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目送著三老走出去之後,薑練眸光輕動。

“三尊化神,量十方魔宗有著滔天的實力,也難逃覆滅,來吧,讓我看看你有多大的能量,有多少的......同黨!”

整塊大陸上,人族的化神強者也是少的可憐,半步化神,已經算是最頂尖的一批人了。

會有多少宗門響應,想要覆滅我九玄門的,隻要你敢露出一絲敵意,我都接著就是!

………

司空峙的魔嬰,是在三日後,被送達的十方魔宗。

這裡常年魔陣籠罩,枯骨盈野,很少有人會到這裡來。

這是十方魔宗的地盤,也是這大陽境內最大的勢力。

冇有之一!

當年魔主冥淵在時,整座大陽境,包括周邊三境,都是十方魔宗的領地。

這裡是魔修的天堂,也是殺戮的聖地。

幾乎是一片三不管的地帶,魔族,九玄門,大夏三方勢力雖然實力強橫,但哪怕是真正的將手伸入到大陽境的大夏,也不敢輕易的招惹這尊龐然大物。

如今,在一座漆黑的大殿之內。

魔主宗擎狠狠的握向了桌案。

整座案板轟然崩碎,一旁的右護法,麵上雖然噤若寒蟬,但心中不免有些不以為然。

這代魔主早已經失去了當年冥淵的銳氣,被當年的沈破天打怕了,甚至眼睜睜地看著魔宗四境被收攏了三境過去,現在,又是把手伸進了魔宗的大本營裡。

可謂是足夠謹慎。

但,他們是魔修啊。

燒殺搶掠,以人血為食,以人精魄為器。

當今魔主,卻把他們當成善男信女一般,以威勢鎮壓,讓他們不能出去招惹事端。

事實上,他們也知道,殺人,尤其是殺九玄門的人有什麼下場。

看血宗就知道了,尹華的墳頭草都三丈高了。

但,一方麵要頂住魔主的高壓,另一方麵,還要擔心仙門所謂的“斬妖除魔。”

那我們還修的什麼魔?

乾嘛跟著你提心吊膽的?

直接自廢修為,投奔九玄門不好麼?

“放肆,他九玄門是真的想要開啟仙魔大戰嗎,我十方魔宗的反撲,他們能夠承受得起嗎?”宗擎怒吼道。

右護法趁機搭話,挑唆道,“是啊,他九玄門掌教自從突破了化神期之後,恐怕就已經不將您放在眼裡了。”

宗擎目光陰冷的掃了一眼右護法,卻也知道他說的是實情,但,如果再冇有什麼動作的話,真的就叫人看扁了,是以不僅僅是要出手,還要以雷霆手段,“他是化神,本尊也是化神,戰場上見真章吧,你速去調集魔兵,三日後徹底掌控大陽境!”

“是,我們還需要做其他準備嗎?”右護法微微拱手。

心中激動不已,可以開殺了麼?

他早就看那群所謂的正道仙門不順眼了。

“該去聯絡那幾個地方了,可能這位掌教至尊也不會想到,我魔門能夠多年來屹立不倒,還多虧了他們這些所謂的仙門的幫助。”宗擎嘴角輕輕勾了起來。

“這次,本尊就送你個驚喜!”

右護法眼神輕輕的眯了起來,說話間仍然是那種病懨懨的模樣,“會不會太早了一些?”

“不早了,他九玄門今日可以聯合大夏,來威懾我十方魔宗,明日便可以再聯合無始道門,置我等於萬劫不複之地。”宗擎殘忍的笑著。

“是!”右護法躬了躬身,隨後似乎不經意的詢問道,“那司空峙那邊,我們要如何處理?”

“司空峙不聽命令,此番是咎由自取。”宗擎沉默了一瞬,“但我魔族還離不開他,找一位他的弟子,給他奪舍。”

“屬下這就去辦。”

明麵上,薑練將司空峙送回,是手下留情了。

但,對於十方魔宗來說,絕對是一種侮辱。

並且也是一個難題。

司空峙是私自出手的,並不代表十方魔宗,但以他的身份,本就是代表了宗門!

如今將其元嬰送還,就算是十方魔宗是被動的一方,也要主動出手了。

再者,對於司空峙,他們是如何處理,薑練管不到,但,如果司空峙私自出手,不聽命令,真的不懲處的話,可能這麼多的魔族子弟心裡就過不去這麼個坎,對魔主的威嚴有損傷。

今日你破壞命令,明日他來破壞,那魔宗徹底就是一盤散沙,不足為懼。

就算是給你送回來,也讓你廢了這一顆棋子。

宗擎自然能夠猜到薑練的打算,但現在也是用人之際,魔宗內的老牌勢力,都是以左護法為尊,隻能暫時壓下來。

這對於魔宗來講,便是一招誅心之策。

並且,這魔嬰是大夏送來的,這就足夠耐人尋味了。

大夏在這次作戰中嚐到了甜頭,怕不是要徹底的做九玄門的跟班了。

先前,無始道門對於九玄門是言聽計從,完全就是跟班,隻要是仙魔大戰,九玄門掌門令羽一出,無始道門的強者便聽候差遣,數百年來,皆是如此。

現在,又多了個大夏。

好,很好。

既然你要掀起仙魔大戰,那麼,我便拉上整個東域,進行陪葬!

......

無始道門。

中年宗主望著麵前的瀑布,“最近聽說九玄門那位掌教破入化神了?”

大長老微微點頭,“能夠一擊滅殺十方魔宗護法,應是化神無疑了。”

“你覺得,此戰我們有幾分勝算?”中年宗主聲音有些低沉。“我還聽說,有幾個宗門聖地,乃至於世家,和十方魔宗走的很近。”

“那就要看九玄門能夠拿出幾位化神了。”大長老輕笑了一聲,“一位化神,怕是不夠,那位掌教至尊,哪怕是靈氣耗儘,也未必能夠殺光所有人。”

宗主喃喃的道,“至少也要兩位化神期才行,薑掌教震懾十方魔宗,另一位,震懾其他的仙門。”

大長老微微點頭,“是,但,自妖族之亂後,仙門化神絕跡,當前,魔主宗擎應當也能夠破入化神,如果九玄門冇有其他化神底蘊的話,可能會陷入被動。”

化神期,談何容易。

兩人都是對視苦笑了一聲。

宗門之內,也有一位半步化神強者。

但,即便是那位距離化神最近的存在,想要真正的破入化神,也不知道要何等年月。-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