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今天該去宗門大比了。”白貓說道。

白貓提醒著,生怕薑練忘記了時間,連宗門這等盛事,都忘了。

“那就走吧。”薑練說道,“你也去吧,看看我仙門的盛況。”

“喵就不必了吧,這畢竟是你宗門的機密。”白貓趕緊推辭,“另外,喵還要看書呢。”

“看什麼書,出去逛逛,也算是勞逸結合。”薑練輕聲說道,“另外,我這還有好多關於妖修的書,好像還有一本是九尾靈貓一族先祖的回憶錄......”

“喵去!”

他是真的佩服薑練,不愧是天下第一仙門的掌舵人,就連妖修的筆記都有。

這種級彆的回憶錄,哪怕是在妖界,也足夠掀起一陣的血雨腥風了。

一人一貓,向著外麵走去,迎麵正看到匆匆走過來的沈緒。

“準備好了麼,宗門大比,一定會有很多雙眼睛在盯著,稍有差池,就會貽笑大方。”薑練笑著說道。“這群人需要足夠的實力將之鎮住。”

宗門大比不僅僅是宗門內部的比鬥,一定也是向著外界傳遞宗門強橫的機會。

門內不用多說,諸聖地的眼線肯定是遍佈的,就連薑練,也是冇有驅除這些眼線的心思,因為有些事情,有必要讓他們知道。

就比如眼前的宗門大比!

“拜見師尊,一切已經準備好了,隻待師尊前往。”

薑練微微點頭,“走吧。”

這是一處大的空間,一望無儘的擂台,幾乎凡是空間內呈現出防護陣法的地方,都有一座簡單的擂台,擂台雖然精簡,但卻足夠兩位在上麵打的儘興了。

擂台是有投降機製的,畢竟這裡是宗門的大比,不是鬥獸場,不至於真的出現人命。

薑練來到最上麵,居高臨下的可以俯瞰到各個擂台的狀況,事實上,每個擂台旁邊,都會有一位金丹期巔峰的長老,或是元嬰期的宗門強者,來維持著秩序。

九玄門的強大,就體現在這些宗門強者身上。

九玄門內門記載的元嬰強者,便有三十五位,如今來了二十位。

記載的金丹巔峰的長老,有名有姓者,為九十四位,共來了八十位。

這些人都是隨時都能夠突破進入元嬰期的。

一百個擂台,對應著宗門的一百位金丹期巔峰及以上的強者。

這些數據還不包括後山的那些老怪物們,至於後山究竟有多少宗門底蘊,那就隻有持有掌門令羽的才能夠知曉了。

這便是九玄門作為當今第一大仙門的無上底蘊!

足夠讓諸聖地都震撼的實力!

這裡不是生死拚殺的場合,但卻有著宗門內頂級的醫師在旁邊待命,一旦有弟子受傷,就能夠立刻的得到救治,不用問,這就是沈緒的安排了。

因為是真的有弟子會拒不認輸,到最後頭鐵到被人打傷,都是天才弟子,誰也不會服誰,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薑練登上最上方巨大的觀看台,身旁是八大峰的首座,以及數位長老團成員。

後山的長老團一般不會外出,但,在這等宗門盛事的時候,還是會走出來,來彰顯一下宗門實力的。

如今出來的長老團成員,便是當日前往血宗的四位,如今的幾人,赫然已經參悟了神性,達到了半步化神的實力!

“這便是我宗門的黃金一代,若是能夠繼往開來,本座也算是對得起我九玄門數十代的先輩了。”看著下方的眾多弟子,薑練輕聲說道。

“在掌教的帶領下,我九玄門必定能繼續鎮壓東域千年!”身旁的尹老笑道。

薑練笑著搖頭,“這話我愛聽,不過,不僅僅是千年,我九玄門想要長存於世,就要掃平一切障礙,將我們的道統傳到大陸四域,乃至於無邊海洋中去。”

“掌教至尊英明神武,實力蓋世,自然有萬宗來朝這麼一天的。”林老也是跟著說道。

一旁的幾位首座也都是深以為然。

他們並不認為這二人是在吹捧,說著不著邊際的話。

相反,他們隻是在陳述事實而已。

掌教至尊的實力如何,他們都曾經見識過。

剛剛立他們為首座之時,在宗門內部,便有反對的聲音,但,那些人在這位掌教的手裡,都撐不過一招,久而久之,便冇人敢提了。

這是絕對的實力,足夠碾壓所有人。

或者說,是他在拖著整個九玄門在前進。

“我宗門有多少金丹期內門弟子?”薑練問道。

此刻,弟子已經陸陸續續的進場,距離比鬥開始,也僅剩下了半個時辰。

“金丹期的內門弟子共有三百人,皆是分散在九峰之中,各峰的實力相差不多。”沈緒上前一步,說道。

玄門九峰,各峰的弟子質量都相差不多,他們大都是一些強者的後輩,基因良好,天賦也算是不錯,實力進境也快,這樣的,算是中堅力量了。

再之後,就是那些從各地秘密選拔出來的一些特殊體質。

宗門中會有那麼一群人,遊走於各地,直接根據測量資質的法器來招收弟子,經過考覈之後,可以直接進入內門。

至於那群自己找過來的,聞九玄門之名者,更是數不勝數,每次宗門試煉,都會有數十萬人前來,隻想撞個仙緣。

但仙緣不是那麼好撞的,每次儘管到來的人很多,但實質上招收的弟子很少,九玄門哪怕是雜役弟子,都需要一些修煉天賦的。

他們就隻能是經過宗門試煉,然後根據天賦來分彆分入內外門。

說公平倒是也公平,說不公平,倒是也不公平。

修仙界本就是如此,強者掌控話語權,而天賦高的,天生就有能夠成為強者的潛質。

而往往不乏大毅力者,能夠經曆萬千險阻,打破天賦帶來的桎梏。

強者恒強,哪怕他們天賦冇有那麼高,但,能夠進入內門,便冇有人敢小覷。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宗門的強者漸漸的開始重視起那些從外門進入內門的弟子來。

或許,就是從薑練一路打上來之後。

讓宗門見識到了外門弟子的潛力。

即便是冇有極高的天賦,即便隻是個普通人,但,卻依舊可以站在東域之巔,俯瞰芸芸眾生!-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