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走了。”薑練輕聲說道。

距離不遠,薑練的身影一閃,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一處密林之中。

這裡散發著濃濃的血腥味,白尊輕輕的蹙了蹙眉,一臉的嫌棄。

“這便是血宗的地界麼,人血的味道,真是難聞。”白尊嫌棄的說道。

薑練倒是高看了這位一眼。

妖族在血脈之中,明明是以人類為血食的,人族對於妖物來說是補品,不喜歡吃人的妖,倒是少見。

人血之中的靈氣,對於妖魔來說,絕對是有著致命的誘惑,然而,人血的用處卻並不止於此,無論是妖族還是魔族,都有著反人類的大祭。

以人血為引,能夠引動一些冥冥之中的邪惡力量獻祭,從而完成大祭。

不過,人族和妖族,都還算是互相利用,相愛相殺的。

薑練聽說過很多妖族和人族通婚的例子,生出來的半妖,也都是血脈強橫,初期的修煉,遠勝一般的人族。

得到人妖兩族便利的血脈傳承嘛。

實力自然是一日千裡,不過卻不被兩族所容,各有嫌棄吧隻能說。

血宗距離這裡不遠,如果是金丹期的話,全力禦劍,隻需要兩個時辰就能夠到達。

打鬥的聲音就在不遠處,薑練向著裡麵走了兩步之後,便停住了。

“出手麼?”白尊悄聲的傳音道。

他們在這裡,能夠居高臨下的看到,場中大概有六人。

四位身著血色衣袍的血宗弟子,再加上那位妖嬈的青年女子,最後,便是那位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人了。

中年人也並不著急,似乎是吃定了他們一般,隻是不斷的消耗著他們的實力,讓幾人心中的無力感頓生。

這種貓戲老鼠的心態,呈現的是實力的碾壓。

血宗的五人之中,隻有女子是金丹中期,其他人都是築基巔峰修為。

對上金丹後期的中年人,幾人完全不是對手。

“我知道你們血宗修有血遁的秘法,能夠遠遁千裡,不過可惜啊,我不會給你們這個機會。”中年人殘忍的笑著。

尋常的金丹後期,對於女子來說,不算是根本逃脫不了,畢竟相差並冇有那麼的巨大。

但,不知為何,這位中年人的實力完完全全的碾壓他們。

彷彿是對於他們血宗的招式都非常清楚一般,這就讓得,從一開始,他們就落入了下風。

“不知前輩是何人,對於我血宗功法為何如此熟悉?”女子被中年人一掌打在肩上,沉重的向後退去。

“老夫隻是被你爹逐出宗門的一個廢物罷了。”中年人獰笑著。“現在你們血修像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老夫也來分一杯羹,賺點靈石罷了。”

女子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目光之中透露出濃濃得不敢置信。

“血刀?”女子目光呆滯了一瞬,“你冇死?”

“該死的是你爹那個老雜碎,老夫就是來收你們命的,嘖嘖,一個金丹期百枚中品靈石,一個築基巔峰,也有十枚,不知道你們怎麼惹到了九玄門的那位,這雷霆之怒,你們血宗受得了麼!”

血刀依舊是不留餘力的嘲諷著。

不斷的攻克女子的心理防線。

“還有劇情的?”白貓似乎也來了興致,開口道。

“可能吧。”薑練搖了搖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血宗得罪的人還真不少,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會成為覆滅血宗的稻草,直到把血宗徹底的壓垮。

同樣的路數,卻並不適用於十方魔宗。

十方魔宗的宗門底蘊並不比九玄門差多少,如果不是上代魔主的血魔功法冇有達到大乘地步,恐怕整個東域的地盤,大半都是魔宗的。

這絲毫不是危言聳聽,冥淵就值這麼個評價。

隻不過,對於魔宗和魔族來說,這種的恩怨糾葛都是太小兒科的東西了。

像是晏靈脩,來到九玄門的時候,僅僅是練氣期,便經過了數次的生死搏殺。

這是平常人難以想象的。

對於魔宗來說,薑練冇有那種高高在上的心態,但卻也絕不同情什麼。

這就是他們的生存法則。

場麵上的戰鬥說時遲,那時快,根本來不及反應什麼,四位築基巔峰都被血刀解決了,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血刀或許是因為仇恨,也或許是因為起了一些其他的心思,遲遲的冇有對女子下手。

隻是,女子渾身依舊是血跡斑駁,傷痕累累。

“要拚命了。”白尊津津有味的看著戲。

對於薑練的想法,哪怕是他也捉摸不透,但,哪怕是如此,他也能根據蛛絲馬跡猜出一些薑練的想法。

這位是真的不把這些人的死活放在心上,哪怕是這位女子已經快要冇命了,這老陰比心裡還在盤算著怎麼利用這女子搞掉血宗。

如白尊所想,女子咬了咬牙。

一道血霧從她的身上盪漾起來,而女子也像是被抽乾了精氣一般,麵色蒼白如紙。

隻是刹那間,女子的身影便化作了一道血色遁光,轉眼間,人影已經不見了。

但,血刀隻是冷哼了一聲,“想跑?”

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一道掌風從他的手中盪漾出來。

直接將空中的那道血光震散。

女子的身影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種絕望的情緒。

她還有活路麼,在這名中年人手裡,她確信,她的那些手段,連用來自殺都做不到。

“還不出手麼?”白貓繼續悄咪咪的傳音,“再不出手,這女的就被禍害了。”

白貓的聲音倒是極具蠱惑性。

薑練麵色如常,“再等一等,此刻她還冇有完全的絕望,隻有徹底的攻克心理防線,來不及思考,纔會我說什麼,她就信什麼,並且深信不疑。”

白尊,“......”

這都是什麼邏輯?

你不想出手可以不出手好吧,但是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女子在眼前......喵是冇有那麼心狠手辣的。

“他說他叫什麼來著?”薑練突然冇來由的問了一句。

“血刀吧,應該,喵的記性不好。”

血刀。

薑練頓時間來了興趣。

這位在劇情裡,也算是有名有姓的小角色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