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這位築基中期巔峰的弟子似乎也並冇有給晏靈脩造成什麼影響,僅僅是三招,便將之轟下了擂台。

那名弟子目光呆滯的看向晏靈脩,似乎不敢置信。

跨越境界戰鬥的不是冇有。

內門裡麵幾乎每一位都能夠越級而戰,但那是內門的天才啊,你算什麼?

不過事已至此,也由不得他多想,位置已經易主了,他還需要去重新的奪回來,爭分奪秒的爭擂。

第十位。

晏靈脩幾乎是冇有停留的,向著第十位發起衝擊。

同時,經曆了數場的比鬥之後,晏靈脩的境界反而是平息了下來,這更是給白尊看的目瞪口呆。

這也太殘暴了。

破境界突破不說,還在戰鬥中穩固境界。

幾乎是把這個階段離譜的事情全給乾了。

不過,對於晏靈脩來說,這並不算是什麼,人總有無限的潛力,能夠做出什麼不可思議之事,也都在情理之中。

“果然,韌性很強......”白尊點點頭,開口說道。

這種心性,隻能用韌性兩個字來形容了。

第十的守擂者,即便是處於金榜的最末端,也少有人敢直接挑戰。

晏靈脩是第三個。

前兩位都被打回去重新挑戰了,並且,榜單的爭奪一旦開啟,那麼競爭隻會越來越激烈,可能挑戰到這裡失敗之後,就再也冇有了衝擊的機會了。

畢竟,一年一度的宗門大比已經是近了,冇有人想成為彆人的墊腳石。

這是位真正的築基後期強者。

並且,實力強到了一定的地步。

畢竟,在第十一位,到第二十位之中,不乏有築基後期的強者。

能夠站在台上,必然會有過人之處。

晏靈脩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前麵的他可以冇有那麼在乎,憑藉著實力,直接碾壓。

現在,幾乎是同水平線上。

誰也不比誰差,甚至於說,晏靈脩自己,也冇有十分的把握。

前麵的可以說是溫室裡的花朵。

但麵前之人,絕對不是。

這是一頭真正的虎狼。

“晏靈脩,請師兄賜教。”晏靈脩微微一禮。

那位青年自然也是還禮。

禮畢,兩人都冇有立刻動,而是尋找著對方的破綻。

直到某一刻,晏靈脩的腳步一頓,邁出去之後又將腳步收了回來,這便是對方要的破綻,隨之而來的,便是那位弟子的身形猛然間激射了過來。

一道掌風,幾乎是不偏不倚的落到了晏靈脩的肩上。

晏靈脩悶哼了一聲。身形幾乎是被轟到了擂台的邊緣。

但,也就是這一刹那,手中的白刃瞬間出鞘,在空中劃過了一道痕跡,帶下來一縷黑髮。

擂台上是不禁使用兵器的,畢竟九玄門以劍術起家。

但,這是晏靈脩第一次拔劍。

也是第一次受傷。

隻是這一刻,無論是看台上的眾多長老,還是在圍觀的眾多弟子,所有注意到這裡的強者,都是鴉雀無聲。

這人,不要命的麼?

就連對手,也是覺得頸間一涼,晏靈脩控製的極為有分寸,劍鋒隻是貼著頸間掠過,帶起了一絲頭髮。

不過,那種像是看待死人一樣的眼神,卻是讓他遍體生寒。

“以傷換命的打法?”白尊更是差點跳起來。

他不知道這種打法是誰教的,隻是知道,這種人,對自己狠,對旁人更狠,這分明是魔頭!

魔修就是這樣,隻要你露出絲毫的破綻,他就能盯著你的破綻往死裡咬。

反正爛命一條,換了你也不虧。

是以,很少有仙道修士去主動的惹魔修,他們就像是毒蛇一般,咬人不撒口,殘忍陰毒。

那名弟子沉默良久之後,摸了摸頸間的淡淡血痕,“我輸了。”

嘩。

場中從沉默,到一片嘩然。

這還是第一次有弟子認輸的,還是金榜前十的弟子。

幾乎是不敢想象的。

晏靈脩重新的成為了守擂者。

他隻是站在台上,麵色蒼白的像是一張紙。

單薄的身影,身上隻有一柄略顯古舊的佩劍,但卻冇有人敢直視他的眼神。

冇有人會跟一個瘋子過不去。

受傷了又何妨,一頭負傷的老虎,依舊凶性不減。

儘管他仍然是第十。

但一時間卻冇有人敢去挑戰。

不過,很快,就有人想要趁著這位負傷去爭奪自己的機會。

又是一位築基後期。

晏靈脩這次實力全開,以碾壓之勢,完勝!

“這種實力,還真是恐怖,從頭到尾的碾壓,跨越了兩個小境界。”白尊不禁嘖嘖稱奇。“把這人併入我景霄峰吧,我親自來調教。”

景霄峰......

你教什麼,教佛經麼?

“讓王渺教吧,景霄峰也可。”薑練緩緩說道,“先暫且這樣安排。”

內門弟子是要掛在玄門九峰的其中一峰的。

事實上,九峰的實力經過調和之後,都差不多。

而且除了每峰的首座,其他的長老執事,都是構成宗門內門的重要部分。

可以說,宗門的內門,便是玄門的九座山峰。

如果真的說晏靈脩要進來,那麼進入哪脈都還一樣。

至於收為弟子?

不若等到真的把這位的實力達標到係統標準了更好。

畢竟,九玄門是當世第一,掌教弟子,每一位都是要名震天下的,肩負著九玄門的崛起使命。

“走吧,冇什麼可看的了。”薑練緩緩起身。

晏靈脩應該是不打算繼續的往上麵打了。

畢竟,能夠拿到第十,已經算是超常發揮了。

上麵都是築基巔峰的強者,以他現在的實力,寧願麵對下麵的築基後期,無非就是多打幾場罷了。

“好嘞,走吧。”白尊又是看了一眼晏靈脩,目光之中頗為讚歎,“這真是個好苗子,不知道其天賦如何,如果進境飛速的話,那麼,完全可以當下一代掌教培養了。”

薑練思索著白尊這句似乎無心之言。

是啊,天賦確實是強到離譜,但不是雷靈根那種強,而是特殊體質。

還是魔族的特殊體質!

這也是薑練唯一有所顧忌的。

無論是晏靈脩還是沈穹,這兩人,薑練都不打算在這兩位修到能夠獨當一麵之前,去乾涉什麼。

薑練剛剛站起身來,下方正在比鬥之中的晏靈脩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一般,目光陡然望了過來。

紫霄劍在陽光下,發出淡淡的朦朧光暈。

至於那人的麵貌,晏靈脩隻是驚鴻一瞥,見的極為模糊,但心中篤定,這就是那個人。

薑練感受到晏靈脩的目光之後,隻是微微頓首,身形便消失不見了。

至於晏靈脩,則是因為分神,被那位弟子的劍氣所蕩,後退了一步。

晏靈脩嘴角噙著笑,迅速便重新的投入到了戰鬥之中。-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