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薑練在這段時間,也有心思關注了一下外門的排行榜。

九玄門,哪怕是外門,也是一個鯉魚躍龍門的基石。

修仙之人,天賦有著三六九等,但,哪怕是天賦再低微,也未免不會有著那麼一朝風雲際會的時機。

外門的金榜,就給了廣大弟子的一個上升空間。

不過,也很卷就是了。

外門隻有前十的天才能夠擁有進入內門的機會。

內門的弟子雖然數量不多,隻有三百人,但大多數都是直接招收的頂級天才,以及那些宗門長老的親傳,每一位,幾乎都有資格在百年後,問道元嬰。

現在嘛。

薑練還是更關注晏靈脩和沈穹一些。

這兩位嚴格意義上來說,不算是外門之中的漏網之魚,而是薑練刻意的安排到外門的。

沈穹就不用多說了。

這位是氣運之子,幾乎是擁有不死之身。

其氣運有多恐怖。

滿值是100,他已經是達到了99。

剩下的1,是不圓滿,也是必然,這天底下,冇有能夠拉滿的數值。

就算是頂級氣運,也還會有一絲的留給他人爭奪的機會。

如果氣運是滿格的話,也就不會在和晏靈脩爭奪血妖的時候,棋差一招了。

所以,旁人還是可以去爭的。

薑練就覺得,至少,當年的沈破天的氣運就冇那麼強。

那位的大多數小機緣,都到了他的手裡,雖然沈破天也並不在乎也就是了。

隻有那些大到能夠影響整部劇情走向的機緣,薑練冇有去動,開玩笑,那些都是給氣運之子,哦不,是氣運之父留的,如果亂動的話,恐怕真的會遭天譴。

修仙界從來就冇有命數一說,但,薑練還是信命的。

所以他把沈穹收入了門下,並冇有聽到這個名字以後,便直接將之趕出去。

當年欠下沈破天的因,還給他兒子也是一樣的。

一家子都是天道的寵兒嘛。

薑練雖說不羨慕,但還是有點心思的。

至於晏靈脩,就不用多提了。

這位是真正的勵誌級人物。

從一個小鎮少年,成長為一代魔道宗師。

幾乎是本書的反派中最為亮眼的一個了,完全符合係統給反派定的標準“美強慘”的人設。

當前,身為九玄門的雜役弟子,卻依舊自強不息。

“啟稟宗主,晏靈脩自回來之後,便陷入了閉關狀態,上次來領靈石資源的時候,其實力已經是練氣八層了。”

一位青年執事躬著身,就連抬頭的勇氣都冇有。

彙報著晏靈脩的近況。

“他可去挑戰外門的榜單?”薑練的聲音又是問道。

“這個,並未,距離外門榜單開啟,還有幾日的時間,以前是實力不夠,想來這次應當會去了。”執事將頭低的更低。

他這種級彆,按理說是遠遠冇有資格見到九玄門掌教的。

但,成了耳目之後,便能在被需要的時候召見。

平日,他們會將宗門的一舉一動監察到,之後,遞交給薑練,薑練檢視之後,無論是大事小情,都會給與賞賜。

這群人便更加賣力的給薑練收集情報。

這其中,外門內門都有這種耳目。

甚至,在其他修仙宗門,乃至於十方魔宗,薑練也都安插了不少的人手。

自從成為了九玄門的掌教。

薑練越發的覺得,情報對於一個宗門來說太重要了。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好處。

哪怕是一個看大門的,他也能知道,今日誰來過,誰離開過。

隻要給他們一些賞賜,他們就會對你感恩戴德,如果你同意讓他們的子女進入九玄門,那你就是他們的再生父母。

絲毫不誇張,薑練當上掌教三十年來,對人性早已經看的極為透徹。

“你下去吧。”薑練揮了揮手。

隨後便陷入了思索當中。

“晏靈脩是誰啊?”白尊蹲坐在蒲團上開口。

“一個弟子,實力不強,但韌性很好。”薑練解釋道。

白尊隻是哦了一聲,似乎並不感興趣,繼續看他的佛經了。

很久之後。

白尊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冇頭腦的湊了過來,“女弟子?韌性好?”

薑練注視了一眼白尊,隻見這白貓臉上一副“懂得都懂”的表情。

薑練白了他一眼,“看你的佛經去吧。”

白尊不說話了,薑練那個眼神,好像喵再說一句話就要被拿去煉器的樣子。

經過了白貓這麼一打岔,薑練的心情倒是輕鬆了不少。

三日後。

薑練已經將化身的修為提升到了半步化神的程度。

不過對比本體在半步化神時期,實力上還是差了一些的,這個倒是很正常,畢竟一個分身而已,而且時間也短,不能強求太多。

此時。

宗門的外門大榜,已經開始爭奪了。

這是每月纔開放一次的,到了一年一度的宗門大比之前的榜單爭奪,更是相當激烈。

畢竟,這一次的機會,就是內門和外門的區彆。

兩者的待遇,說是天壤之彆絲毫不過分。

外門弟子每月五塊下品靈石。

內門弟子則是一塊中品靈石,相當於百塊下品靈石。

並且,這個隻是底薪,進入內門之後,宗門的任務便徹底的開放了。

如果完成的好的話,是完全足夠一個內門弟子修煉的。

這些任務大都是大夏,或是九玄門周邊的任務。

再遠一些的就不叫任務了,叫宗門事務。

大多數都是一些村落鬨冤魂,或是一些玄清大陸上散落的妖族或是魔族害人,去除妖或是斬魔。

有著傭金和報酬,大多數弟子都能夠完成的。

有甲乙丙丁作為任務等級的評定,如果是甲等級的任務,便能夠賺一塊中品靈石以上。

當然,不好賺取也就是了。

這些任務也一樣,如果弟子解決不了或是失蹤了,那麼師門長輩直接上。

這次的靈劍閣覆滅,便是一個例子。

兩位內門弟子失蹤,甚至引得掌教親自查探,翻遍史書,冇有哪個宗門能夠如此了。

宗門的榜單爭奪,薑練已經很久冇有去觀看了。

“走,陪我去看看弟子們比鬥。”薑練開口道。

“不去,喵要看佛經。”白尊懶洋洋的,並不想去。

“我這裡還有一本《本願大乘經》,傳聞是三千年前的藥師菩薩所著......”

“喵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