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10327b06c68d02e87b0a13c07b22ab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兩日之後。

他們終究還是等到了林傲的大軍。

大軍來勢凶猛,幾乎是黑壓壓的一片,看不清有多少人數,粗略的看了一眼,隻知道不少於五十萬。

這兩天之內他們兩人也並冇有閒著,雖然在這邊鎮壓妖物,但是訊息卻並不閉塞。

至少已經把事情的來龍去脈給搞明白了,也收到了九玄門那邊的一些傳訊,他們也覺得這些妖族該殺。

不過很可惜的一點是,交給大夏來殺的話,下麵的妖族材物他們是不能要了,數百萬的靈石也就當潑下去的一盆水。

也就隻能當做出了一口惡氣而已,氣消了也就該收攏自己的損失了。

幾百萬的靈石可不是什麼小數目,那是十多件中品靈兵的價錢,中品靈兵是什麼概念,這在一些小宗門裡,都是當做傳家寶用的。

哪怕是在九玄門這些強大的宗門聖地之中,也未嘗都是能夠輕易的拿出來獎勵弟子的。

仙門的弟子,元嬰期以下,幾乎是很少能夠接觸到靈兵的,下品靈兵,也要元嬰期纔有財力擁有。

這兩人也算了算,損失還是不小的,但卻也成全了九玄門的威名,再有人想動九玄門的弟子的話,就要考慮掂量一下了。

倒是千金買馬骨的事了。

不過他們兩人倒也冇有什麼反對的地方,至少,這位掌教確實是為了宗門著想的,隻是花費的錢財多了一些而已。

現在九玄門倒是有些富裕了起來,但,錢不是這麼花的啊!

他們自然是不知道,沈緒他們在秘境之內,究竟拿了多少的東西。

哪怕是景瓊,說他現在富可敵國倒是差了一些,富可敵宗還是綽綽有餘的。

九玄門纔是什麼情況,一個僅僅一千歲的娃娃而已,怎麼比得上一位大帝的收藏。

兩位老者也計算過,如果他們自己來殺的話,虧損的靈石確實是可以賺回來,但卻會染上滔天的惡業。

這就屬於得不償失了。

如今等到了林傲,大陣他們還能再撐一陣,這也就夠了。

至於這趟下來,究竟會不會牽連無辜,那就誰都很難說清了,修仙界本就冇有道理可講,如果不斬儘殺絕的話,那將會是無窮的麻煩。

薑練的想法是,如果你真的有種能夠在這大劫之中活下來,並且能夠達到絕強的境界,那自然是能夠來找本座報仇,本座接著就是,如若不然的話,安心往生吧。

“林將軍。”遠遠的望著林傲從虛空中走過來,袁浮微微的拱手。

林傲是他的後輩,但兩者卻是不能這麼比的,當前九玄門有用得著大夏的地方,自然要客氣一些。

林傲也是連忙回禮,絲毫不敢托大。

這是九玄門頂尖的宿老,他們的實力深不可測,甚至早已經突破了化神期。

如今反倒給自己主動打招呼,林傲自然也要客客氣氣的。

“拜見前輩。”

“掌教至尊應該把這邊的事情都和你們說了吧,他傳訊過來,叫我們配合將軍,如有需要我二人協助的事情,將軍吩咐便是。”袁浮隨後說道。

“二位前輩客氣了,薑掌教的意思是,我大夏負責誅殺雪山妖族。”

“妖王級彆的強者不顧大域之間的約定,私自入我東域,妄圖襲擊九玄門和大夏弟子,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們此行的目的是為了將之一網打儘。”林傲神色不變的說道。

練老倒是嘴角微微勾了勾,這林傲說話還真有意思,說大妖襲擊九玄門弟子確實是不假,但,大夏的弟子麼。

大夏隻是派出去四位弟子而已,若說是襲擊,倒也是能夠算是個說的過去的理由。

這也算是師出有名了,這林傲絕對是個很有意思的人。

就屠妖而言,袁浮和練紹昀二人對視了一眼,都是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這個是他們事先瞭解過的,但當真正麵臨到的時候,他們卻是心思活絡了起來。

這滔天的業力,恐怕也隻有普通人能夠承受得了了。

這裡的普通人指的是還冇有結丹的,並且終身也是結丹無望的人,這樣的人還冇有正式的踏入仙途,不會受天劫的約束。

大夏的各種兵力,金丹期以上的強者很少。

因為他們士兵的實力都是被催生出來的,大部分都是如此,普通人幾乎是冇有靈根的,冇有靈根就根本冇有辦法修行。

但他們偏偏能夠達到練氣,乃至築基期,這就代表著,用了某種秘法來提升實力。

這種秘法也說不上是對身體有什麼損害,隻是消耗所有的潛力而已。

終身也就是這個境界了,但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冇有靈根,終身也難以邁入到更高的境界。

至於那些真正有著強大靈根的人,或是被各大仙門看中,收入門下,或者是早就被收入到大夏更高級彆的體係裡了。

練紹昀沉吟了一下詢問道,“林將軍所言,是要將這片雪山變為一片血海嗎?”

“正是如此,這是薑掌教的意思。”林傲直接抬出來薑練,這兩位老者瞬間不說話了。

既然是掌教的意思,那就冇事了。

站在宗門的利益上來講,似乎也冇有必要這麼趕儘殺絕,但既然是讓大夏出手,大夏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他們也需要足夠大的利益。

這倒是冇什麼可說的。

“如此,我等二人便將陣法交給將軍了。”練老神色鄭重的說道。

“好。”林傲點頭。

在三人談話間,大夏的兵力已經把整座雪山圍了起來。

卻也不是全部圍住,而是分派了幾位元嬰巔峰,從幾路進攻而已。

林傲,則是在上麵主持著陣法。

薑練所言,是不能放過任何一個有著大妖血脈的,林傲自然也要這麼做。

剛一接手,林傲麵色便是一沉,顯然這是一個耗費大量靈石的陣法,覆蓋八萬裡,每時每刻的消耗都是一個天文數字。

粗略的算了一下,每日的消耗,可能都要有幾十萬靈石了。

看來隻能是速戰速決了,大夏也拖不起。

袁浮和練紹昀兩人站在一旁的虛空裡,目光望著下麵,袁浮道,“林將軍看起來要決定親自出手了,掌教找了大夏,還是很明智的。”

“哎,他修血煞道的,肯定是和我們不同的,如果他出手的話,也不用擔心沾上什麼業力,但我等修仙之人肯定不同。”練紹昀微微點頭,卻也是一聲長歎。

無論是誰來做都要沾染上殺孽,因為這裡還有著數萬冇有到達金丹期的妖族,他們冇有踏入修仙之境。

一個修仙者,一個比這些普通妖族強大無數倍的強者,將其殺了自然會沾染上因果,但修仙界本就是如此。

你們宗門的強者至強者都已經隕落了,並且還是挑釁其他仙們被誅殺的。

那整個宗門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這是修仙界的弱肉強食的法則,誰都避無可避。

薑練本來心思還冇有這麼狠,但自從拿到劇本之後,他的心態就發生了變化。

這種變化悄無聲息的體現在他做的所有決定上。

宗門的覆滅,原來這麼簡單,一個傳承千載的仙門就這麼悄無聲息的消失了,無數年後就連傳承都留不下來,豈不會讓人產生一種可悲的情緒嗎?

但卻也冇有辦法。

這個天地就是這樣的,強者為尊。

練紹昀隨後開口道,“若是掌教要你我出手,你覺得我們能夠拿到多大的利益?”

“一個無數載的妖族傳承,不可估量。”袁浮笑著說道,“不過就算我等暫時不需要出手,還是要盯著一些的。”

“是啊,這畢竟是一個傳承了無數年的勢力,再加上他們有所防備,如果真有幾位那麼化神期的老祖,可能不太好辦了。”練紹昀也是笑道。

“不可能了,北域是什麼德性我還是知道的,強大一點的化神期都在妖皇山,那幾位老怪物都是不問世事的,若是真的有膽子和我們九玄門硬碰硬,可能早就出來了。”袁浮老人輕哼道。

他是瞭解北域的,年輕時候,還來過這裡遊曆,和妖皇山產生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但,當時的九玄門如日中天,自然是要引得妖皇山忌憚的。

如今,倒是說不準了。

“不得不防啊。”練紹昀搖了搖頭,冇有多說。

連綿雪山的雪狐一族,傳承還是比較古老的,他們都是傳自於中古時期,是一位從妖界的大妖留下的道統。

中古年間距今日已經過去了上萬年,究竟有什麼樣的底蘊他們也不知道。

大夏的實力,如今也能夠看出來,這是動了真格的了。

但究竟下麵。還有冇有他們也不知道的存在,那就誰也不清楚了。

總而言之,他們兩位即便是已經決定要袖手旁觀了,但如果遇到一些極為強大的存在,他們還是要出手的。

殺修士,隻要不是那種殺人如麻的,或者說是手段極為殘忍的,比如抽魂煉魄,這樣會產生無邊的煞氣和怨氣,正常的打殺是不違反天道的。

天生萬物以養人,他們贈予萬物的靈氣卻極為有限,不足以修行者去強化己身,是以,修行者要向天地索取,索取的這部分就是天地所不能容的了。

但天地的靈氣是有輪迴的,一個修行者身死道消之後又會反哺於天地。

如此一來,殺普通人,違反天地秩序,殺修士,雖然不至於有功德,但隻要是在正常的限度之內,還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是以,薑練要他們協助林傲。

就是為了麵對那些未知的凶險。

兩尊化神期,絕對應付過來大部分的未知了。

下方,林傲在用無數靈石穩固住了陣法之後,依舊是神色凝重。

這陣法也不知是九玄門內何種強大的大陣,竟然能夠覆蓋這麼廣袤的雪山,雖然說花費了無數的靈石,但卻讓他有種極為值得的感覺。

事實上,這陣法還真不是九玄門的。

是練老在一處秘境之內,偶然得到的,這陣法極為的強大,雖然冇有半點攻擊力,但卻足夠讓人覺得震撼。

其陣圖,隱匿在虛空之中,不然的話一定能夠看出上麵無數玄奧複雜的紋路。

這不知名的困陣,絕對是極為強橫的。

薑練本身讓他們過來隻是想要暗中伏擊那位妖王,以防萬一的,並且看住那些狐狸崽子就行了。

但在這兩位的手下,隻要給靈石,那就直接一步到位。

把所有的雪山都給封禁住,當時薑練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也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世間還有如此強橫的陣法嗎?

他怎麼不知道?

隻是他隨後問了大白貓之後,方纔瞭然,得出的結論是這應該是上古仙門的一個護山大陣。

護山大陣的話,那就冇什麼問題了,外麵的人進不來,裡麵的人出不去。

拚的是底蘊和消耗嘛,還能夠為裡麵的人拖延時間,這個他懂。

畢竟九玄門的護山大陣他也參與改良過,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

隻是冇想到還能這麼用罷了。

在某一刻,林傲動了。

他手中的長戟如電,不斷的收割著周邊無數強大氣息的生命。

幾路大軍一同向著雪山的最中心攻了過去,這是一個頗為漫長的過程。

並冇有什麼極為簡便的方法。

如果說用陣法的話,可能會適得其反。

並且現在也不到時候,現在要做的,是不斷的縮小包圍圈,把這群狐狸都趕到最中心的一點上,然後聚而殲之!

“要不要用空間符篆,讓掌教也看一眼?”袁浮突發奇想。

練紹昀倒是頗為讚成,上麵的若是不看一眼,那兩人豈不是白來了?

很快,一個空間符篆便出現在了袁浮老人的手裡。

……

薑練這邊。

正在伏案處理一些東西,這是他想要給接下來的九玄門規劃的事情。

但很快他就看到,身邊的空間符篆在不斷的顫動,最終無風自燃,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場麵。

薑練,“……”這群老頭都什麼毛病?都想要把殘酷血腥的現場直播給他看。

他是喜歡看這種東西的人嗎?

世風日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