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如今自是冇有回頭路,世有選擇,既然選擇了,就應一往無前,不顧任何困難險阻。

至於說冰帝的傳承,晏靈脩雖然喜歡,不過,他還是想要改變一下那些生活在底層的無數個甚至都快活不下去的平民。

但轉過頭來想一想,當上正道仙門的領袖,應該也可以?

不過很快就被晏靈脩否定了。

這不是兒戲,他有著崇高的願望。

今處毋妄之世,必然也有毋妄之人哉,他身具魔體,也該為魔修做出表率,將他們引入正道,乃至於正統的魔道。

事實上,宗擎的魔主做的也很好。

至少,冇有主動發起過戰爭和爭端,似乎一直都是一個屈辱的形象,不過,魔主弱勢,那手下之人便會人心惶惶,不利於統治。

晏靈脩雖然不會想到這些,但,和沈緒一同處理事物的時候,沈緒有意無意之間,還是給他講解一下天下大勢的。

“那好吧。”冰帝見到晏靈脩既然不領情,絕美的麵上也出現了一絲失望。

不過,如果晏靈脩答應下來,他可能會更加失望也說不定?

這就是個很矛盾的心理。

這小娃娃能夠抵擋住誘惑,能夠麵對他的機緣傳承都不為所動,這便是有擔當的,也有著自己想法的。

這也是一個意誌堅定的,至少有了成為至強者的基礎,到了他們這個階段,什麼資質,實力,都不會那麼看重,因為都差不多。

但,能夠足夠堅韌,這就是成為強者的資本。

無論如何,冰帝都冇有理由去責怪和質疑他。

不過眼神一掃,當看到景瓊的時候,眸光微微一亮

這位也行啊!

不說實力,光是這個資質就是人族頂尖的了。

這一夥人應該是同一個仙門的,想不到,這個仙門不大,但這弟子的資質都是最為上乘的,這倒是讓冰帝心中暗暗稱奇。

不僅僅是有著太極圖這等神器,還有如此一群實力強勁的弟子。

他倒是想要見見太極圖裡的那一縷元神了。

隻可惜的是,薑練絲毫不給機會。

“彆想了,這是我的後人,理應交給我。”一道冷峻的聲音傳了出來說道。

隨後一位青年人虛幻的身影走了出來。

除了魔帝看起來中年人模樣,接連出現的兩位,都是青年的外貌,並且,實力如何暫且不評價,顏值極高!

眾人的神色微微一凝,這又是一尊大帝!

今天這是怎麼了,接二連三的出現了大帝級彆的強者,儘管這隻是他們留下的一縷念頭但無論如何,他們生前都是站在天地間的巔峰存在。

冇有人敢對他們不敬,所有人都知道,人族能夠走到現在,都是這群大帝篳路藍縷,從腥風血雨之中走出,方纔開創下無數的功業。

這是一個後背揹著長劍的青年,劍目朗星,這是一個連造物主都要感歎其俊逸的大帝強者符合了一切對於審美的要求。

幾乎是完美的找不到缺點。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鋒芒畢露,毫不隱藏。

如果說冰帝是可以用絕美來形容的話,眼前之人,便多了剛猛霸道,一往無前的氣勢。並非是狂傲,頤指氣使,而是那種絕對的自信。

彷彿整個天地,也能踩在腳下的自信。

“這你也要來搶。”冰帝感歎了一下。

他也能夠看出這位的體質,劍體嘛,也就是劍帝的後人,他給拿過來,確實不合適。

事實上,每一位大帝,都是特殊體質的來源所在,這些大帝能夠修到了無上的境界,其血脈,自然也是非同凡響的,都是能夠順應天道特殊的變化,來形成獨特的體質。

一位劍帝,就是劍屬性無數特殊體質的源頭。

凡是冇有達到大帝的,可能也隻有少部分能夠形成特殊體質。

大部分的,都隻能以靈根的形式傳下來。

是以,大帝之下的那幾位,可能流傳下來的,是極品的天靈根。

上古時期,便是人族靈根體質的源頭了。

至於太古時期,神靈和魔族共同統治的,人族還未誕生。

從遠古時期,人族開始嶄露頭角,隻不過也隻是萬族其中不起眼的一個了,毫無自保的手段。

上古時期雖然人族依舊和萬族爭鋒,但已經有了獨占鼇頭的趨勢,上古時期,人族大帝輩出,實力強大到了讓妖魔兩族退出了天地。

讓萬族臣服。

至於冰帝這種級彆的存在,哪怕是當年在上古年間,應當也是極為強大的。

冰帝兩次多冇有拿到人之後,倒也不氣。

他們等待了這麼久,也不過是為了等一個傳人而已。

將他們的一身所學都傳授下去,晏靈脩在各個方麵,都是符合他的心理預期的,資質差了-點,這個倒是冇什麼問題。

主要是可以塑造。

性格方麵,也稱他的意。

思索了一下,隨後看了一眼晏靈脩,“在他那裡出來之後,來冰宮。”

便不再多言,身影直接消失。

“那我們便走吧。”魔帝大笑著說道。

看到冰帝吃虧,他心裡莫名的痛快。

至於其他人,魔帝也冇有那個心思,劍帝實力強大,所選的傳人必然也是獨一無二的,景瓊的資質,甚至要比晏靈脩要強。

不過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嘛。

他是不稀罕劍體的。

看著眼前的眾位大帝,薑練不禁陷入了沉思。

還有冇有其他的大帝了,最好是那種木屬性的。

你看這麼多人都有傳承,他看著也羨慕啊!

不過卻也知道這些事都是要看緣分,緣分差了一點,也拿不到傳承。

他上次也是冇有機會接觸到這些最核心的地帶。

儘管這些傳承的考驗,並冇有想象中那麼強,卻也不是他可以企及的。

隻要看上次的沈破天也就知道了。

這位是什麼人?天道之子,資質絕世!

彆的不說,在這一代之中是冇有敵手的。

但即便如此,也隻是通過了雷帝的第一道考驗而已,至於接下來的考驗,也不知道沈穹能否替父親拿下來。

不過這也說不清,可能寫這兩本書的人就是這麼想的吧。

沈破天是第一代的主角,就算是占儘了天下的氣運,也還要留一些給二代,這倒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薑練自己倒是也無所謂,看到這些弟子拿到屬於他們的傳承,遠比自己拿到要開心的多。他冇有的話,可以去兌換。

還可以拿係統的獎勵,這也是獨屬於他自己的東西。

羨慕是肯定會有的,隻不過調節很好罷了。

隻不過,哪怕是這一次,進入這裡麵的特殊體質也並不少,能夠讓諸位大帝心動的,也隻有晏靈脩和景瓊而已,甚至直接以殘影過來,哪怕是沈破天也冇有這個待遇。

屬性契合,再加上兩人在各方麵都是極為優秀的,而且也是魔帝起了個頭,纔會吸引兩位大帝過來。

不過無論如何,三帝齊至,也足夠九玄門回去吹半年了。

隻是這件事不好聲張罷了,不然的話,三聖宗太上道他們,一定會不顧一切的針對兩人,仙門之中,嫉賢妒能,倒是一點也不少。

沈緒看著他們都各自的進去了,找到了自己的傳承,他也是頗為欣慰的。

晏靈脩能夠成長起來的話,以他的韌性和才智,可能很快就會將他的攤子攬了過去。到時候他也可以放心的去追求自己的大道了。

看了一眼手上的兩件東西,靈兵是一件金黃色的長劍,上麵庚金之氣閃爍。

儘管現在已經無人驅使,上麵依舊有著駭人的神性,也不知是何等級彆的靈兵,甚至他都不知這靈兵是否能夠化焉人形。

一般來講,巔峰的道器,就可以孕養出完整的劍靈了,會有著自己的思維,卻對宿主有著絕對的忠誠。

至於之上的存在,沈緒也不知道了。

隻得慢慢的去鑽研了,至於兩塊玉簡,則是真正的傳承所在。

哪怕是比不上那些古老的大帝傳承,可能也相差不多了。

雖然不能說上古時期比現今當世強大了太多,但這等大帝之下的巔峰強者,依舊值得所有人敬重。

最後向著金色大殿鄭重的一禮,沈緒走了回去,這一次冇有太極圖,卻有著新的靈兵,這是獨屬於他自己的。

“黑鱗上的功法,你還冇有開始修煉吧?”走到大殿的門口,看著那漆黑的大門,魔帝詢問道。

“並無。”

魔帝點了點頭,隨口說道,“上麵的功法是有缺陷的,修習之後,可能每月的月初,都會陷入巨大的虛弱期,事實上這也不是什麼功法缺陷,隻是因為上麵的功法並不完善,方纔會如此。”

“隻要能夠進入大殿,拿到完整的傳承,便不會有這等的凶險了。”

“哦。”晏靈脩輕輕的應了一聲,並不在意。

功法完不完善,有冇有缺陷,他都並冇有修習過。

隻不過黑鱗在此前對他的意義非常,這是孃親留給他唯一的東西。

所以纔會珍而重之的將其守護好,他對於孃親的印象很是複雜,她隻是一個凡塵女子,對於修行根本一竅不通。

生下他之後也是備受欺侮,被人從家族之中趕了出來,母子流浪天涯,幾乎什麼苦日子都過來了,即便最終還是死了。

晏靈脩自然也不會怨恨什麼,也不覺得母親活的很醜陋,他隻記得,母親對他很好,隻不過在那個人吃人的魔窟之中,這一點點的溫存,似乎也變得極為奢侈了起來。

那段歲月,倒也被他很好的封存了起來,不想去提及。

“將鱗片印在門前,你就能夠進入其中了。”魔帝的虛影開口說道。

“多謝魔帝大人!”-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