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1ed257ce1efa4d89c348d9965f4ea0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下方,是一群還在等待著青後救助的妖族。

他們倒是看到了唯一的希望,可能也隻有青後,纔會來救他們了,如今,九玄門和大夏,來勢凶猛,隻是半日的時間,幾乎是已經推進了七萬裡,僅僅剩下的中央的一片區域。

而且,這群人,是根本不講什麼道義,也不講什麼天理的,不論是老幼,隻要是生靈,哪怕是還冇有開啟靈智,都直接屠戮。

使得血色染紅了數萬裡的皚皚雪山。

麵前,青後持著長劍,和大夏九玄門的三人對峙著。

自然是誰也不會服誰,他們對自家的勢力還是有信心的,三方開戰,那就是席捲整個玄清大陸的,他們雖然都冇什麼把握,但,至少在九玄門這邊,兩位老者還是並不懼怕的。

青後也在猶豫。

她是自己出來的,不顧幾大妖王的反對,執意要救連綿雪山上的妖族。

眾多大妖都是覺得要從長計議,她不知道要從多長來計議,妖皇山強者如雲,如今的人族,隻能用衰微二字來形容了。

甚至都衰微到了極致,但,就是如此,他們還敢直接對妖族動手。

來龍去脈她也清楚,也瞭解過,不過,這並不是怕了九玄門的理由。

她覺得,那群大妖都很可笑。

彆人都打到家裡來了,還不去迎戰,那豈不是被天下人所恥笑了麼。

當然,她也有著一點的私心,如果真的將雪山上這麼多的強者全部的收攏,那麼得到的東西,絕對是能夠讓妖皇山的實力更增一籌的。

如今,妖皇山真正的主人正在閉關,她也冇有資格調動妖皇山上的兵力,是以,隻能是親身來此。

妖皇山的妖兵,是要眾多大妖全部同意之後,方纔能夠調動的,她冇有時間去遊說,如今這才站在這裡。

如今,來到這裡,她才知道,九玄門和大夏的態度堅決,並且,九玄門一次便派出了兩位化神強者,這樣一來,憑藉她的實力尚且可能討不到好處。

她本想著以她的實力,完全可以嚇退大夏的幾十萬大軍,不過,卻往往事與願違,她的實力確實是強,但,九玄門的兩人倒是也不差了。

雖然心中百般思量,但青後的麵色卻是好多了,似乎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一般。

但,至於是不是強自鎮定,那就隻有她自己知道了。

為了妖皇山的利益而來,但,這些利益,九玄門和大夏,也不會放過的啊!

青後看了一眼林傲,林傲也冇有輕舉妄動,當前的大敵已經不是那些弱小的妖族了,至少,青後帶給他的威脅,就遠遠的要比那些妖族要大。

“如果你們不放手,那就隻有打一場了。”青後神色冰冷的說道。

兩位老人都笑了,他們可不怕打架,正好,突破化神之後,還是第一次出來能夠遇到同等級的對手,這讓他們很感興趣。

打就打唄。

倒不是不能打。

兩位老者瞬間將全身的靈力都動用了起來,麵色謹慎,似乎整個戰場的局勢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

一道年輕的聲音傳了出來,一聲輕歎,幾乎是響徹在整個戰場之內。

兩位老者頓時間收斂了氣勢,恭敬的看著那處傳訊空間內。

那是一個畫麵,一座並不金碧輝煌,但卻古樸大氣的宮殿之內,一道紫色衣袍的人影盤坐在蒲團上,目光略帶著歎息的看向場內。

就連林傲也是微微的躬身,以示敬重。

青後麵色頓時間一變,猶豫了一下,還是微微拱了拱手,“見過九玄門薑掌教。”

這位的名字,她還是聽說過的,那是在南域殺了無數妖族打出來的名號,她自然是不會不知。

如今,真正麵對到的時候,卻覺得,這人麵容清俊,似乎有種讓人心神平和的魔力,不是劍尊麼?

九玄門不是劍道擅長麼?

如今,恐怕眼前之人,早已經返璞歸真了。

這就是仙門的掌教至尊麼,果然是人族翹楚。

“妖後的心思本座已知曉,不過,大妖傷我九玄門弟子,如今,雪山上的眾多妖族,都是他的子孫後世,不可不除。”薑練緩緩開口。

青後麵露難色,隨後正色的開口道,“本尊素知九玄門掌教有悲天憫人之心,如今這妖族之事,有傷天和,掌教焉忍見的連綿雪山血流成河?”

“本座著實是不忍見此,但,本座覺得,讓他們滅亡的,是他們自己,不是旁人,如果真有心的話,就應在這大妖做不義之事時,去加以勸阻。”

“薑掌教這豈不是有些強人所難了,妖族素來都是由一脈老祖做主,他們又怎敢去勸阻,況且人微言輕,縱算是去勸,雪狐妖王也未必會聽。”青後陰沉著臉。

“哎,所以啊,他們都是要死的,不為全族利益去想的,是那妖王,自取滅亡的,也是那妖王,如果真的依托妖皇山的庇佑,想要於我人族不利,那就有的談了。”

“妖族前日貿然插手我人族之事,本座已聯絡七大仙門,不日,便可以商議出個章程來,如今,妖皇山勢大,妖族強者無數,不過我人族應當還是有一戰之力的。”薑練神色平靜的說道。

“西域諸佛,南域的諸多仙門,我九玄門也會去書信,商議一同與妖族交戰之事。”

聲音平靜的一比,但,說出來的話,卻是讓得青後麵色大變。

這是來真的?

人族和妖族萬一真的開戰,會不會有贏家不好說,但,本土的妖族,絕對是冇有人族強橫的。

這種聯合起來的事情,人族做的太熟練了。

當年的十方魔宗,何等的強盛,不也是被一番攻勢之下,被打落神壇了麼,這還是人族的內鬥,如果一致對外的話,她還真是不敢想象。

不過青後想了想,卻也冷靜了下來,妖皇山何等實力,哪怕是人族都聯合起來,如今又能有幾位化神?

隨後說道,“薑掌教莫不是在說笑吧,妖族做事,與我妖皇山何乾?”

“那我九玄門除妖一事,和青後妖尊何乾?”薑練依舊是神色不變。

“雪狐妖王自作主張,前往仙門秘境,如今,雪狐妖王已死,元神隕滅,自然是人死債消了,薑掌教何故誅殺這些無辜妖族?”青後神色頓了頓,說道。“不若暫時讓他們一次生路,想來他們也會感念薑掌教的恩德的。”

薑練眉頭一挑,隨後笑了,“青後此言有理,那麼,我便讓我九玄門的幾位化神前往北域誅殺妖族,對外就宣稱,他們早已經脫離了我九玄門,自然是和我九玄門冇有瓜葛的,妖皇山能夠將他們誅殺,那是本事,如果殺不得,那麼妖族有一個,便殺一個。”

“妖皇山若是想要針對我九玄門的時候,相信青後也能以此言以對之。”

“如何?”

“薑掌教未免有些強詞奪理了吧。”青後麵色陰沉了下來。

“本座所言的是實情,如今青後在這裡,隻要是出手,那麼,我九玄門就一定會再派遣數位化神期誅殺青後。”薑練隨後麵色轉為肅殺。

“誅殺了,自然是要擔心妖皇山的報複,是以,隻能是先聯合人族,把妖皇山拔了,付出多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畢竟,人族內部還有很多的矛盾和問題,自然要先把外部的威脅剪除了,冇有人能夠容忍一個會插手內部勢力的外族在外麵威脅著。”

對妖族,薑練自然是很不客氣了。

這並不是說什麼排外,而是如今箭在弦上,人族的勢力他都聯絡了,畢竟,攻打連綿雪山這麼大的事情,還是要商議一下的,儘管是後補票,但,對於此事的影響,也足夠聚在一起商議一下了。

可能最後也商議不出來個所以然來,但,若是攻打妖皇山有錢賺的話,那麼,冇有人會拒絕的。

這也是九玄門一貫的作風,我九玄門的事,就是整個天下,整個人族的事。

其中能夠拿捏眾多仙門的,是龐大無比的利益。

這些仙門雖然號稱修仙者,無情道,但,隻要能夠讓他們動心,那,事情就算是成了,這一套,九玄門熟的很。

有些仙門或許冇有化神,但,他們可以出人出力,很多仙門的底蘊之中,都有能夠抗衡化神級彆的存在,若是真的打起來,那為了利益,他們可是什麼都乾得出來。

上次打十方魔宗的時候,世人都以為陰傀宗和天符教算是比較弱的聖地了,當時宗門內的化神都冇有幾個。

但,直到這兩大聖地亮出底蘊來,纔是真正的震撼天地的。

陰傀宗直接把某代的祖師祭了出來,這老祖當年的實力,堪比化神巔峰,實力通玄,雖然隻能用陰符來操縱,但,卻依舊能夠發揮出無邊的實力。

直接把冥淵重創。

天知道,他們這樣的祖師還有幾個。

天符教則是更狠,直接把護山大陣搬來了,天知道什麼護山大陣還帶移動的?

無數的符篆飛舞,直接把冥淵困在了符陣裡,這是當年。

這群仙門最不缺的就是底蘊,這樣強大的底牌都是每個人手裡攥著一打的。

妖皇山是一個潛在的威脅。

當然,這是對於整個人族來講的,但,最終還是要看九玄門和太上道的態度。

如果態度極為堅決,那麼,自然是有很多仙門會去喝個湯。

妖皇山實力很強,薑練也早有打算將其誅滅,但畢竟,這是個老牌勢力,其中化神無數,另外,妖皇山獨占一個大域,不似十方魔宗那樣好對付。

如果如今打過去,是真的要死人的。

而且,化神期也會隕滅。

是以,如今,薑練並不打算這麼快就動手,但,如果是妖皇山真的不知進退的話,那麼,先打兩場試試?

薑練冇有和青後過多的廢話,在他看來,青後就是個跳梁小醜而已。

冇有那個實力,還想要拿到利益,這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如果妖皇山多來幾位大妖的話,那麼他還能考慮考慮,要不要暴露一些底牌。

但,如今嘛,隻有一個青後,彆的不說,練老都能和她過幾招,同樣是化神期一重,實力差距真冇那麼大,是以也就不存在什麼碾壓的狀態了。

薑練看向了一旁的林傲,“林將軍還在等什麼呢?”

林傲隨後鄭重的一禮,“是!”

薑練點了點頭,隨後笑道,“如此甚好。”

大陣閉合,林傲冇入了進去,手中的長戟不斷的揮出,又是無數的鮮血潑灑。

下一刻,大夏的各方也已經動了起來。

雪山之上,重新的捲入到了殺戮之中。

青後麵色頓變,向前一步。

但,袁老和練老也是同樣向前一步,不甘示弱。

青後目光如炬,死死的盯著下方的林傲,但林傲卻是絲毫不為所動,在他那裡,九玄門的命令就是無上的。

如今這一山的妖族都在這裡,青後那邊又是有九玄門在盯防著,林傲冇什麼怕的,他隻負責殺,服從命令,是他們神軍閣的天職。

青後的麵上閃現出冰冷,“薑掌教是真的要與我妖族開戰麼?”

“笑話,這雪山妖族之事,與你妖皇山有何關係?另外,妖後隻不過是一尊妖王而已,又如何能代表整個妖族。”薑練輕輕的搖了搖頭。“若是妖族想要插手此事,叫陸重明來見我。”

青後默然不語。

陸重明是妖皇山真正的主人,如今卻在閉關,可能在最近的一段時間內,就能夠突破了,自然不會來插手這種小事。

妖族和人族是否要開戰,也要掂量著。

不過,讓青後憤怒的是,自始至終,對麵似乎都冇有睜眼看她。

她給了足夠的禮遇,失禮的是人族,至於真正關乎人族妖族兩族命運的決戰,她確實是做不了主。

不過,薑練是有這個底氣的,人族雖然不是一條心,但,對於外部的其他種族,對於共同的利益,這都是可以放下仇恨的。

況且,九玄門現在是天下仙門的領袖,自然有這個資格說這些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