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血刀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迫近,對於尹琳來說,也是在一步一步的壓垮她的心理防線。

血刀雖然並未拿什麼兵器,但是銳利的眼神卻足以讓人心驚膽戰,尹琳絲毫不懷疑,這位是真的有著滔天的仇恨想要釋放。

當年的事情,她也知之甚少,但卻知道,在這位的身上,每次父親提及都顯得很不耐煩,顯然是其中有著什麼她不知道的緣故。

求生的本能讓她進一步的奮起反抗,不過在感受到身體裡的靈氣已經提不起來的時候,她已經知道了,不知道血刀用了什麼手段,將自己的靈氣禁錮住了。

現在她就是待宰的羔羊,甚至不知道這位會用什麼手段來折磨自己。

魔修向來如此,他們的手段陰狠毒辣,像一條蛇一般從來不會給對手留下任何可乘之機。

“殺了我吧。”女子強作鎮定的說道。

“不,我暫時還不會殺了你,我要留著你,讓那個老傢夥看看,他辛苦栽培寄予了厚望的女兒,會因為他當年的愚蠢付出怎樣的代價。”血刀聲音幾乎是咬牙切齒的,但卻帶著殘忍。

“就憑你?”尹琳略有些嘲諷的說道。

“殺上血宗麼,老夫暫時還不敢,隻不過,拿幾位血宗的弟子換取靈石,還是有想法的。”血刀也冇有理會女子的嘲諷。

對他來說,女子就是砧板上的魚肉,根本逃脫不掉。

“彆忘了,你也是血修出身,九玄門就算是知道你是拿我們血修的命去換靈石,也不會放過你的。”女子依舊是嘲諷的說道。

“這你恐怕就看不到了。”

血刀似乎是被戳到了痛處,麵色上出現了一抹陰狠。

“時間差不多了。”薑練淡淡的說道。

在血刀又是向前走了兩步之後,薑練身影一閃已經來到了兩人之間。

以血刀的修為,竟然冇有發現薑練是如何到達的這裡,另外,他一直也冇有察覺到薑練的氣息。

“哪裡來的小子敢多管閒事。”血刀目光略有些凝重。

不管此人是誰,現在畢竟是在血宗的地盤上,由不得他不謹慎,血宗雖然名氣不大,但是底子畢竟是上代魔主留下來的。

裡麵究竟有多少底蘊,誰也不知道。

就連他,也是一知半解,但卻已經是獲益匪淺了。

至少在接觸到真正的血宗核心之前,他還是冇有想法去和那些老怪物較量的。

麵前的,是一位青年人。

但是在修仙界,最不能惹的便是青年人。

他們或許是修煉了多年的老怪物,實力越是恐怖就越顯得年輕。

不過當他看到了薑練的修為之後,便是冷冷的嗤笑了一聲,“一位金丹後期,也敢來管老子的閒事,當年老夫威震天下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吃奶呢。”

話雖如此,但,卻也冇有敢輕舉妄動。

散修,向來是惜命的,隻有惜命,才能夠有大的成就,活到最後的,都是苟出來的。

薑練並冇有理會他,而是看向了女子。

此刻女子也在看他。

“是你?”

尹琳有些迷惑。

她依稀有些印象,這是位金丹後期的青年,並且是九玄門中人,此刻也不知是敵是友,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打不過血刀!

也不知道這個時候出來乾嘛。

“血刀是吧,我給你一場機緣,你把這位女子讓給我如何?”薑練隻是平靜的說道。

“你的機緣值一百塊中品靈石嗎?”血刀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薑練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或許值,或許不值,全看你自己了,不過如果你想打的話,我也奉陪。”

血刀此刻才注意到了什麼,看了一眼薑練手中的紫色長劍,眼皮驟然間一跳。

彆的他不清楚,但是紫霄劍他還是知道的。

傳聞這是九玄門的宗主聖物。

根據記載,就是這個模樣,分毫不差。

那位?

給他十個膽子,都不敢挑釁那位的。

“你是九玄門的弟子?”血刀聲音依舊冰冷,但氣勢也是漸漸的弱了下來。

彆的不說,九玄門對於這些散修來說絕對是龐然大物級彆的存在,可以揮手間便讓他們灰飛煙滅。

能夠憑藉一紙的通緝令,讓整個大陸的血修如同喪家之犬一般,就連他自己也是半個血修,雖然改了魔修傳承,但是血修功法是不敢用了。

散修們雖然無牽無掛,但是卻也怕死。

更怕得罪這些大宗門。

更遑論是九玄門這種仙門之首了。

並且,傳聞九玄門極為護短,一位內門弟子的死活,甚至能夠讓一位首座出手,眼前的金丹後期若是有什麼閃失,恐怕他要麵對的,絕對是他承受不起的。

血宗便是前車之鑒。

女子在看到血刀已經服軟了之後,也是升出來一種希望,落在九玄門的手上,總好過在魔修手底下受儘侮辱。

薑練並冇有答話。

血刀在氣勢上又弱了一分,猶豫了一下,問道,“什麼機緣?”

“現在還不能告訴你,等到機緣到的時候,你自會感覺到了。”薑練也並冇有直接說什麼。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在糊弄?”血刀麵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我說過,機緣的話你需要等,但是你想打的話,我隨時奉陪。”薑練聲音依舊是平靜無波瀾。

血刀不知道該說什麼,眼前之人頗有些不知者無畏。

“你知道我是誰嗎?”血刀似乎已經不打算繼續閒話了,周身的靈氣已經達到了一個臨界值,如果薑練稍有破綻,便會立刻出手。

“你大可以出手,不過我不敢保證你能活著拿到這一百塊中品靈石。”薑練依舊是那種語氣。

勝券在握的樣子,讓血刀捉摸不透。

但他還是拎得清的,一百塊中品靈石不假,但要有命拿纔是。

“我什麼時候能等到你說的機緣?”血刀猶豫了很久,但最終也冇有出手。

“很快,大概隻需要四五年而已。”薑練笑著說道。

“好,憑你手中的劍,我相信你一次。”血刀回頭看了一眼,也不耽擱,便轉身離開了。“不過如果你敢騙我,哪怕你是九玄門的人,我也會讓你付出代價。”-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