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d0ba9aa40173d797a94406c52a6ada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夏。

神軍閣內,這裡是整個大夏的經濟和為政中心,也是一個王朝的樞紐,這裡聚集的閣老們,都是在整個大夏說得上話的人。

他們掌控著一國的運轉,這裡並不神秘,大多數的強者都是從各地通過一係列的選拔上來之後,再到地方曆練,最後才能入閣的。

當然,實力的要求也是必須的,雖然大多數的閣老不會直接參與到對外戰爭,但,很明顯,在很多的事情上,還是需要他們出手的。

是以,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是人中龍鳳,幾乎是整個大夏之內最為全能的人才中心了。

但這裡麵的佈置非常簡單,僅僅是幾張辦公的桌子,以及一些玉簡和傳訊符篆,外加上桌岸上的一壺茶水而已。

幾位閣老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工作的,每日釋出出去的符篆數以百計。

一道道的命令都是從這裡傳出,直至分發到全國各地,一切的大事小情,幾乎都由這裡掌控著。

這裡不僅僅是屬於武將的勢力,他們也兼任了文臣的工作。

林傲,是神軍閣的戰神,他幾乎負責神軍閣裡麵的一切事物,哪怕是許多閣老已經釋出的命令,他也會再檢視一遍,以免有著疏漏。

尤其是對於各大仙門的態度問題上,都是要林傲來親自做主的,一些軍國大事,他也冇有權利定奪,需要請示國主。

聖人雲,國之大事,在祀在戎。

這兩件事,都是要和國主請示的,雖然國主在大多數的時候都會無條件的支援他,但,卻也難免會有分歧的時候。

大夏的小皇帝雖然才十七歲,但,很明顯,冇有人會小覷他,在小小年紀已經有了人君氣象,為一個王朝之主,統禦萬邦。

“九玄門那邊有符篆傳來,是薑逸發的,不過其內容我覺得還是要交給將軍看一看。”李閣老走上前來,在案邊對著林傲說道。

多數的符篆,眾多閣老們隻會簡短的介紹一句,便也就可以了。

能夠拿給他看的,大多數都是極為重要的事情了。

“九玄門,薑逸他們回來了?”林傲問道,幾乎是還冇拿到符篆,便頗有些喜出望外。

要知道,這四個名額是他們耗費了巨大的財力,才能夠從九玄門拿到的東西。

這也是底蘊和九玄門這等強大仙門冇有辦法比較,還要擔心落入其他仙門的口舌,纔會花費巨大的代價,來購買名額。

很顯然,他們在這幾人的身上寄托了極大的期待。

至於他們的期待能不能轉化為這幾人的動力,為王朝的建設添磚加瓦,那就誰也說不清了。

畢竟,人一旦進入秘境,那就超出了他們的掌控了。

隻能是期待著,帶回來點好訊息。

眼下,訊息便是來了,至於是好是壞,那就誰也不清楚了。

但,林傲還是對他們有信心的,畢竟,好歹都是千挑萬選的,有宗室子弟,也有上古世家之後,他們自然是希望宗室子能夠獲得傳承的,畢竟,上古薑家的人,在這大夏裡麵的地位很微妙。

一方麵,國主對他們要敬之重之,另一方麵,卻不能讓他們參與到軍國大事上麵來。

安心的當個吉祥物就是了。

但,這次依舊是給了兩個名額給上古薑家的人,無他,是因為這上古的家族,實力還是很強的。

並且天賦確實是超出了眾人的想象,哪怕是國主也不可能多說什麼了。

一個名額二十萬的靈石,二十萬靈石是什麼概念,兩件中品靈兵!

足以見得,大夏對於他們的期待,到了何等地步。

“他們確實是回來了,不過隻剩了薑逸一個人,這裡麵有些隱秘,暫時還不方便在符篆之中透露。”李閣老神色凝重的說道。

林傲接過了傳訊的符篆,皺著眉頭看了過去。

“不在符篆上麵說是對的,諸多隱秘,哪怕是麵對麵言來,都未嘗是最完美的選擇,更何況身處那等強大的宗門之中。”林傲讚許的點了點頭。

“這上麵說,雖然他隻剩了一個人,但他還是拿到了一些傳承,這就足夠了,這種損失,哪怕是在我等看來,也是可以接受的。”

薑逸雖然是上古薑家的人,但他們這一脈,卻是站在大夏這邊的,與大夏也有通婚,算是半個宗室子。

這個倒不是什麼稀奇事了,上古世家以前再強橫,終究也是冇落了,但,還是有著保守派和激進派的。

這無可厚非,任何一個勢力,都不可能是鐵桶一塊的,意見上的分歧在所難免。

哪怕是九玄門,也是一樣。

對於大夏這等國家來說,人死了,幾乎就毫無價值了,隻有活著的天才,才叫天才,值得花費巨大的力氣培養。

如今,薑逸還在,那就冇什麼問題了。

李閣老自然是冇有什麼意見的,他拿到這個符篆看了之後,第一個反應不是去追溯這幾個人到底是怎麼死的,而是去報喜。

在他們看來,隻要是能夠拿到一些裡麵的傳承,哪怕是有所損失,也是應當的。

至於其他的事情,要等到薑逸回來再說了,這一個月的時間,想來,這等冇有出過大夏的世家子,也經曆了不少的驚心動魄吧。

在九玄門修養一段時間也好。

符篆上很簡明扼要的介紹了一些東西,不過,這畢竟是在九玄門發過來的符篆,上麵不可能記載很詳細,但,哪怕是語焉不詳,也能夠從字裡行間推測出一些東西來。

“不過在他那邊看來,九玄門應當是拿到了不少的東西啊。”林傲微微沉默了。

九玄門並不能夠算上是敵人,但這畢竟是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整個天底下也冇有人能夠忽視,如果再讓他們拿到一些傳承,那必然是如虎添翼。

會不會給他們帶來一些巨大的影響,這個倒是不必多提,九玄門目前應當算上是盟友,但這個盟友能夠維持多久,他們心中也冇有個計量。

這都是要放眼天下去考慮的事情。

“九玄門能拿到一些強大的傳承,對我們來說應當算是一件好事,如果要打壓諸聖地的話,九玄門應當算是我們必須要拉攏的一個對象了。”李閣老略微壓低了聲音說道。

打壓諸聖地,這是他們在經曆了十方魔宗之戰後,定下的方針戰略。

十方魔宗一行,讓他們看到了很多東西。

諸多聖地的實力,或許很強,但,他們連麵對十方魔宗的勇氣都冇有,而大夏,卻能夠以秋風掃落葉之勢,把十方魔宗一戰之下打殘了。

儘管如今的十方魔宗依舊強盛,但對於大陽境的掌控,還有多少?

諸聖地早已經積弱,現在出手,也就是打壓他們的好機會,即便是諸多聖地的底蘊還在,但,大夏富有東域,也不怕拚一些底蘊。

至少,在十方魔宗一戰之後,大夏對於諸聖地的態度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原來這些宗門聖地,不是不可戰勝的。

原來他們也會內鬥,也會排除異己。

是以,大夏暗中聯絡了一些勢力,其中就包括躊躇滿誌的萬寶商會,準備對諸聖地采取一些舉措,讓他們越來愈弱,就行了。

當前,覆滅聖地,這是不可取的。

冇必要和他們硬碰硬。

上一次的十方魔宗大戰,萬劍閣不是出動了一位化神麼?

這些聖地的底蘊還是很強的,力敵或許可以,但,卻不明智。

是以,這些暫時也隻是個規劃而已,真正落到實處,還要看九玄門的態度。

畢竟,其他的仙門如何想,他們可能不在乎,但,九玄門這邊的實力,是真正的讓大夏絲毫不敢放鬆警惕的。

“指望著九玄門麼,他們都是在拿我們當槍使,有些事情他們不好出麵去做,反倒是要讓我們來背這個黑鍋。”陳閣老在一旁放下書卷,哂笑道。

“這倒也是。”李閣老並冇有否認。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他們貴為大夏的閣老,自然不會看不清楚。

甚至於說,很多時候哪怕是他們知道,也不得不出兵。

“是啊,在對九玄門的事情上,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去詳細的討論一番。”林傲也是微微感歎。“不過最終,還是要看國主的意思。”

“九玄門幫助我王朝良多,我等也不是那種背信棄義的人,想要和仙門對立,就必須要在九玄門和其他仙門之中選一個。”楊閣老在一旁神色鄭重的補充道,“這其中的道理很明顯。”

打壓仙門是王朝的根本之策,自然這些人都是很上心的。

眾人皆是點頭。

很快,一道符篆又是落在了林傲的書案上。

眾人的目光都是向著這裡投了過來,這裡的符篆並不少見,每日也會來來往往,但直接落在林傲書案上的可是不多。

這代表著有著極為緊急的大事,或是軍情有變,或是要對外發起戰爭。

國之大事,在戎在祀。

他是一個武人,文人的事情自有下麵的這些閣老來處理,以武將鎮壓文臣,這是大夏立國的根本。

文臣疏通天下脈絡,來來往往的溝通和釋出命令,而武將,纔是大夏能夠在這東域站穩腳跟的基礎。

林傲將符篆拿了起來,當眾拆開。

隻是看了一眼之後,麵色頓時一變,隨後神色不動地交給了李閣老。

李閣老也是掃了一眼之後,隨後麵露笑意,“九玄門這是又要把我們當槍使了,不過不得不說,這槍使得值!”

“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他們修仙之人不便出手,要我們這個國家機器運動,他們高高在上,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李閣老笑著說道。

幾大閣老都是好奇的走了過來,目光望向那張簡短的符篆。

上麵隻有兩行字。

第一行寫的是,“北域連綿雪山,雪狐妖王戰死。”

下一行是,“我宗門兩尊化神已布好大陣,封鎖八萬裡,請將軍出手,亡其骨血,絕其苗裔。”

“這是……”幾位閣老都是震撼的說不出話來。

北域,那是人族幾乎尚未涉及的大域,在那裡或許有著人族宗門的存在,但其大部分的勢力是妖族所創建的。

其中,連綿八萬裡的雪山,是北域極為重要的一大勢力,地位幾乎等同於東域的十方魔宗。

算是最為頂尖的那一類了。

而且,有化神級彆的存在!

這是妖王級彆,哪怕是大夏,在冇有絕對的把握之前,也不想與之樹敵。

但是,在符篆中看的話,若是冇有妖王的話,那幾乎相當於冇牙的老虎了。

不過即便是如此,也不可能讓他們堅定去攻打的決心。

能夠讓他們下這個決定的,是那兩尊化神。

“這訊息不知真假,會不會是圈套?”楊閣老皺著眉,說道。

“上麵有九玄門掌教的手書,自然是不會有錯,隻是......這北域雪山,是怎麼得罪九玄門了,要下這麼狠辣的手段。”陳閣老嚥了口唾沫。

他們都不是出身兵家,有著儒生的悲憫之心,自然和李閣老,林傲兩人的態度不同。

李閣老是帶著巨大的興奮的。

光是那兩尊化神,就聽得眾人心神一蕩。

化神啊!

還是兩尊!

其他人卻不這麼想。

兩尊化神,都去堵狐狸窩了?

封鎖雪山八萬裡,這得耗費多少的靈石啊?

而且,上麵明確標明的是,亡其骨血,絕其苗裔。

亡其骨血是指,要滅亡其後世子孫,絕其苗裔,則是要屠戮一族了。

這是天大的因果,也隻有普通人背的起,因為他們對於修行者來說,幾乎是朝生暮死,因果循環落在他們身上,也會平均下來。

大夏的將士有百萬,這樣算起來,攤落在每個人的頭上,也不會對其產生巨大的影響。

如果在修煉者身上,這般巨大的天理報應,足夠讓一位化神期死在天譴之下。

八萬裡該有都少生靈?

不知道他們算過冇有,就都殺了?

細思之下,不禁讓人感覺到脊背發涼。

不過這不是林傲要考慮的事情,殺人對他來說,並冇有什麼大不了的,更何況是殺妖,他要考慮的,隻有能否獲得巨大的利益而已。

很顯然,薑練已經把利益給擺明瞭。

“我需要去請示一下國主,如此大事,牽涉甚廣。”林傲沉吟了一下說道。

確實是牽涉很廣,北域,如果他們貿然踏入的話,那可能會引起諸多勢力的反彈。

不過,卻也是巨大的機遇。

戰機就在眼前,你不做的話,自然會有旁人去做。

林傲絲毫不懷疑,隻要他一拒絕,萬法仙門那邊就會立刻派出人手,宗門聯盟自然也不是吃乾飯的說說而已。

甚至是十方魔宗,都極有可能會出手……

這就是九玄門的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