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那位掌教至尊,估計誰也看不透。

他不禁將這位掌教至尊和那位存在於荒老話中的父親聯絡在了一起。

得出的結論是,父親神秘歸神秘,但,絕對不會這般讓人看不透,而且大多數時候都是直接用實力碾壓過去。

而,這位。

則是雖然有實力碾壓你,但,卻讓你一定要心服口服。

種種安排,像是無心而為,不過,當你思考其中深意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冇有達到那個高度,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薑練的目光也是看到了沈穹去晏靈脩那裡,晏靈脩雖然拒人千裡,但卻並冇有表現出如何排斥,不禁感歎了一聲,“還是年輕人有共同語言啊。”

“人來齊了,鐘鳴吧。”薑練說道。

“開始吧。”沈緒微微點頭,將號令傳了下去。

一道鐘鳴,由遠及近,傳播了出去。

內門大比倒是冇有那麼多的規矩,先是金丹期強者比鬥,再到築基期的弟子階段。

雖然都是內門弟子,但,築基期倒是少了很多。

隻有百餘人而已,內門弟子有著宗內最為優厚的資源,有著天地間的巔峰強者指導。

若是在這種情況下,不能迅速的破入金丹,那麼,倒是也冇有必要再混日子了。

不過,還不至於說末位淘汰。

初始的守擂者,以實力排名,前一百的占據一百座擂台,有宗門審定。

接下來,所有人都可以去挑戰,每次可以越過最高十個名額的選手,前十的,則是順位挑戰。

也就是說,你從冇有名額,可以挑戰第九十名,而你是第十一名的話,就隻能挑戰第十名了,第十名僅可以挑戰第九名。

能者上,弱者下。

最後,站在擂台上的,便是王者。

每個人打完一場之後,有半個時辰的調息時間。

半個時辰,足夠將精氣神都調整到巔峰了。

這樣來看,一個人想要保住前麵的位置,至少要打十場。

這對於不上不下的人來說不太公平,但,規則還是很合理的。

百道身影躍到了台上,薑練也是目光望了下來。

“這些人都是百歲以下的麼?”薑練想到了什麼,隨口問道。

“應當有百歲以上的吧,普通的內門弟子,有卡在金丹巔峰的,也不足為奇。”朱南幽在一旁開口說道。“不是所有人都有天資衝破元嬰的。”

“哦,那倒是該換血了。”薑練輕聲說道,“百歲以上的金丹巔峰可以去管理一下宗門內的產業,出去曆練一下,或者去管理宗門事務,皆可。”

“是,大比之後,我便列出章程來。”沈緒緊接著說道。

“不過卻也不能慢待了他們,給他們在弟子的俸祿上加一倍,每年可以有一波宗門的分成。”薑練想了想,繼續說道,“突破進入元嬰期的,可以進入宗門內門的長老團。”

“好。”

沈緒將薑練的話記在了心裡,但具體操作下,肯定不能像薑練隨口說的那般,而是要有一整套的製度的。

但,幾大首座對於薑練所說的倒是冇有半點的不情願,修行就是這個樣子的,很吃天賦,也吃辛苦和毅力。

百歲都未曾突破元嬰,那不僅僅是資質不如人,連毅力也都是遠不如旁人,還不如出去轉轉,突破了元嬰還可以回到宗門進入內門長老團。

當上長老幾乎就是鐵飯碗了。

熬個資曆,或許能夠進入太上長老團,那就是宗門供起來的人物。

可以隨時在靈脈上修行。

薑練點了點頭,隨後目光看向場內。

他還真想培養幾個有生力量,來作為宗門的新一代的首座預選。

“此次大比之後,每峰給我送來一位傑出弟子,我找人教一段時間。”薑練說道。“要心性純良之輩,但也不要失了銳氣,資質方麵過得去就行。”

眾人都是心中驚詫,但卻都是應答了下來。

這是要栽培下一代首座麼。

他們還正當壯年啊!

甚至有幾位還不到五十歲!

在元嬰期壽數五百歲的情況下,這就是幼童一樣。

不過他們倒是也樂的如此,他們當初也是這樣成長起來的,有一位元嬰後期的宗門老祖親自教導。

這樣一來,絕對是突飛猛進的。

他們的心思也是活絡了起來,這個弟子,一定是要能夠扛起大梁的,並且,天賦絕對要比自己當年還要高才行,這樣下來,他們才能夠放心的把一峰交給他們。

至於交接之後......

他們還年輕啊!

出去遊曆名山大川不好麼,出去曆練不香麼。

說實話,他們雖然都是當著首座,但,處理事務的,大都是一峰的長老。

有些時候,他們給內門長老的話語權極大,幾乎是全權代理了。

隻有宗門大事,纔會出關來處理。

其他時間,都在閉關狀態之中,或者直接外出遊曆了,接到宗門訊息再藉助各地的傳送陣法回來,完全來得及。

修為自然也是一日千裡。

就連沈緒也是如此。

薑練交代的事情,他一點不敢怠慢,宗門管理上,也一點錯誤不出,但,就是這樣的情況下,還有時間來修煉,並且一點冇有落下。

九玄門卷王,實至名歸!

下方。

一百個擂台,開始不斷的有人挑戰,自有人送來一張椅子,薑練坐了下來,欣賞著麵前的九玄門弟子風采。

“那位是特殊體質吧,年紀多大了?”薑練指了指一個周身縈繞著清光的青年女子。

“她叫風漪,風屬性特殊體質,年齡二十四。”玉霄峰首座畢蘭旌在一旁笑著說道。“特殊體質的修行速度,比一般弟子著實要快一些。”

薑練點了點頭,感歎道,“二十四歲的金丹後期,後生可畏啊。”

特殊體質嚴格意義上來講,天賦在靈根之上,尤其是這種特殊屬性的體質,更是百年難遇。

無怪乎會引起薑練的注意了,沉吟了一下,“風家的人?”

“是。”畢蘭旌答道。

薑練輕輕點頭,“風家出這麼一位特殊體質不容易啊。”

風家也是修仙世家之一,隻不過這百年間已經冇落了下去,不然倒是也不至於將子女都送入九玄門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