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怎麼,不滿意麼?”冰帝似乎感受到了薑練的目光,略帶著一些玩味的開口詢問道。他隻是說了要給他的靈兵,但,卻冇有說要將他自己的帝器,也交給晏靈脩。

至少,不會是現在。

這也就是看不到太極圖內那位人的表情,冰帝想,如果能夠看到的話,一定是會很精彩的

“並非是不滿意,隻是覺得如此做有失大帝風度而已。”薑練的聲音緩緩傳出。

“大帝的風度,你是見不到了。”冰帝笑著說道,“本帝自遠古誕生,縱橫上古為人族拚殺出一條血路的時候,你的祖輩都還不知道在哪呢。’

薑練聞言倒是笑了,“大帝既然提到了我的祖輩,那還真的有著一提的。”

“我姓薑,如此...太帝便知道了吧!”薑練隨後說道。

冰帝的聲音一窒,“什麼薑?’

是他想的那個薑麼。

不會吧?

但無論如何,他倒是被薑練給噎住了。

本來說一句他自己都覺得很高大上的話,竟被輕飄飄的給回懟回來了,還冇有絲毫的脾氣

彆的不說,薑這個姓,還真的是能夠壓得住他的。

他剛剛說,他縱橫上古的時候,這位的祖輩都不知道在哪,但,遠古時期,乃至於上古時期的其中一位人皇就姓薑啊!

而且,薑也是大姓,自人族誕生之初便存在了。

他對於人皇有著無限的尊崇,如今,冇想到,這位還是人皇的後人?

雖然血脈已經可能不知道稀薄到了什麼地步了,但,若是尋根溯源,還是確實有的一提的。

冰帝不說話了,倒是也不會再自討冇趣。

他覺得,薑練絲毫冇有什麼強者風度,調教出來的弟子,倒是看得過去?

這反差還是很大的。

薑練見冰帝不說話了,也是笑了笑,繼續的將目光投了戰場中。

那是一條無比神俊的蛟龍,實力不俗,哪怕是現在無人催動,也能夠爆發出化神期三重的力量。

這是一件無比強大的靈兵,隻是和理想化的有點差距而已。

當前,巨大的寒冰蛟龍威力絕倫,一出口便是道道的寒氣,極度的低溫能夠瞬間將人凍僵

晏靈脩依然不懼,神色極為的興奮,體內的血液都在沸騰著,彷彿要做一件極為有成就感的事情一樣。

屠龍!

他是真的想要屠龍,眼裡除了瘋狂和暴虐嗜血,冇有任何其他的想法。

雖然屠龍是這個大陸上所有人的夢想,但大多數人就連龍是什麼樣子都冇有見到過。

儘管眼前的隻是蛟龍而已,但如果將之屠滅,那他將是這大陸上千百年來第一位能夠擊敗巨龍的人。

當年的魔主冥淵,僅僅是屠殺了帶有龍族血脈的絕代大妖,已經足夠讓他彪炳史冊了。但蛟龍可不一樣,這是真的龍族後裔!

體內的龍族血脈無比的精純,傳聞老蛇千年可化為蛟,萬年化龍

但,如果冇有龍族的血脈,或者滔天的大機緣,想要完成這樣的進化,幾乎是不可能的。是以,晏靈脩直接魔化,選擇與其正麵爭鋒。

雖然實力的差距仍然是無比的巨大,但,卻已經有了可以交手的機會。

隻要能夠交手,以晏靈脩的秉性,哪怕是自己搭上半條命,也會讓對方扒下一層皮。

碎天戟化為巨大的夜叉虛影,幾乎要被魔氣凝成實質,冰蛟自然不甘示弱,也是以強硬的身軀迎了上來,兩道靈兵對撞之下,在這個狹小的寒潭之內,幾乎是掀起了萬丈的狂瀾。

化成冰柱,重重的跌落在了潭裡。

蛟龍自然是不甘示弱。

同樣在他巨大的眼眸之中,也透露著疑惑的目光。

他不理解,眼前的人類明明感覺一根指頭就可以壓死。

但,即便是他的攻擊重重地轟在了這位年輕人的身上,卻依舊頑強的不像話,可以繼續的爬起來,對著他的軀體展開瘋狂的攻勢。

雖然在最開始的時候,有些隔靴搔癢的感覺,但很快,他就在這長戟之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機。

先前,冇有催動長戟的時候,這位已經不像是個人了,現在,已經徹底的瘋了,不怕死一樣的瘋狂向著他來轟擊。

雙眸之中,嗜血狂暴,攻擊似乎永無止境一般,氣勢如虹。

而帝器讓他的神魂都顫栗了起來,夜叉族強大的虛影,也讓他的心神產生了巨大的動盪。上古年間,夜叉族,是僅次於那些有大帝的種族,族內雖然冇有大帝,但,血脈已經衍化到了極致,按道理來說,血脈等級和蛟龍是平級的。

但,這位夜叉族的實力太過強大了,並且是整個神魂都進入到了帝器之中,和帝器融為了一體。

這是真真正正的強大的大帝之器!

來自實力上的威壓,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也就是這樣,這小子才能與自己有著分庭抗禮的可能。

本來如同螻蟻一樣的存在,現在卻是能夠仗著神兵之利,能夠與他掰掰手腕。

甚至於說,這帝兵就完全足夠碾壓他了,使用的人實力弱小,反倒是限製了帝兵的發揮,這才能夠讓他有還手之力。

越想越是憋屈。

一道驚天的龍吟,從他的口中蔓延了出來。

帝兵形成的攻勢猶如一張大網,在一刹那之間將他籠罩。

“小子,你哪裡來的帝兵?”蛟龍驀然間開口。

這一瞬間。

晏靈脩甚至都愣住了。

這蛟龍原來也會說話的,他還以為一直隻通叫喊的呢。

不過顯然是冇有人回答他的,就連冰帝也是在一旁看戲。

絲毫冇有要出手的打算,

冰蛟更為的憤怒,他覺得眼前的小傢夥絲毫冇有將他放在眼裡。

夜叉族又能如何?

龍族可是神明的後裔,儘管他體內流淌的血液並冇有精純到能夠返祖的地步,但,他曾也是天地間最為巔峰的大妖之一。

老龍拚了命,也未必會輸給你吧!

冰屬性。

隻要和特殊的屬性結合在一起的體質,都是古來罕有的,且威勢極強。

他作為蛟龍,能夠達到這種地步,也多虧了這種體質。

不過無論如何,如今隻是一道靈兵而已,肉身元神早已消亡,隻是寄托在靈兵上的一縷神魂而已。

但即便如此,作為高等種族的驕傲,讓他的體內也是戰意昂揚。

戰吧,冇有人會懼怕的!

隨後兩道身影繼續的轟撞在了一起。

薑練倒是在一-旁樂得看戲。

如今的天地間的巔峰強者,也就莫過於如此了。

蛟龍實力大概在化神三四重之間,被壓之下能夠發揮出化神一重巔峰也就不錯了。

晏靈脩魔化之後,再藉助著帝兵之威,也算是能夠勉強與之打平。

當然,這隻是暫時的,魔化太久了,容易把腦子就給燒壞了。

真的入魔就不好了。

薑練雖然看戲看的津津有味,卻也時刻的關注著場內的變化,以及晏靈脩的身體情況魔氣動盪,並且還是催動這等頂尖的帝器,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在作死的行為。不過,放在他的身上,也就不足為奇了。

這位從來冇有把自己當過普通人,也從來冇有把自己的命當做命來用。

像是天生的鐵人,頑強不息。

這種魔氣的衝擊,似乎對他根本冇有什麼影響一般。

就連遠處的冰帝都是微微蹙了蹙眉。

他可不希望晏靈脩死在這裡,晏靈脩一出手就是拚命的架勢,哪怕是打不過,但氣勢卻是贏了。

薑練則是見怪不怪了,他作為老師,也絲毫不會有什麼擔心,彆的不說,這群人都命硬的很。

沈穹,景瓊這都屬於天道的寵兒,儘管有些坎坷挫磨,但卻都能夠登臨絕巔,或是絕處逢生,或是機遇不斷,這都是家常便飯了。

機會不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但,隻要運氣好,抓不住這次,還會有下一次的。

至於晏靈脩麼。

這位雖然冇有那麼恐怖的氣運加持,但其自身的努力和狠勁,完全足夠彌補這其中的差距了,縱觀他的生平,每一樁每一件,都是靠著自己努力得來,雖然九死一生,卻也冇有半點假手於人。

不過,現在情況好像有點不一樣。

自從拜入了九玄門後,晏靈脩的氣運好像有所上浮?

也說不定。

是以這些人都是讓薑練極為放心的。

所以哪怕是當前黑化值已經飆到快破萬了,薑練依舊是穩坐釣魚台。

什麼黑化不黑化的,那隻是一個數字而已,有太極圖壓製著,魔氣根本上不來。

隻要靈台不被攻陷,那就一切還來得及。

雖然看起來凶險萬分,但,還是有的談的。

不過也幸好太極圖能夠帶到秘境裡來,不然的話,可能回去的時候,晏靈脩已經黑化成黑炭了,拉都拉不回來的那種。

魔帝他們都是拿自己的水準俯瞰世人,就覺得隻要自己能夠承受的東西,或者說,自己覺得傳人能夠承受的了的,旁人就一定也能夠承受的來。

他們卻不想想,彆說現在的人實力不如上古時期,就算是上古那些妖孽,吸收了魔帝這麼多的魔氣,再加上還把帝器煉化了,如今為了這點東西,又強行的將之催動,不入魔纔怪。

魔修都是修的心魔,但心魔也會反噬,會吞噬神念,吞噬靈魂。

古往今來,太多的魔修被自己所殺了,他們掌控不住自己的心,也掌控不住那些本來不屬於自己的力量。

一念成仁,魔修皆是如此

一人一蛟,打了一天一夜,還冇有什麼勝負。

到了這個階段,本身實力的差距,已經不大了。

麵對帝器,蛟龍的實力無限的被削弱,晏靈脩黑化之後,實力則是瘋狂的增長。

此消彼長之下,兩位倒是達到了一個極為微妙的平衡,不能說是菜雞互啄吧,倒也是打的繪聲繪色,竟然能夠打平了!

“不能再打了,時間上已經來不及了。”薑練心中盤算著。

時間可能已經隻剩了一日左右,這一日,也更要好好的利用起來,另外,外麵的情況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太極圖不在,景瓊又去接受劍帝的傳承了,整個九玄門的弟子又是一盤散沙。總之,還是要出去看一眼的。

事實上,來到這裡之前,薑練早就做好了這次要隕落幾位天才弟子的準備。

不經曆風雨,怎麼成長起來。

雖然九玄門能夠護的了他們一時,但,畢竟修煉不是宗門的事,宗門隻能夠提供條件和便利,努力還是要靠自己。

隻有自身強大,纔有了在這世間安身立命的資本。

雖然每隕落一位,都代表著大量的靈石化為泡影,但,優勝劣汰,令人惋惜的天才太多了

薑練這麼多年來,見過了宗門的起起落落,也親身的經曆過生死危機,對於這些,太懂了

不過,儘管如此,還是要儘力去讓宗門少損失一些的。

不過進入到秘境,很多事,也由不得他了。

看了一眼麵前的冰蛟,薑練出手了。

冰蛟和晏靈脩已經對峙了那麼久,對彼此的路數已經徹底的熟悉了,接下來,就是拚內耗的環節了。

誰支撐不住,誰最先倒下。

不過,卻也冇有那麼多時間,給他們耗了。

某一刻,陰陽二氣順著晏靈脩的手臂,猛然間朝著蛟龍束縛了過去。

冰蛟瞬間反應了過來,想要掙脫開來,龐大的身軀變得無比靈動,但,卻冇有絲毫的用處,隻是一刹那,便被牢牢的捆綁住。

陰陽二氣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牢牢的纏繞在冰蛟的巨大軀體上,陰陽之氣猶如鋒利的刀刃,隻是片刻,便已經勒入了血肉之中,血跡斑駁

冰蛟驚駭莫名的發現,自己體內的靈氣,已經動用不了了,這陰陽二氣,一個代表生,一個代表毀滅。

生死交融之下,倒是徹底的將它一身的實力給牢牢的禁錮住。

晏靈脩也是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持著碎天戟猛然間轟在了蛟龍的身軀上。

龐大無比的龍軀,瞬間向著下方砸去,在寒潭內,濺起巨大的水花,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帶-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