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5ee6f678a2f69d56d25f46f53f72df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收起來吧,這或許能夠成為某些破局的鑰匙,隻不過,當初我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太晚了。”魔帝感歎了一聲,倒是冇有多想。

“好。”晏靈脩冇有多言,探手一招,整間屋子的書,都落入到了儲物空間之中。

候,你就會明白了了,

麥為重要的還是這裡麵的典籍,這是無數代強者的心血所凝成,你或許現在對於此理解還並不深,當你看到這些書的時帝笑著說

“當年我看這些書的時候,隻覺得一種極為廣大的無邊浩瀚映入眼簾,其中對於妖界如何能夠接引諸天星辰之力,也有著極為詳儘的講解。

魔帝此言一出,晏靈脩瞬間就明白了這東西該是有多寶貴。

妖界的星辰之力,竟然也是用陣法接引的麼?

傳聞之中,強大的妖族種族,都是陣法大師,他們掌控著無數的陣道,是這天地間最負有盛名的陣法師。

天地間,也隻有妖族,似乎是專精於此道的種族。

人族和魔族,對於陣法,雖然有著涉獵,但很顯然,並不是那種能夠改天換地的水平。

“我會好好參悟的。

晏靈脩神色鄭重。

魔帝微微點頭,“陪我在樹下待一會兒吧。”

兜兜轉轉,兩人再一次的來到了院落內的鐵樹旁。

鐵樹周身像是金鐵澆築而成,樹權乾枯,似乎已經死去沉寂了。

“你知道麼,這玄元鐵樹的花,是這天下最美,最絢爛的東西了,隻不過,他的花期很短,隻有那麼一現的機會,它代表著一個紀元的終結,上古年間,它開了一次。

魔帝的聲音一頓,微微沉默。

“開出的花朵是血色的,如同夢境一般妖豔,上麵出現了一幅幅血色的畫麵,大帝戰死,天地大劫來臨。”

“最終,所有的一些都應驗了,這似乎是照映著未來,能夠窺探劫數。

“大帝無一人能夠存活下來,上古的萬族在頃刻之間化為飛灰。”

“這處秘境小世界也是藏匿在虛空之中無數年,方纔感應天勢,大開傳承,你們不是第一批人,也不會是最後一批人,在無數年後,鐵樹開花之時,這裡還會再次的開啟魔帝似乎是陷入了回憶之中,說著讓晏靈脩聽不懂的話語。

晏靈脩沉默著,他隻知道,上古似乎經曆了很慘烈的大戰,無數的大帝都隕落了。

已經是留下了自己的東西。”魔帝似乎沉吟了一下,說道,“我能夠感受到,他們的手段,會更加的激進,會讓這天地產生天翻地腰的變化。

“而且,這個時間不會太久了,可能不到十年,快的話,四五年便足夠了。”

“五年之後,這天地,會變得更加的精彩起來,到時候,整個人族,都會誕生出一位位的絕世體質,也會有著更為恐怖的種族出現,天地沉寂了這麼久,倒是也應該沸騰起來,隻有經曆無數挑戰,方纔能夠問鼎天地。”魔帝轉過頭來。

看了一眼晏靈脩,說道,“所以,在這四五年內,你要加倍的修煉,至少要達到化神期,纔有自保的資本。”

晏靈脩詢問道,“化神期在當前的天地已經屬於極強了,五年後,連自保的資本都冇有麼?”

我不知道”磨高笑差說“但,在這之後會有很多的神明出現,他們天生便是化神期,修煉起來一日千裡,至少,在未來的三百年內這片天通現出很多的大好,我知道了。”晏靈脩沉重的點頭,神色鄭重。

太極圖內的薑練倒是對於魔帝說的心中有數,四年後大世將開,人族與萬族角逐天地,這本身就是一個百舸爭流的時代,如果能夠抓住機遇,讓九玄門成為萬古第一仙門,也未嘗不可。

隻是,更可能的,是九玄門重複曆史,被人滅了。

畢竟樹大招風,作為當前人族的頂尖仙門,力量未免有些太過寒酸了。

不過薑練看了一眼晏靈脩,倒是覺得,九玄門似乎還有希望?

魔帝回過頭來,仰望著天空。

這裡,似乎是冇有陽光的,昏暗而寂靜,天空中繁星點點。

就連夜色和星空,似乎也跟隨魔帝一同沉眠了。

“人老了,就喜歡說些冇用的,徐就權當是聽我發一些牢騷感歎吧,從這裡出去,走三十裡路,就是冰帝的冰宮,你可以過去了。”魔帝看著鐵樹,靜靜的說道。

晏靈脩在魔帝的身後站了許久,目光望著魔帝挺拔的背影,不知為何,他倒是覺得,曾經無敵,創造出無數輝煌的大帝,也會落寞。

哪怕是強如大帝,也有遺憾,也有著遲暮。

不像是萬古無敵的大帝,倒像是一個閒嘮家常的孤獨老人。

又是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了,晏靈脩還站在那裡,魔帝也再未曾說過一句話。

太極圖裡的薑練倒是無所謂,幫著暑靈脩計算著時間。

冰帝的傳承又需要一天吧,總之,這時間計算還是有必要的。

晏靈脩雖然可能不在平這些,但,薑練還是在平的,這可是大帝的傳承啊可以逆天改命的那種!

良久,晏靈脩向著那處鄭重的一禮,唇輕據,目光複雜而堅定他不知道自己能為這已經隕落的大帝去做什麼,但,魔帝卻將他的一些,都交給了他。

這讓晏靈脩心中發堵。

他從來不想著平白的拿人恩惠,包括師尊。

他在九玄門內,拿了多少,雖然他不言,但之後自然會付出更多。

隻是,魔帝已經隕落了,就連屍骨在哪裡,他都不知道。

一位大帝儘心儘力的將他的一切都交給他,魔帝此刻更像是一個飽經風霜的老人,無數萬年來,守護著這些東西,為了後世打算。

買上他大可不必如此,他已經隕落了無數載的歲月,之後,總有一些新生的人族,甚至就連這些大帝的名字都未曾傳下來。

晏靈脩還是離開了,他想等著下一次的秘境開啟,再來看望魔帝。

儘管這隻是一縷殘念而已。

晏靈脩的心思很沉重,想了一下,至於要不要去接受冰帝的傳承,他都有些猶豫。

“師尊,您說,魔帝為何會守護這些傳承數萬年。”晏靈脩走在路上,神色雖然依舊冷峻,不過卻已經柔和了太多,此刻開口問道。

薑練倒是理解晏靈脩,反派嘛。

從小就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現在突然有人對他這麼好,還有些回不過神來魔帝心中有著溝壑和計量,他們出於對這片天地的熱愛,想要守護這片天地而已。”薑練笑著說道,“他們在這片天地內,成就了帝位,

自然也對這片天地有著歸屬感。

並且,這種字地代的就便是一個家族晏靈脩懂了,神色也不再低沉了。

這就像是一個慈祥的長輩,關愛著後輩罷了這個天地之間,都是大帝的後輩,後來的人,也要守護著這片天地,要守護著更多的東西,而魔帝將這個責任交給了他。

至於冰帝的傳承嘛。

晏靈脩覺得,自己還是要拿的。

一份也是守護,兩份也是守護,都是一樣的。

薑練倒是冇想到,短短幾句話,就能夠讓晏靈脩想開了,不過,卻也樂得如此。

可能這就是反派的自我調節能力吧。

薑練看了一眼黑化值。

嗯,不錯,兩千了。

並且隨時隨地的都在減少著。

這就是大量的功德點啊,不虧引!

得感謝魔帝,這些無比精純的魔氣洗禮,才能造就瞭如今的晏靈脩,執著,但不偏執。

對於魔的感悟,似乎也更深了。

隻是,還得沉澱啊。

薑練倒是一直的調動太極圖在給晏靈脩的靈台洗刷著,不然真的被魔氣趁虛而入了,那就真的反覆黑化了,如果叫不醒的話,可能就真的拿著魔帝的傳承去毀滅世界了。

不能讓他這麼早就魔化。

嗯。

暫時還是可控的。ŴŴŴ.BiQuPai.Com

很快,到了冰宮。

這裡並非是魔帝的宮殿,魔帝能夠一路開綠燈,冰帝這裡,卻是另一番景象。

剛剛走入進去,冰宮的大殿門咣噹一聲便關上了。

我這裡呢,

晏靈脩向著虛空之中鄭重的一禮,“我知道了,多謝大帝。”

晏靈脩既然來了,自然也就做好了闖關的準備的。

他也冇有打算冰帝和魔帝的態度一樣,甚至於說,魔帝的態度都已經出乎了他的預料。

第一道陣法,在剛進殿門的時候,便已經進入了。

麵前,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冰原晏靈脩唯一能夠感覺到的,就是冷!

冷氣甚至有些將他的靈脈都要凍結了,晏靈脩輕輕錯了搓手,在冰原上漫無目的走著。

冰寒的天氣,似乎能夠要將他整個人都凍成冰塊,晏靈脩調動體內的魔氣抵禦著,腳步卻也冇有停下來,繼續的向著前麵走去不能禦寒,但出奇的,是能夠讓他變得好受了許多。

經脈之中的酸澀感,也都是不見了。

剛剛肆虐魔氣,似乎也平穩了下來,晏靈脩不知道走了多久,他隻知道,自己可能已經走之多,還冇有停下來。

周圍隻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天空中有著陽光落下來,讓人心中產生著無限的恐慌和彷徨。

麵前是一條冇有儘頭的路,加在身上的,是要將人凍僵的寒冷。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可能就崩潰了。

晏靈脩看了一眼前方的路,依舊是在向前走著,他麵色不悲不喜,也冇有任何的思索,他隻知道,走下去,才能走出去。

如此又是過了幾日,晏靈脩突然覺得,身上的冰寒似平並不能夠影響到他了。

體內的魔氣也溫順的流淌在經脈裡麵,在此前,似乎是奔湧的長江大河,如今卻是靜水流深。

不僅如此,晏靈脩也覺得,心中似乎有了一些明悟。

下一刻。

雪原轟然崩塌。

晏靈脩的身影重新的出現在大殿之內晏靈脩望著虛空,鄭重一拜,“多謝冰帝成全。’

虛空中傳來一聲輕哼,“便宜你了。”

太極圖內的薑練,

這冰帝真是老傲嬌了,藉助著陣法,幫晏靈脩平複體內的魔氣,外加磨練心境,如今,晏靈脩看起來可正常多了。

接受魔帝傳承的時候,看起來是要吃人一樣。

看了一眼黑化值,還剩一千了,回到了原點,不錯不錯,還可以繼續的努力調整嘛。

緊接著,一道巨大無比的光柱落在了晏靈脩的身上。

晏靈脩的靈根飛速的產生了變化整個人彷彿是在昇華一般。

印伴隨著極大的痛苦。

周身的百脈,也都在跟著這道光束在迅速的重新成型。

“算了,一次都傳給你吧,讓你一次痛苦個夠,免得還得多來幾次。”冰帝的聲音傳來。

隨即,光束又是加重了許多。

裡麵,甚至加入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氣息。

薑練也感應不出來這是什麼,但,比帝氣都要強的。

此刻,薑練是真的覺得,冰帝生前的實力,在上古時期可能也要排在前列的,這種級彆的實力,幾乎是要超越大帝了!

當前,幾乎是在為晏靈脩重塑靈根,至於特殊體質,倒是冇有的。

因為晏靈脩的特殊體質,就是元始魔胎,這無可更改,至於兩種特殊體質的融合,恐怕也不是冰帝的殘影能夠做得到的,如果是本體的話,

不不多是以,隻能是提升靈根的品質了。

但,即便是如此,這靈根的品質都快要超越極品了!

薑練默默的看了一眼正在承受著莫大痛苦的晏靈脩,再忍一忍,這是好東西。

如果真的能夠提升靈根品質,哪怕是再多的痛苦都值得!

最終,靈根的品質已經超越了極品天靈根的範疇。

如果是薑練來命名的話,那就是帝靈根。

至少,憑藉著這條靈根,未來是可以直達大帝的!

不過,薑練猜測,哪怕是冰帝,也不可能無限製的去創造這種靈根,這是要耗費大帝本源的,可能,當前晏靈脩享受的,就是冰帝最後的饋贈了。

不得不說,冰帝這種麵冷心熱的冰美人,真的是讓人討厭不起來啊。

薑練元神化身穩穩的坐在太極圖裡,看著還在掙紮著痛苦的晏靈脩,雖然痛苦,但,卻也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

彆說是彆人了,就算是薑練自己如果有人說要提升他的那個三係雜靈根,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無論多痛苦,他可能都會直接照辦的。

辦法,提升資質對於一個修士的誘惑太大了,而資質又是天生的,幾乎是無法更改。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人去轉修魔道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書後我撿到了反派更新,第一百五十九章 超越極品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