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血宗的戰陣上方,是一道血色的蝙蝠虛影,古老玄奧的符文,閃爍在它的身上,更增添了一抹神秘。

初始,用利爪狠狠的刺入到了黑虎的額頭,黑虎怒吼了一聲,周身燃起黑色的火焰,虎尾重重的掃了過來。

如同一道鋼鞭,抽在了蝙蝠的身上,蝙蝠頓時間發出了一種尖銳的慘叫聲。

很快,上方的弟子,便是有人堅持不住。

徹底的爆體開來,身軀在龐大的壓力和震顫之下,陡然間炸成了一蓬血霧。

緊接著,第二道。

第三道

第四道......

呈現出來一種潰敗之勢,對麵畢竟有元嬰期強者主陣,他們之中,實力最強者,也不過是金丹巔峰而已。

不斷的有弟子身軀炸開,周邊的血霧濃稠到不開化,但戰陣的氣勢不減反增,本來處於下風的戰陣,變成了壓著大夏軍團在打。

血色的蝙蝠在鮮血的澆灌之下,變得更加的狠厲,目光之中更是出現了人性化的殘忍表情。

“速戰速決!”

林傲的長戟也出手了。

漆黑如墨的長戟,像是跨越了時空一般,幾乎在空中冇有停留,攜帶著滔天之力,重重的砸在了血宗的戰獸之上。

血色的蝙蝠突遭重創,慘叫了一聲,頓時間萎靡了下來。

連帶著揚閣老的攻擊,瞬間將戰陣瓦解。

血宗的負隅頑抗,對於大夏來說,如同兒戲一般。

大夏的戰陣,經過了無數年的積累和改進,才形成瞭如今這個樣子。

至於血宗的合擊陣法,不僅不熟練,並且實力上還比不過大夏這邊。

再加上林傲,這位強大的軍神。

所有的手段在強大的實力麵前,都像是紙糊的一樣。

冇有絲毫的威懾力。

就連上方的四位元嬰巔峰強者,見到這種級彆的攻擊,也是皺了皺眉。

似乎,強橫的可怕了!

按理說,林傲的境界比他們要弱上一線的。

但,實力和境界似乎又不完全是一回事。

現在看來,在元嬰期這個階段,林傲展現出來的實力,完全是碾壓級彆的,甚至在他們看來,這種水平的實力,足夠比擬半步化神強者了!

戰陣潰散之後,眾弟子的麵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倖存下來的僅僅隻有一半,但這一部分人卻驚駭地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無法動彈了。

陣勢似乎是牢牢的將他們鎖定住。

像是被著一股滔天的力量,徹底的壓製住了一般,他們隻能驚恐的喊著,卻無濟於事。

“這是......”林傲的目光眯了起來,“血祭?”

血色的大祭重新開始。

接下來,纔是血流成河的一幕。

一道道的人影在陣勢的碾壓下,爆成了一道道的血霧,最後不知道彙聚到了哪裡。

他們用生命在守護的宗門,卻在無情的掠奪著他們的性命。

儘管大夏的戰陣依舊是在收割著血宗的弟子,但卻並冇有妨礙到一位位的弟子身軀炸開,變成精純的血精之氣,飄向了不知何處。

這是魔族的手段,血祭一旦形成,哪怕是林傲等人也冇有資格打斷。

“祭”是一種神秘的力量,能夠調動一種冥冥之中的神力,進行指引。

就像是天劫一般,更傾向於天地之力的層次,冇有人可以打斷。

但,卻可以滅殺祭的主體。

漆黑的長戟在瞬間脫手而出,如同一道黑龍一般,向著血宗的某處重重的轟落了下去。

目標,正是那處積年累月形成的血池。

轟!

血色飛濺,強大的氣勢在血池之中甚至形成了一個漩渦。

但,長戟的強大力量,在血池上炸開之後,血池內依舊冇有什麼動靜。

“四位先生助我!”林傲收回了長戟之後,目光凝重的看著那方不大的血池。

“好!”

四柄長劍,顏色各異,但皆是上品的靈兵,攜帶者無窮的威勢,瞬間落入到了血池之內。

頓時間,血池的上部徹底的炸開。

但,越到了下麵,越覺得難以為繼,就連他們的靈氣也都能腐蝕掉。

四人收回了長劍,也是目光凝沉的看著下方。

血池被毀了一半,但卻仍然深不見底。

血池下方的顏色,已經紅的發黑,像是濃稠的墨水一般,一眼望不到頭。

“血池有古怪。”九玄門的一位宿老開口,沉聲說道,“裡麵有著幾道強大的氣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繼續炸!”林傲的目光冷峻,聲音如同金鐵。

轟!

五道力量,又是轟在了血池之上,血池的血液,又是憑空蒸發了兩丈高,但卻依舊冇有底。

就在他們想要繼續動手的時候,血池上方突然出現了變化。

血池像是沸騰了一般,咕嘟咕嘟的冒著泡。

很快,最後一位血宗弟子被大祭吞冇了。

血宗,傳承儘滅,再無弟子!

隻見,四道血色的光柱,從血池方向沖天而起。

“元嬰後期?”

整個血宗上下,幾乎是已經冇有任何生靈的存在了。

隻有這四道血色的光柱,還在不斷的吸收著四麵八方調轉過來的靈血,其中沉睡已久的意識也不斷的復甦了起來。

還未等到眾人驚詫。

兩道血色的光華,從血宗的大殿之內閃過,注入到了其中兩道血柱之內。

瞬間,那兩道光柱血氣大盛,瞬間復甦了起來,強大到駭人的氣勢,從中蔓延,席捲四麵八方,使得血池上的血液,不斷地拍打著岸邊,發出滋滋的腐蝕聲音。

“元嬰巔峰?”林傲的麵色也是嚴肅了起來。

本來四道元嬰後期的氣勢,現在在兩道光影融合之後,兩尊成長為了元嬰巔峰。

林傲也能夠猜到那兩道血光是什麼。

那是血宗僅剩的兩位元嬰期強者,以氣血為祭,讓元嬰遁入到其中,操控著那血柱中的大恐怖。

他們已經不要命了,就算是身化異類,也要獲取一時間強大的力量。

而代價,則是百年的苦修,化為泡影,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費。

在這一刻,極儘昇華,藉著異類的軀殼,達到了片刻間的元嬰巔峰實力。

“戒備!”

林傲將漆黑的長戟收了回來,麵帶寒霜。-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