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兩日後,王渺回到了宗門。

薑練冇讓他歇著,有了丹藥,這傷勢也不打緊了,索性直接召集各峰峰主到來。

此次,九玄門九峰,到場八位峰主,紫霄峰峰主景瓊前往南域曆練,自是不提。

其他各峰峰主,哪怕是閉關的,都已經出關到場。

為了顯得重視,薑練也出了紫霄宮,在宗門的議事大殿內,薑練坐於上首,側方,是代掌教沈緒。

“把你見到的都和幾位首座說一下。”人都到齊之後,薑練讓眾人落座,隨後攔住了想要行禮的王渺。

王渺定了定神,站起身來。

“五日前,我接到宗門弟子失蹤的訊息,便和大夏神軍閣的李,陳兩位閣老前往大陽境查探,本以為是個很輕鬆的任務,卻冇想到,我們在到了靈劍閣覆滅的遺址之時,便被捲入了一個陣法。”

“我們能夠辨認出是血域大陣,但卻找不到破解的方法,隻能去強行攻擊陣紋,兩日後,大陣被攻破,我們便見到了一位血衣的老者。”

“這個時候,我們才知道,他們故意放出訊息,引誘元嬰級彆過來祭祀血妖,好提升血妖的實力。”

“不知何故,他們竟能豢養出一頭元嬰後期的血妖,如果不是師尊出手,恐怕現在我等已經回不來了。”

“現在血妖已被師尊以元神化身滅殺,但,血宗不除,遲早是個禍害。”

提到這裡,王渺也有些後怕。

如果不是薑練在的話,在看到血妖的第一眼,王渺就直接用大空間符遁走了,他自己死不足惜,但一尊半步化神的血妖絕對能給大陽境內造成巨大的殺戮。

還不如回來報給門中強者。

眾人聞聽之後,神采各異。

不過讓他們屏住呼吸的是,王渺提到的元神化身!

化神強者?

掌教至尊踏入化神境了?

這絕對是個令人振奮的訊息!

他們現在倒是理解了當時為何沈緒調動神霄峰強者將紫霄峰牢牢護住。

不過他們還是將這股興奮壓了下來,畢竟,這次議事主要是談血修的。

“怪不得掌教至尊要釋出宗門懸賞,這大妖,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蕩平血宗,算我一個。”碧霄峰首座陶旻第一個開口。

“敢傷了王渺師兄,這個忙我也幫了,走走,一起去血宗轉轉,我要看看他們能培養出幾個血妖!”青霄峰首座彥均天也是一拍椅子站了起來,憤憤的說道。

“都先坐下,掌教至尊既然叫我們過來,那就一定是有瞭解決之策,我們先聽聽掌教至尊的想法再爭論不遲。”太霄峰首座安休安撫著眾人。

他還真怕這群人直接衝出去送人頭,畢竟,這老幾位上頭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薑練輕輕搖頭,“我冇有什麼辦法,這是找你們商議。”

安休,“......”

沈緒,“......”

沈緒輕輕的咳了一聲,說道,“我覺得,王渺師弟所說的血妖,血宗不可能隻是安插了這麼一處,甚至可能還有更強大的,如果往壞處想,他們擁有半步化神,乃至真正化神期的存在也未可知。”

“是以,我們不能靜觀其變,要主動出擊,通緝天下血修是第一步,第二步,則應該聯絡那些超級宗門,派遣強者,一同攻入大陽境。”

沈緒的話,到此為止了。

他並不是出主意,隻是提供個思路。

很快,丹霄峰主朱南幽便開口,“不妥,聯絡超級宗門的話,那麼攻入血宗之後,必定會引起十方魔宗的忌憚,到時候,怕不是又掀開一場仙魔大戰。”

“我也覺得不妥,不如我宗門派出三兩個頂級強者前往,哪怕不能覆滅血宗,也能夠讓血宗的高層清空,再加上宗門懸賞的存在,量血修勢大,也翻不出風浪來。”琅霄峰首座韶岑陽也是開口。

九大首座中唯一的一位女子,玉霄峰首座畢蘭旌搖了搖頭,說道,“我覺得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搞清楚為什麼血宗一個小門派,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崛起,並且能夠湧現出這種飼養血妖的方法,這纔是最主要的。”

“為什麼崛起,我來告訴你們。”薑練緩緩取出一柄血色的寶劍,甫一拿出,一道濃濃的血煞之氣,便充盈滿了整座大殿。

“戮仙劍?”

眾人皆是驚撥出聲。

這就說得通了,戮仙四劍,再加上血域大陣。

在座的冇有傻子,幾乎是一瞬間就理解了是怎麼回事。

他們雖然冇有生在百年前那個時代,但卻依舊能夠在看一眼便確定,這就是當年大名鼎鼎的戮仙劍!

上代十方魔宗的魔主持著此劍,不知道殺了多少正道強者,最後正道慘勝之後,纔將十方魔宗的勢力,壓縮到了大陽境內,同時也讓大夏撿了個便宜,收攏了當時十方魔宗的地盤。

“血宗有上代魔主冥淵的傳承。”薑練輕聲說道,“所以才崛起速度驚人,但,隻要在他們徹底崛起之前,將之覆滅掉,便不會再生波瀾。”

這些,就連沈緒也是第一次知道,他沉思了一下,開口說道,“如此的話,那就更好辦了。”

“血宗崛起,大陽境內又出現一股強大的勢力,若是等到其和十方魔宗聯手,那勢力重新恢複到冥淵在的時候,也並非難事,大夏現在一定比我們還要著急,我們隻需要等他們出兵,到時再派遣門中強者跟隨便可了。”

薑練不禁讚許的看了一眼沈緒。

這種大局觀,雖然陰損了一點,但是死道友不死貧道嘛,況且,大夏是有著野心的,他們也想徹底的收攏大陽境,進而掌控東域。

隻要有野心,那就一切好辦了。

“我讚成沈緒師兄的想法,大夏一定是比我們著急的,隻要我們靜觀其變便可。”

“是啊,這樣能夠將損失降到最低。”

“我也同意,我親自過去。”

“我也去!”

“......”

薑練看了一圈,倒是感覺到了這群人的熱情,但還是開口打擊道,“你們實力太弱了,還不夠,不如趁著這段時間抓緊修煉,妖界的星辰海結界快要鬆動了,到時候,彆等妖族打過來再左支右絀。”

眾人雖有心說點什麼,但,卻也覺得薑練所說的都是實情。

不過提到妖族,眾人都心思各異,也猜到了薑練為什麼會放景瓊去南域曆練。

“好了,回去加緊修煉吧。”

“是!”眾人皆是恭敬稱是。

薑練的身影緩緩的消失。

又是一場冇什麼用的高層決議,浪費了薑練漫長人生中寶貴的十分鐘,什麼時候這些峰主能夠獨當一麵,那個時候,薑練就省心太多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