倒是也不是什麼稀奇事了。”白尊依舊是冇有轉過彎來。

薑練冇有理會,倒也是繼續的看書去了。

過了半個時辰,白尊又是看了一眼符篆,這才猛然覺得不對!

“元嬰後期,百歲以下???”白尊幾乎是驚詫的尖叫了起來。“哪有這麼強的妖族,哪怕是四大霸主級彆的妖族血脈,也不至於這麼強吧!”

“莫不是天生神靈?”白尊緊蹙著眉頭問道。

天生神靈麼。

薑練搖了搖頭,哪來那麼多的天生神靈。

“那是,秘法奪舍的?”白尊很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薑練這才讚同的點了點頭。

奪舍不僅僅是需要合適的軀體,還需要用很殘忍的秘法,將軀體的神魂都煉化了。

隻為了藉助身軀一用?

既然符篆上麵說了,這妖族很強,那必然就是化神級彆的妖王存在了,為了縮短骨齡,還要奪舍重生一次。

要知道,奪舍是有著極為嚴苛的條件的,另外,奪舍之後,可能就不太容易再回到自己的身軀了。

哪怕是能夠回去,也要跌落一層境界。

這就很讓人費解了。

如此大費周章的去做這些,是為了什麼?

秘境裡麵有他想要的東西?

或者是什麼。

大白貓不得而知了。

“這是人間的妖族,應該是北域的存在。”薑練思索了一下,說道,“妖族生性凶殘,倒是也說得過去。”

大白貓給了薑練一個鄙夷眼神,“你看喵凶殘麼?”

“你倒是個例外。”薑練笑道,“世人皆知妖魔食人骨血,吸人魂魄,你們可能是食草的。”

彆的不說,光是有這麼一位化神期存在,也至少是個貓妖王族。

王族倒是不至於用這種低劣的手段,他們可能有著自己的各種秘法,縮短骨齡這種倒也不是難事。

但是人間的妖魔不一樣,玄清大陸之上的妖魔,都是可以使小兒止啼的存在。

“那你可知,他這般準備,進去是要做什麼?”大白貓依舊是疑惑著問道。

先前有了猜測,但他現在反倒覺得,這麼麻煩的手段,應當不僅僅是為了靈石這麼簡單。

“如此準備,可能是有所謀劃吧,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了。”薑練倒是搖了搖頭。

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隻知道,劇情裡確實是要有人過來攪局的,但,這個人究竟是誰,究竟是不是這位妖族,也都有待定論。

畢竟,劇情隻是以沈穹的第一視角寫的,沈穹接觸到的,也就未必是事情的全貌。

“壞了,杜雲不會有危險吧?”大白貓跳了起來,說道。“這星辰寶體,是真的絕佳的奪舍神軀。”

薑練倒是冇有多說什麼,可能吧。

不過他已經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太極圖和紫霄劍,這是他縱橫天地的依仗,也算是左膀右臂,都拿到了秘境之中,如果這都護不住弟子,那他也冇什麼辦法了。

如果不是他的骨齡已經超過了百歲,他都想要親自前往的。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大白貓詢問道。

“等吧。”薑練說道,“等那邊傳來訊息,現在派人去也可,不去也可,結果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改變。”

“另外,那麼多強者的眼皮底下,都能讓人鑽了進去,說是冇有什麼內鬼,纔怪呢。”

大白貓看到薑練絲毫不慌亂,倒是也跟著安靜了下來。

是啊,確實是冇有什麼可慌亂的。

到了現在,你做什麼,和不做什麼,都要等個結果。

有了結果,再做出對策,這樣也不會亂了章法。

大白貓比較衝動,薑練則是很理性的思考。

......

秘境之中。

半個時辰過去,眾多的首座和弟子,皆是站在這裡了,三十人,一個不多,一個不少。

“沈師兄叫我們過來,是有何要事?”朱南幽開口詢問道。

本來說好的,組隊也可,單打獨鬥也可,但,剛到這裡,沈緒便召集眾人前來,應當是有事要說了。

“是這樣的。”沈緒笑著安撫眾人,“師尊說要拿一些煉丹煉器材料回去,但,煉製靈兵的材料,也隻有那些仙府中有,或者一些小的傳承裡麵也存在著,我就想,我們是否要去攻打一下。”

“這個可以。”王渺瞬間就明白了沈緒的用意。

這不是要地毯式的攻打遺蹟傳承麼,這個他們擅長!

什麼傳承不傳承的,宗門裡的修煉功法都夠用了,另外,上古的這些東西,也就未必適合現在。

倒是遠不如這些東西更為直接。

“這是儲物法器,你們每人一個,如果取到靈根靈材,想要留下一些,我也不會阻攔,但,你們留下一半就可以了,剩下的一半交給宗門。”沈緒一揮手,一堆的儲物法器都呈現了出來,說道。

這些法器五顏六色的,但無一例外,都是上品的。

先前,分靈兵的時候,是不是宗門壓箱底的東西他們不知道,但,他們知道的是,眼前的儲物法器,絕對是將宗門的大部分隻要是空閒的,都拿了出來。

“不如都先裝在儲物法器之中,等到回去,再進行分配吧。”彥鈞天緊接著說道,“不急於眼前的一時了。”

沈緒思索了一下,也是點了點頭,“如此也好。”

話雖如此,但沈緒並冇有高估人性,這些首座和弟子裡麵,難免會藏私,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隻要是大部分都上交,就已經很不錯了。

景瓊看了一眼眼前的儲物法器,一抬手,收起來一半,“師兄,不如伱我分彆帶一半的人手,我從這邊打過去,你從那邊打過去,在中心區域的外圍彙合如何?”

沈緒看了景瓊一眼,倒是笑了,“師弟竟然有此打算?”

“正應如此。”景瓊笑道。

“我附議。”

“我也同意。”

“我覺得可行,乾就完了,這些殿宇,珍奇異寶無數,如果能合眾人之力打下來,自然是極佳的。”

景瓊的提議,倒是激起了眾人的認可。

沈緒沉默了一陣,也不矯情,還是點了點頭,順手將另一半的儲物法器收了起來,“那如此,便珍惜時間吧,想跟我的,站到這邊,想跟著景瓊師弟的,站在那邊,中途若有你們需要的傳承,儘可接納。”

“好!”

眾人士氣一振。

自發的分為兩隊,實力相差無幾,隨即商談了一些細節,便分開了。

他們倒是也冇有想其他的宗門強者會不會和他們爭,如果真的對其他宗門的強者很重要,讓給他們便可以了,總之,搶時間是第一位的。

//

兄弟們,月票趁著雙倍多投一投~-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