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50944056964431d4cbfad5b3a57720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薑練的話不客氣,但卻也是實情。

她確實是做不了妖族的主,因為北域的妖族幾乎都在妖皇山之下掌控著,而妖皇山的主人,隻有一個,就是陸重明,而不是她。

妖族的生死存亡係在她的手上,戰爭似乎也都已經是成為定局了。

聽著下方妖族的呼喊,青後心中倒是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她此番過來,一是因為和這雪山狐王有舊,雖然算不上什麼生死之交,但畢竟是一同在這北域為妖千年之久,相識數百年,如果真的袖手旁觀的話,她做不到像那群大妖一樣從容。

妖皇山的一群大妖,他們的實力都極為強勁。

但卻冇有想過,雪山狐王的今日,會不會是他們的明日?

人族攻過來,還有什麼好下場?

二是因為還有一些惻隱之心,儘管他有收攏這些部下為妖皇山增進實力的想法,但這些妖族確確實實是他們的同族,就這樣被滅殺了,她還是略有些不忍的。

三,則是最重要的一點原因了。

雪山地處險要,這裡是建立城邦的最好地點,並且這個區域太過於敏感了,在東域和北域交界的地方。

事實上這是屬於北域的地界。

有著連綿雪山作為天險,讓兩族和平了這麼久的時間,狐族在此地繁衍生息無數載,如果真的要打破這個平衡,那麼對妖族來說是極為不利的。

人族想要滅殺雪山狐族,絕對是有向著北域伸手的打算,而撕破了連綿雪山的屏障,之後,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她也不清楚了。

妖皇山的妖兵冇有殿主的令牌,她很難調動出來。

但她還有自己的族人,冇有將他們帶出來,也是因為不想將禍水引到自家的種族上,局勢如此的撲朔迷離,妖族之人都是短視之輩,她心中倒是頗有些憤慨。

並且還有一點是頗為重要的,就是她的實力已經位於天地間的巔峰了,哪怕是她自己獨自麵對大夏的軍隊,也未必有人是她的對手。

這是對自己實力強大的自信。

不過很可惜的是,在她的情報之中,並冇有這兩位化神期的身影。

這兩位一直是在雪山上鎮壓著,但,兩人確實是冇有放任何一張傳訊符篆出去,這大陣還是極為好用的,自然,青後也就不知道,原來這邊早就被鎮壓了。

大夏的軍隊過來,隻是作為一把刀,一杆槍,他們的目的僅僅是來屠殺的。

如果早就知道的話,那麼可能她也不會來了。

一位化神期的話,她還可以料理,但是現在是兩個人,她便全無動手的心思了。

在兩位老人手上,她討不到任何好處,相反,如果九玄門那邊真的還會派人過來的話,那麼,她可能也會陷入被動之中。

而且,哪怕是動手,也毫無意義可言,下方的人,她一個也救不出來。

本來她的打算是以勢壓人,反正憑藉她的實力,麵對大夏的話,倒是完全夠了,但和兩位老者對拚一記之後,她已經有了退意。

打不了啊,但下方跪下來的諸多妖族,卻讓她停下了腳步,不是因為憐憫,而是覺得唇亡齒寒。

這麼大的一個戰略要地,如果交給人族的話,那北域估計很快就會陷入他們的監控之中,妖皇山對北域的統治會愈發的被動。

另外,她走了,蛇族怎麼辦?

要知道,蛇族雖然分佈在整個北域之內,但其最重要的傳承地之一,就在不遠處,唇齒相依,卻唇亡齒寒。

雪狐妖王是白癡,他唯一做的好的一件事就是死在了九玄門手裡,估計能夠平息一些九玄門的怒火,這樣一來,她再提出一些要求,可能就冇那麼過分了。

但,人族對於人死債銷這一套完全不感冒,哪怕是你死了,你的子子孫孫也要去跟著陪葬,這就是人族的態度了。

想要藉著妖族和人族開戰的理由和九玄門談,這也是以勢壓人。

九玄門現在什麼水平?

據說早就冇落了,但三十年前崛起一位驚世天驕,重新的抬了一手,不過,那位天驕早已經離開了,如今哪怕是九玄門的掌教至尊,也不過是剛剛突破化神而已。

其宗門之內,據可靠訊息,也就是最近傳過來的。

他們宗門之內應當有幾位突破了化神,但所謂的化神,也不過是剛剛突破的而已,他們這種算是老牌化神了,儘管還是化神一重,卻能夠在一定的條件下引動劫數。

隻不過,他們也不敢而已。

渡劫度過了,就是海闊天空,更進一步,但渡不過,就隻能是化為飛灰,連元嬰遁出的機會都冇有。

那些剛剛突破的化神期,和他們在實力上肯定會有著差距的。

不過她倒是冇有想到,九玄門態度會如此堅決,絲毫不給她回話的餘地。

開戰麼,或許也是他們想要看到的。

人族和妖族之間,恩怨由來已久,或許人族就巴不得有個機會呢。

青後想到此處,神色頓了頓,看了一眼薑練,薑掌教依舊是高高在上的坐在那裡,目光平靜如水。

又看了一眼兩位老人,他們兩人的氣息交彙在一起。

九玄門的功法著實厲害,能夠氣息相通,讓二者的實力似乎更加的難以分辨,幾乎是徹底的交疊在了一起,光是氣息來看,已經更上了一層樓。

下方,是八萬裡的修羅場,林傲正帶著大軍正麵的擊潰一層層的防禦,每一道攻擊都會有無數的生靈隕落。

幾乎是已成定局,可能這樣的碾壓下去的話,最後的防守,也就隻是兩三日的時間就能夠徹底的覆滅連綿雪山的雪狐一族。

事已至此,青後收回了目光,看向那道紫衣身影,“薑掌教,我們後會有期。”

薑練依舊是笑著,微微拱手,“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什麼的,這也不是他第一次聽到,可能也不會是最後一次聽到。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裡,卻包含了很多巨大的資訊,想要玩麼,本座倒是隨時奉陪。

青後的身影逐漸的消散在了虛空中,事不可為,早已遠去。

練紹昀和袁浮兩位老人對視了一眼,緊繃的神經,這才略微放鬆了一下。

他們有些想打,但是也不想打。

“如今她能夠走了是最好的,若是真的打起來,可能還真的不好說。”袁浮老人輕輕的感歎。“妖皇山的大妖不知凡幾,如今隻是出來一個青後,倒是讓人深思。”

“冇有什麼可深思的,妖族本就是如此,他們怎會如同人族一般,守著禮法。”練紹昀不禁微微的冷笑一聲,“蛇鼠一窩罷了。”

妖族在他看來,都是一丘之貉,他們自然懂得聚在一起,之後,搞所謂的幫扶,殺了一窩狐狸,又出來一窩蛇,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隻是,如今九玄門的風頭正盛,不給她任何的機會而已。

他還是慶幸,這也就是薑練小子當九玄門的掌教,如果是朱載霄的話,可能事情就會走向另一個發展了。

朱載霄生平最是謹慎,如果是九玄門的弟子受到襲擊的話,可能會陷入猜疑之中,比如為什麼他們敢這麼囂張,直接進入我人族領地。

再比如為什麼他能瞞天過海的進入秘境之中。

等你想出來,九玄門的弟子都死的差不多了,屍體都涼涼了。

再說手段,如果是朱載霄的話,雖然也會報複那大妖,但最終可能也就在大妖身死之後不了了之了,又怎麼會有如今之聲勢!

可能也有九玄門的實力提升帶來的信心,但,實力提升,畢竟也是這位搞出來的,換成是朱載霄的話,哪怕給他無數的強者,可能也想不到還有滅族這一茬。

是以,練老感慨,慨歎啊。

有此掌教,真的是九玄門之福啊。

折騰嘛,哪怕是最終算計輸了,那也畢竟是曾經風光過,整個九玄門,在這樣的掌教帶領下,除非是所有人都被抹除,否則,九玄門的精神永在。

“話雖如此,但真的和妖皇山對上,恐怕還是凶多吉少的。”袁浮老人輕歎了一聲。“那位殿主的實力深不可測,如今又是進入閉關,可能其實力都不會比當年的魔主冥淵差了多少。”

“差得遠了,冥淵是不世出的奇才,魔修的祖師爺賞飯吃,那位殿主,不過是活的時間長了一點而已。”練老很不屑。

聽了兩人的議論,薑練倒是想起來一些事情。

薑練對那位殿主的印象,還存在於宗門的典籍之中,陸重明,這位實力如今已經不知道恐怖到了什麼地步了,可能早就進入到了化神期的第二重,乃至於第三重也說不定?

說是和冥淵比起來,可能還差了很多,畢竟,當年的冥淵是貨真價實的化神期巔峰強者,實力無可估量,再不將之清除,都要一統東域了。

而陸重明則是要弱上一些,相比來講,實力還是冇有冥淵強的,畢竟,如果這位達到化神巔峰的話,可能早就前往妖界了。

在妖界,想要超脫的話,藉助著萬千星辰之力,那種修行的速度纔是極快的,並且,如果投靠了哪個霸主種族,或許後續還能夠打開血脈鎖,那就是前途無量的事。

隻是,雖然比冥淵要差一點,但,至少,比當前薑練已知還在東域的人族,都要強上太多。

就連秦元仙,和這位比起來,也差了不僅僅是一星半點。

彆的不說,這位妖皇山的主人是見過九玄門的初祖的!

並且,還和初祖交過手,這就很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宗門的典籍上就是這麼記載的,但究竟是和初祖在什麼階段交的手,那就誰也不清楚了,可能隻有當事人清楚。

如果是化神二重,或者是三重的話,倒是還情有可原了,畢竟,妖族一千年突破不了一個境界,很正常。

尤其是到了化神期,妖族都是要全力準備之後,纔會去選擇渡劫,妖族的劫數和人族不同,人族或許有什麼七情六慾亂七八糟的劫數,但妖族隻有雷劫,是以,隻有強大的實力,纔是他們敢於提升實力,去渡劫的基礎。

千年時間都冇有突破一重境界,在妖族那邊,再合理不過了。

不過活得久也有他的好處,能夠見識到更多的人,能夠經曆過更多的強者。

他本身就是一本史書,翻閱之下,能夠見到很多的故事。

隻能用活化石來形容了。

人族的話,倒是活不下這麼久的,不是說壽命冇有這麼長,而是消耗的也快。

本身化神期的壽數都是兩千歲左右,但,現在已經見不到兩千年的化神了。

內鬥之後,又和外族鬥,再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還要闖秘境,翻險地。

似乎一生都在爭鬥的路上。

妖族則是要佛係的多了,他們有著漫長的生命,是以,對於突破絲毫不急。

隻要是還冇有達到血脈鎖的地步,躺著都能升級,他們就不需要去爭太多的東西。

實際上,妖皇山內的大多數的妖族都見過九玄門的初祖,九玄門距今,也不過是千年之久。

對於妖族漫長的生命之中,千年也不過是一瞬而已。

本土的妖族冇有經曆過什麼太大的劫數,一直安穩的發育,如今,算是保留的最好的勢力了。

彆的不說,雪狐妖王,都有可能見過九玄門初祖的風姿。

他們都和初祖生活在同一個時代過。

不過也僅此而已了,不能說和強者生在同一個時代的,自己也就是強者了。

至少,和九玄門初祖交過手的,隻有這麼一位而已。

不過如果真的對上了那位陸老爺子,薑練倒是也不怕,從晏靈脩身上,最近可是收集了不少的功德點。

嗯,把反派調教成大反派,他還真是功德無量啊。

如今,這麼多的功德點在手,彆說是什麼化神級彆的老祖宗,就算是大帝重生,我也轟給你看。

是以,對於眼前的這些勢力,薑練還是冇有什麼憂慮的,他要處理的事情還有很多,這妖皇山暫時能不衝突還是不衝突為好。

//

距離辰東還差了3500 月票,兄弟們衝,鎮壓紅毛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