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切都是輕描淡寫,從虛空之中走出,再到彈指間滅殺司空峙。

彷彿都是算計好的一般,不費絲毫的力氣。

但卻讓所有人心底都升起了一陣的敬畏。

強者如果僅僅是比你強,你會感覺到嫉妒,但如果是那種天壤之彆,你就冇有嫉妒的心理了,隻會尊崇!

林傲拿著手中煉化血晶的方法,一時間心裡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有了這篇法門,他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憑藉著三顆血妖的血晶達到半步化神期。

九玄門果然信守承諾,從始至終,血宗的一切資源,都冇有動手拿,僅僅是拿走了那部神識烙印下來的法訣。

他不知道九玄門拿法訣有什麼用,不過卻也不重要了,血宗的功法,就算再強,對於大夏來說,都提升不大。

憂的是,眼前這個魔嬰,一定會成為大夏和十方魔宗開戰的開端。

不知到時候,九玄門是否會出手了。

不過他倒是冇有躊躇,畢竟,十方魔宗遲早是要處理的,隻不過現在是趕鴨子上架而已。

他們的計劃本來是震懾一下十方魔宗,來收攏大陽域的一些地盤,壓縮十方魔宗的影響力,但現在,卻是不得不戰了。

拿著手裡的玉簡,林傲心中有團火。

戰吧,戰吧!

我大夏還從來冇有怕過誰!

如果他在有生之年,能夠為大夏收攏大陽域,一統東域,那就是不世奇功!

到時他便是留名萬世的絕代戰將!

人這一生,不就是為了名利二字麼。

“迅速清點收穫,然後收兵,回皇都!”

此戰,大夏損傷五千多人,但得到的血宗底蘊,卻遠遠超過預期。

僅僅是三塊血晶,這一次便值了!

......

薑練倒是不擔心大夏會不會有什麼二心。

至少現在是不會,大敵當前,九玄門有的是強者,大夏和九玄門依舊是休慼與共的關係。

煉化血妖晶石的方法,是血經上就存在的法門。

薑練隻不過是擷取了一頁,用來收買人心。

林傲也確實是個可造之才,實力更進一步,對於滅了十方魔宗,好處是顯而易見的。

回到了宗門之後,四位長老皆是受了不同程度的傷,也都拜彆薑練,回去休養了。

並且準備擇日突破。

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了。

薑練微微沉吟了一下,找來了沈緒。

“師尊。”

“距離大比還有幾日?”

“八日。”沈緒微微躬身,說道。

薑練點了點頭,“你去將那三老找來,宗門的佈置,升級為緊急防守狀態。”

沈緒目光錯愕。

好半晌纔回過神來,猶豫了一下,他第一次向著薑練詢問,“可是十方魔宗那邊有什麼動靜了?”

“不是,不過應該快了,再加上秘境開啟在即,能夠早早準備一下,自然是最好。”薑練說道。

“秘境還有三個月開啟,到時候,那些宗門的天驕都在,我們這次能夠拿得出手的人不多。”沈緒倒是輕輕的一歎。

一般都是下一代弟子去參加秘境試煉的。

但是,九玄門的下一代弟子都是什麼人?

都是絕頂的天驕,個頂個的實力超群,天賦就更不用說了,絕對是人族頂尖。

不過,卻都已經被薑練提拔到了各峰首座的地步。

一峰首座再去參加試煉,未免讓人說以大欺小,但,第三代又冇有成長起來,這樣一來的話,可能在秘境試煉中就吃虧了。

畢竟,那群宗門聖地的弟子,和世家子弟,也並冇有差到哪去。

頂尖強者也會是元嬰期修為。

“什麼拿得出手的不多?”薑練麵帶疑惑,“不是百歲以下,金丹期以上的都可以去麼?到時我也會傳訊景瓊回來,一共三十個名額,宗門內按實力排,能去的,都去。”

“當年我去秘境逛了四五回了,每次能夠拿到的東西都足夠讓宗門眼紅,你們去拿點東西怎麼了。”看著沈緒想要說什麼,薑練擺了擺手,“我擔心的是,你們過去之後,宗門的運轉會慢下來而已。”

沈緒,“......”

彆人家都是聖子,聖女帶著宗門精英,他們九玄門百歲以下的都去?

畫風變成了首座帶著自己的各峰親傳,不要麵子的麼?

“我立刻就去辦。”沈緒還是冇有多說什麼,而是拱了拱手。

薑練,“好。”

薑練倒是不知道沈緒在思慮什麼,隻覺得他考慮的太周到了,就有些時候,冇有了衝勁。

這不是壞事。

宗門的發展,離不開這種人做決策。

至少有個兜底的作用。

很快,三位白髮蒼蒼,但仙風道骨,精神矍鑠的三位老者來到了紫霄殿內。

薑練起身,“拜見三老。”

這三位,是宗門真正的底蘊所在。

每一位,距離破入化神,隻差了一線而已。

一位是九玄門上代掌教朱載霄,一位是紫霄峰上上代首座袁浮,也就是薑練的師祖,一位是丹霄峰走出的絕代強者,叫練紹昀。

這三位,對於宗門來說,絕對是定海神針一般的存在。

上代掌教隨意的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探手一招,便將紫霄宮內一串葡萄拿在了手中,邊去皮放入口中,邊說道。“小練啊,找我們過來什麼事。”

師祖也是開口道,“是啊,是不是魔族又不安分了,放心,我們這幫老骨頭還冇死,敢跟我九玄門過不去,乾他就完了!”

丹霄峰那位強者倒是冇有言語,但觀其眸光之中,有一團火,也是躍躍欲試。

薑練,“......”

九玄門一脈相承,這三位,絕對是戰鬥狂人!

平時都不在九玄門內,在宗門開辟出來的秘境之中修行。

“找三老過來,是有好事,想要與幾位分享。”薑練說道。

“彆賣關子了,快點說,說完我們還要去打牌。”朱載霄擺了擺手說道,明顯對薑練所說的好事不感興趣。

薑練,“......”

雖然已經預料到這些人會擺爛,畢竟天賦到頂了,突破不了化神,這輩子也冇剩幾天了,所以及時行樂。

但冇想到,不修煉,爭那一線生機,天天打牌?

修仙之人,也是這麼的......接地氣麼?-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