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薑練還特地觀察過沈穹和晏靈脩兩人的神色。

充當無聊時間當中的有趣事了。

沈穹戰意盎然,甚至恨不得上去跟這幫金丹後期,乃至巔峰的大佬們打一場。

這種躍躍欲試的情緒看的薑練不禁感慨,還是年輕好啊。

他年輕的時候,也是這樣,在外門大比拿到前十之後,就想著和內門的天驕們大乾一場,打一場酣暢淋漓的比鬥才合適。

但,事實上,剛進入內門的時候,他還未突破金丹期,可能連金丹中期的內門弟子都打不過,更遑論是排行前十的強者了。

這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天賦差距在那裡,並且,外門弟子得到的資源真的是太少了,哪怕是拿了主角的一些小機緣當底牌,但也就是那樣了,還不足以完成心中所想之事。

至於一旁的晏靈脩,則是安靜多了,他的眼中也並非帶著炙熱,想來和這些弟子交手的興趣都冇有,隻是靜靜的站在那裡,眸光中卻推演著台上強者的招式。

算是學習來了。

他是一刻也不放過學習的。

隻不過,他看向某位弟子的眼神,有些冰冷。

薑練順著他的眼神望了過去,那是位金丹中期的黑衣青年弟子,剛剛從第九十七位被人打下來。

宗門的年輕一代的實力強大到了可怕的地步,就連金丹中期的弟子,有著底牌和手段,也穩不住前百的名次。

“那個弟子是誰?”薑練指了一下。

“他是執法堂的弟子,名字叫做江斌,實力尚可,天賦也足夠強勁,隻是年齡小了一些,下一次可能就進入前三十了。”沈緒笑著說道,他對於宗門的事情,事無钜細,可謂詳儘。

薑練點了點頭,執法堂的弟子麼,那這個恩怨,薑練倒是瞭解了。

不過,修士之間嘛,有什麼仇怨,打一場就可以了。

很快,一切都塵埃落定。

榜單前百,都定下了形來。

看著一旁空間陣法之中已經排列出來的名單,薑練微微的點頭,“這個名單還算可以了。”

隨後說道,“前十的挑選出來,可占秘境名額,你們九位首座,九個名額,之後,再在宗門內挑出四位百歲以下的青年一輩強者,進入名單之內,兩個名額由我敲定,剩下的名額,賣給大夏。”

眾首座都是神色各異,但無疑是很驚喜的。

他們自然是去過秘境的,並且也知道,修為越高,進去能夠獲得的東西就越多,但,名額終究是有限的,宗門內的天才弟子也並不少,想不到他們都當上了首座,還能夠前往秘境一趟。

沈緒沉吟了一下,微微點頭,這個安排好像非常合理。

確實是有幾位特殊體質冇能夠拿到這次大比的前十,但,既然是在宗門內挑選,自然也要分給宗門的那些百歲以下的元嬰期長老們一兩個名額,一共三十個名額,已經是夠分了。

隻是不知道掌教至尊拿走的兩個名額會給誰。

隻有沈緒隱約能夠猜到,沈穹和晏靈脩兩人,實力都還不錯,也是天賦不錯之人,師尊一直頗為看好。

但,沈緒卻覺得稍微有些冒進。

三個月內,晏靈脩能夠達到金丹期麼?

金丹期也不是那麼好達到的。

從他入門滿打滿算,也纔不到半年時間。

“大夏買得起名額麼?”朱南幽緊接著笑著說道。

“傾家蕩產也會買的,大夏一直冇有進入秘境的名額,此次給他們五個,已經算是法外開恩了。”王渺笑著說道。“不過如果併入我九玄門的隊伍的話,那麼,可能就真的意味著,給天下人一個聯合起來的信號。”

“是啊,東域兩大勢力聯手,那麼諸聖地如果冇有動作,還真不是他們的秉性。”畢蘭旌也是微微嘲諷的說道。“他們自以為可以掌控東域局勢,在他們那群老古董看來,凡是超出了他們掌控的事,都會主動扼殺。”

儘管他們年輕,但是對於東域的局勢,還是看的很透徹的,諸聖地早已經結盟,並且排外。

東域的局勢,除了要提防魔族和十方魔宗,還要維持一下諸聖地世家的平衡。

“無妨。”薑練擺了擺手,“我們是賣給大夏的名額,自己是賺了靈石的,在冇有真正的威脅到他們自己聖地的利益的時候,他們是不會主動做什麼的。”

諸聖地,在薑練眼中,隻要掌握操控他們的方法,便,不足為懼。

畢蘭旌眉頭輕挑,不由得敬服的看了一眼坐在前方的薑練。

眾人豁然開朗,是啊,諸聖地雖然會有猜測,但,卻也隻會以為兩大勢力親和而已,隻要不是真正的結盟共進退,他們儘管猜測,但卻不會真正的敢有什麼動作的。

至於沈緒,則是經過前日和薑練商議過後,今天聽到他的話,想到了另一個層麵。

賣大夏名額,確實是資助大夏,但,卻並不是結盟式的資助,更像是利益往來。

就連兩者對抗十方魔宗也是,都冇有給諸聖地留下任何的話柄。

甚至於說,上一次大夏的國主親至,連掌教至尊的麵都冇見到。

師尊是故意做給旁人看的?

沈緒想了很多,但卻越想越覺得自己已經接近真相了。

師尊做事,一切都有著自己的分寸,哪怕是已經和諸聖地在暗中佈置了那麼多,卻在這麼多年來滴水不漏。

東域的局勢,錯綜複雜,哪怕是九玄門這等大勢力,也是牽一髮而動全身,是以,百年來,宗門也都是如履薄冰的走著,隻因還冇有強大到真正的鎮壓東域的程度。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諸聖地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他們是一個利益團體,九玄門和無始道門也是一個利益團體。

突然掌控局勢的大夏,更是在千年內,完成了從俗世皇朝到仙朝的轉變,一躍成為了東域無人可忽視的大勢力,但想要躋身於頂尖宗門的圈子,底蘊還不夠。

是以,九玄門冇有必要和大夏結盟,諸聖地自然也不會揪著不放。

說白了,他們也隻是怕影響了自身的利益而已。-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