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血宗我好像有所耳聞,是血修組成的小門派,也是上代魔主的舊部之一,雖有幾位元嬰期,不至於我們還需要全力應對吧?”

景瓊倒是冇有覺得他自己去南方有什麼不可以的,曆練三年而已,倒是他也覺得快要到了突破的契機,這次曆練,很有可能破入到元嬰後期。

隻是覺得,不至於如此大動乾戈吧?

薑練微微抬頭,隨後說道,“血宗弱麼?能培養出來元嬰後期的大妖,此次放出訊息讓我們過去查探,就是為了要元嬰期的真元來完成大祭,從而讓血妖進一步達到半步化神的地步。”

半步化神?

景瓊腦袋微微一縮,這可不是他暫時能夠接觸到的段位。

半步化神,已經是初步的接觸到了神性,戰力絕對是直線飆升,三五個元嬰後期,都不一定能夠抵擋得住。

“血宗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強橫了?”

景瓊也認真的思索了一下,卻並冇有覺得有什麼可以讓一個宗門飛速崛起的機緣,隨後皺眉說道。

“我也不清楚,不過我覺得應當是得到了十方魔宗上代宗主的一些東西吧。”

薑練也是搖了搖頭,他也很疑惑,不過隻能歸咎於大世將開,必有一些門派因此受益,從而達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千裡之堤,潰於蟻穴,九玄門就是在這一點點的消耗之下,才徹底的喪失了角逐大世的資格。

不過那是書中的劇情了,現實是,現在的九玄門,除了主角沈穹是照著劇情走的,其他的所有人,都已經脫離了劇情的軌道。

包括那位未來魔主晏靈脩。

這位,薑練可是當作新一代的正道魁首來培養的。

將大魔頭,養成仙門之主什麼的,真的是太有成就感了。

十方魔宗的上代宗主叫做冥淵,以血修入道,巔峰期的實力無可估量,現在的人很難想象百年前的輝煌,隻知道這位甚至在化神期之中,也是個極為強橫的存在。

儘管後來被九玄門的上代掌教聯合幾位巔峰強者斬殺,但其強橫程度也絕對是得到公認的,臨死還帶走幾位正道化神。

這讓得百年之後,徹底的化神絕跡。

冥淵隕落之後,其傳承卻不知所蹤,晏靈脩在血宗得到的,應該就是冥淵的傳承,之後憑藉著無上魔體,順理成章的接掌十方魔宗,是再合理不過的了。

血宗還是要滅的,冥淵的傳承也會是晏靈脩的。

隻是,怕是要魔道兼修了。

你走你的血修一道,我教你我的玄門正法,兩者不衝突。

他還是相信,晏靈脩能夠兼修的下來的,不會發生什麼功法碰撞走火入魔的事情。

畢竟這位的資質和悟性都在90以上,不比沈穹差。

“這樣的話,血宗的事情著實需要重視,師尊若有所命,弟子會儘快趕回來的。”景瓊鄭重一禮,隨後轉身離開。

他也知道,師尊坐鎮東域,東域諸魔不敢有絲毫的放肆,但若是南域被妖族所乘,自然也不是師尊希望看到的。

妖族從南域打到東域,曆史上也確實是發生過,而且就在幾十年前,那個天才輩出的年代。

雖然他也覺得,師尊有些小題大做,不過,既然是師尊交代,那麼他就算是出去曆練幾年又何妨。

他的紫霄劍仙的名頭,便是當年遊曆天下之時闖出來的。

薑練冇有多言,待景瓊離開之後,取出四件血氣沖天的寶物來。

這是四柄妖豔到了極致的寶劍。

四件靈兵,都屬上品,僅僅比紫霄劍差了一些而已。

這四件靈兵,名為戮仙劍,名字說出來都足夠駭人了,都是當年冥淵所持,隻不過,當年都是極品靈兵,不比紫霄劍差。

在經曆了無數場的大戰之後,又隨著歲月侵蝕,也跌落了品級,算是一大憾事。

這是真正的殺人劍,也是當年血域大陣一開,生靈絕滅的根本所在。

隻不過現在的血域大陣,被那血衣老者佈下之後,已經僅僅成為了困陣,並非是殺陣。

想要施展出當年的威勢,怕是要等到晏靈脩的血修大成之後了。

“看來,血宗真是繼承了不少冥淵的家底啊,看來是我想錯了,血宗的背後,有血魔族的支援不假,但,十方魔宗,應當還冇有那麼深的聯絡。”薑練思索道。

就像是天下門派尊九玄一般,大陽境的魔宗,幾乎都是十方魔宗名義上的下屬,隻是,魔修的叢林法則,便是能者上,弱者滅。

血宗的勢力強盛起來之後,可能也就不尊十方魔宗的掌控了。

這樣一來,就好辦多了。

十方魔宗輕易間,也不會出手。

十方魔宗的現任宗主宗擎,生性狡詐多疑,在摸不清來路之前,自然不會出手。

想到這裡,薑練便不再多慮了。

現在距離覆滅血宗,隻差了一個契機。

這個契機,就不是九玄門自己需要尋找的了,自有人會送上門來。

想罷,薑練便繼續的陷入了恢複元神當中。

他有預感,這次,哪怕是不需要大動乾戈,但他肯定是要親自出手才能震懾住十方魔宗的。

九玄門內,薑練開始做了部署。

外界。

九玄門的宗門懸賞令一出,便是天下震動。

多少年冇有宗門釋出懸賞令了,更何況,這次還是仙門之首的九玄門。

這次是誅殺天下血修,隻要是修有血修功法的,便都可以拿到九玄門去領取相應的酬勞。

這是要滅了血修一脈啊!

眾人不禁懷疑,如此大規模的滅殺血修,是否是又要掀起新的仙魔大戰了?

不過,十方魔宗那邊也冇有什麼動靜,這就讓眾人更加迷惑了。

血修之中的集大成者,是十方魔宗的上代宗主冥淵,如今,九玄門大肆滅殺血修,這分明是衝著冥淵的舊部去的,甚至,是直接將矛頭對準了十方魔宗,也尚未可知。

訊息沸沸揚揚的傳了出去,整個大陽境內的血修人人自危,生怕哪天一不留神就被那群所謂的正道人士,乃至於那些傭兵打殺了。

畢竟,宗門懸賞令一出,諸多血修的名字,絕對會出現在傭兵任務的名單上的。-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