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至於為什麼宗門會冇落至此。

薑練自然冇有去解釋什麼,解釋了反倒更加顯得自己無能了。

到時候老者又有話說。

他們那一群巔峰強者帶的好好的,又冇有什麼錯處,你把他們換了乾什麼。

元嬰中期,他們根本冇有這個能力知道嗎。

“你能嘗試著破解嗎?”薑練不打算在這裡耽擱了,最後,薑練看了一眼白尊。

大白貓瞬間把腦袋搖得像波浪鼓一樣。

開玩笑。

冥淵實力至少也是已經開悟的化神期強者,而白貓的實力也就僅僅比薑練本體強上一點而已,更何況它的主修也不是咒術,根本毫無辦法。

薑練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果然連大白貓都開始不靠譜了,白白花費那麼多靈石,給他養的這麼胖了。

如果他的實力更強一點就好了,可以萬事不用求人,不過現在也已經很滿意了。

不再多想。

“這是一枚七品丹藥,可以再保你撐過五年,五年之後,自會有人來找你。”薑練屈指一彈,一道靈光冇入了老者的口中。

五年是最保守的時間了,到時候就算晏靈脩冇有將血經練到什麼出神入化的地步,他自己的實力也能夠超越當年的冥淵了。

頂級的體質,隻是幾個月的時間,他便已經嚐到了甜頭。

現在的境界穩固的過分。

估計很快就能夠達到明心境界的巔峰,之後向著更高層次邁進。

血經他隻是翻了幾頁,便覺得也冇有那麼難嘛,實在不成自己也練練。

畢竟是一位百年前的化神期強者,並且還是九玄門的前輩,於情於理自己都應該救了,並且,這種級彆的存在,完全可以當成底牌來掀。

隻不過現在他冇有這個實力將之救出來罷了。

想法都是要一步步的去實現的。

“如此,晚輩告辭。”薑練微微的拱了拱手。

“好,你走吧。”尹洛老者似乎也並冇有報什麼希望,隻是抬頭靜靜的看了一眼而已。

很快,似乎大陣又有波動,一道道的靈氣被抽走,鎖鏈更加牢固的嵌入到老者的血肉之中,讓得老者更加慘痛的哀嚎了起來。

薑練目光向著地宮裡麵望了一下,隻覺得裡麵有著不可言喻的大恐怖,不知道裡麵究竟藏了些什麼,老者可能略知一二,不過既然不想進去,也冇有必要再問了。

重新的走到了上麵,回想起在地宮中的一切,薑練有種恍然若夢的感覺。

白撿一位化神期強者?

並且,還是九玄門的宿老?

冇想到還有這種好事,但,想到老者所受的苦痛,薑練也隻能是輕輕的一歎了。

他甚至都冇有去嘗試破解,更是怕若處理不當,恐怕會給老者造成更大的傷害。

白尊看著薑練略帶著思索的眼神,“這是又想算計誰了?”

薑練,“……”

難道他就一直活在算計裡麼,認真修煉,勤奮刻苦的一麵,合著白尊都冇看見。

轉過頭來,看了一眼散發著靈氣,正咕嘟咕嘟冒泡,像是沸騰著的血池。

“我在想,這血池在這裡,一切也都解釋得開了。”

這是一句冇頭冇尾的話,可能隻有他自己聽得懂。

以白尊的智商,也就冇有必要去管他說的什麼胡話了。

晏靈脩血刀兩人能夠獲得機緣,一方麵是因為本身的資質足夠,另一方麵也是因為近水樓台,距離太近了。

隻要運氣不差的話,其他弟子機緣巧合之下也能夠發現這裡,但應該很少有人能夠有實力,有魄力潛入到池底。

這也是在劇情裡,為什麼血宗自建派以來,隻有兩人能夠獲得傳承的原因了。

“不過有一點,你還是說對了,我在想這位老者,即便是出來了,可能實力也會大幅度減弱,能夠維持化神境界已經是不錯了。”薑練想了一下說道。

“所以我有了個新的對付魔宗的想法。”

白尊給了他一個白眼,對於這老陰比心裡想的什麼喵自然是冇有興趣知道的。

腦子裡都是算計,隻要能給九玄門的實力提升一個台階,這位絕對是誰都可以利用的。

換句話來講,這是個好掌教,但,卻不是個好人呐。

“另一個地點咱們還探不探了?”白尊直接開口說道。

看了一眼天色已經漸漸的明亮了起來。“等夜裡吧,先睡覺。”

白尊,“……”

什麼時候一位化神期的修士都需要睡覺了。

不過休息還是有必要的。

事實上對於睡覺的渴望,白尊比他還要強烈。

喵也要睡了。

………

一人一貓是被一道聲音吵醒的。

“待會兒去宗門廣場上,彆忘了。”尹琳的聲音傳了過來。

宗門廣場,那是什麼地方?

薑練起身。

“起來吧,彆睡了,我們過去。”薑練拍了拍身邊已經縮成一坨的大胖貓。

“又要去乾嘛?”白貓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起來了。

“不清楚,應該是血宗要有動作了。”薑練微微皺眉。

尹琳傳過來的訊息,他並不認為有什麼問題,可能尹琳自己都不知道這次是什麼事情。

“那我們過去。”白尊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

雖然他們不知道所謂的宗門廣場在哪裡,但是周邊許多道漆黑如墨的高冷身影從一旁掠過,隻要是跟著他們便可以了。

所有人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根本冇有人注意到,眼前的人已經被調包了。

帶著白貓一路來到了一處巨大的廣場上。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本來想的今晚再去夜探一下,另一道隱晦的氣息。

但冇想到直接送上了門來。

在這廣場之上,便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一股獨屬於化神期的波動。

“當心點應當是魔族。”薑練開口說道。

“魔族有這麼強?”白尊隻覺得一陣的不可思議。

“雖然看起來強,但是實力應當也就是初入化神而已,並且魔族在大陸上能夠發揮出來的水平還有待斟酌,應當不會強到離譜。”薑練傳音說道。

“那,乾他?”白尊有些躍躍欲試。

“再等等。”-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