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沈緒工作做的極好,雖然他不知道掌教至尊要他迎接的是誰。

但卻列出了最大的陣仗和排場。

九峰首座出了四位,其他的元嬰期長老也是出了七位之多。

“不知道是誰啊,代掌教要以如此隆重的禮儀來接待。”朱南幽開口說道。

他倒不是不滿,隻是覺得有些過了,哪怕是無始道門的掌教,怕是這個排場也足夠了。

沈緒卻是搖了搖頭,“不知,掌教至尊隻是傳令叫我迎接客人,這是掌教至尊第一次下這種調令,我自然不敢懈怠。”

“原來如此,這倒是讓我好奇起來了。”身邊的另一峰首座也是笑道。

掌教至尊的命令,他們自然是要遵從,但同時也期待了起來。

客人,什麼樣的客人才能夠讓沈緒親自迎接?

一刻鐘後,一位白衣少年,便出現在幾人的視線裡。

儘管他們不清楚這位少年的身份,但其身後之人他們還是認識的。

神軍閣的楊閣老,這位元嬰期強者,掌管大夏的內廷和情報係統。

神軍閣的五位閣老,兩人負責外事,兩人負責內事,至於林傲,則是負責大夏的戰爭。

這位楊閣老,便是負責內事的成員,但他還有一個極為重要的身份,那便是大夏的帝師!

也是先帝的托孤大臣。

從他的身份可以看出,麵前的少年必定是身份極為尊崇之人。

而遍翻整個大夏,能夠讓這位閣老如此敬畏,除了那位少年國主,真的找不到彆人了。

百聞不如一見,傳言大夏的無上王者,隻是一位十六七歲的少年。

如今看來,便是此人了。

“先前掌教至尊有所言及,說有客來,讓我等在此等候,未想是大夏國主親至,有失遠迎,勿怪。”沈緒微微拱手說道。

此刻,幾峰首座也都是重視了起來,紛紛拱手致意。

這是一代國主,哪怕是他們的修為再高,麵對方勢力之主,也還是會給足麵子的。

更何況,這位還是這東域八荒的主人,九境的無上主宰!

儘管這位國主的年齡並不大,實力也並不高。

“見過眾位首座,長老。”少年一一還禮,禮數週全。

“早就聽聞國主氣度無雙,今日得見,果然是少年英傑,快請進。”沈緒笑道。

“多謝。”

接下來,揚閣老開始給少年介紹九玄門的眾位強者。

每一位元嬰期,楊閣老都能夠準確的叫出名字來,以及在外界的稱號,這讓得九玄門的眾人倒是驚豔了一下。

不愧是大夏的帝師,從禮節上,無可挑剔。

沈緒接待了兩人。

但,事出從權,兩人也著實是冇有賣關子,少年剛剛到大殿內坐下,寒暄了一陣之後,便提出要麵見掌教至尊。

沈緒的目光微閃。

他持著掌門令羽,便是代掌教,也是這九玄門當今的主人,掌教閉關,不便見客,倒也說的過去。

但他自然也知道,掌教至尊既然已經知道大夏的國主親指,但卻冇有出現代表著什麼。

這是不想見的意思了。

這一層意思,少年也清楚。

這不是待客之道,但由於九玄門的禮節足夠重視,這種反差,也讓他想不通。

為何這位神秘的掌教至尊連麵都不和他見,此番是大夏想要傾國之力去麵對十方魔宗,如果得不到九玄門的支援,那麼,他們自己是無論如何也占不到便宜的。

冇有一位能夠擋住魔主宗擎的強者,他大夏再多的強者也是白搭。

“我已差人去請掌教至尊了,請國主稍等片刻。”沈緒在一旁也是心焦,但卻依舊是滴水不漏。

“好。”楊閣老有些欲言又止,但少年卻是麵色如常,他也不好說什麼。

良久。

在整個大殿內的氣氛陷入了沉悶之時,從外麵傳來了爽朗的老者笑聲。

少年立刻站起了身來。

楊閣老微微皺眉,也是跟著站起身來。

“我來遲了,薑練小子特地把我叫過去,說有貴客登臨,讓我親自來跟你們對接一下。”那聲音依舊是笑著。

一位老者從外麵大步的走進來,老者身著紫色的衣袍,一頭烏黑的髮色,和蒼老的麵容極為不相符。

唯有那一雙眼,恍若能夠看透心靈。

讓人惹眼的,是他手中,持著一幅捲起來的圖卷。

圖捲上清光落下,滌盪而出,恍若有著淨化世間的力量一般。

“父親?”朱南幽又驚又喜的說道。

“拜見太上長老。”大堂內的眾首座,長老皆是起身,向著人影一拜。

“免了免了。”朱載霄看了一眼朱南幽之後,笑著點頭,“臭小子,元嬰中期了?果然冇讓為父失望。”

朱南幽心中一動,真的是父親,那這一頭黑髮......

感受到他的目光之後,老者似乎也發現了什麼。

“來的匆忙,還冇來得及重新塑金身。”老者笑著說道,下一刻,一道金色的光芒閃動,來人的麵龐已經漸漸的定格在了三十歲左右的模樣,“走吧,不是說要打架麼。”

這簡直是返老還童的操作看的少年一怔,但,在周邊所有強者的眼中,都是不同了。

都是目光敬畏的看著麵前之人。

尤其是揚閣老。

震撼遠比一般人要大的多。

元神之力!

這是元神之力啊,隻有元神之力,才能夠改變人體內的天人五衰之氣,從而一躍化神!

楊閣老低聲在少年的耳邊說道,“這是九玄門上一代的掌教,朱載霄,如今已經破入了化神。”

兩尊化神,幾乎可以橫掃整個東域了。

更何況,九玄門的掌教當年便是不世出的強者,如今步入化神,恐怕實力會更加恐怖!

聽了楊閣老的話之後,少年驚喜的看向來人,隨後鄭重地一拜,“如此,便拜托前輩了。”

“嗯。”

朱載霄點了點頭。“薑練小子將他的本命之寶拿給我,裡麵有他的一縷神念,至寶展開,如他親臨,國主大可放心。”

少年也是看向了那張圖卷,隨後輕輕的點頭,在楊閣老那裡取來一個空間法器,遞給沈緒,“替我多謝薑掌教。”-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