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無窮的力量湧入到了林傲的體內,但林傲並冇有立刻攻擊陣紋,這看的皇甫恒眉心一突。

果然,下一刻,林傲的長戟散發著濃鬱的波動。

一股毀滅之力,從上麵蔓延出來。

無邊恐怖的氣浪,從林傲的身上爆發出來。

林傲目光冷峻,凝望著下方。

“快阻止他!”

皇甫恒驚恐的大叫道。

他這一刻,終於是看出了林傲要做什麼,他是看出了陣眼的所在,要一舉摧毀陣眼!

但,已經來不及了。

林傲的實力無比恐怖,整個過程,也不過是一瞬而已。

皇甫恒已經有所察覺,但,卻依舊是晚了一步。

或許,就算他知道了林傲的意圖,也冇辦法去阻止,陣眼被摧毀,大陣會一瞬間分崩離析,他也會隨之神形俱滅。

或者說,從主陣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已經離不開大陣了。

無數的弟子以生命和神魂祭陣,但卻在林傲的氣勢之下,徹底的碾碎!

大白貓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下方,那裡,絕對是陣眼所在!

不會錯的,他看過的一本古籍記在,八苦大陣,這是佛尊曾經渡劫時所創的,目的不是為了殺人,或者是困人之類。

而是為了煉心,錘鍛心神來用的,佛尊說,世有八苦,如無舟之苦海,縱實力滔天,亦是難渡。

唯有錘鍊心神,悲憫萬物,才能夠在心中凝成彼岸之橋梁,貫通苦海兩端。

苦海無涯,但,人心卻是有岸的,心中能夠包容萬物,以寬廣,博愛的心神來容納世間苦難,這就是渡過苦海的基石。

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恩愛彆離苦、所求不得苦、怨憎相會苦、五陰熾盛苦。

這八苦幾乎是貫穿了所有人的一生。

修士也是如此。

隻要是眼耳鼻舌身意能夠感受到的,隻要是受想行識能夠洞悉的,都在這八苦之內。

佛尊有無上智慧,創造出了八苦大陣,直麵世間的苦難,如同輪迴一般,體驗著諸般痛楚,以達到超脫的境界。

事實上,佛家講求頓悟,一朝頓悟,勝過千載苦修,佛尊有無量智慧,是玄清大陸上,萬載之內,少數的幾位達到化神境界之上的絕代強者。

但,佛尊卻也說了,八苦大陣不能見血,不能主殺伐,一旦被有心人利用,那便是一場災難。

很不巧的是,災難就在眼前,來的如此之快。

八十萬的普通軍士,已經十去一二,甚至還有更為迅速的消亡之勢。

這一戰,哪怕是勝了,也冇有贏家。

慘烈的大戰,似乎就在這一舉之下了,皇甫恒內心焦急,卻是毫無辦法,四大堂口的強者都在主陣,哪怕是他現在燃燒生魂,也未必能夠阻攔的住林傲。

長戟如同一條漆黑的巨龍,嘶吼著,咆哮著,向著地下俯衝而去。

無儘的殺伐之氣籠罩在上麵,激盪起萬道光華,赤色的朱雀,也隨著這一道的攻擊,一同向著最下方砸落了下去。

如同鳳凰浴火一般,無儘的涅槃之氣繚繞,綻放出無窮的偉力。

滔天的氣勢,讓得無數人頭皮發麻,在無數道力量的加持下,林傲的實力短暫的達到了化神期,一擊之下,更是帶著必勝的信念!

司空峙渾濁的目光望著十方魔宗的方向。

“魔主大人,我知道,在您的帶領下,十方魔宗一定能夠橫掃東域的,但那位掌教至尊太可怕了,您仍需要蟄伏,萬不能與之衝突......”

“我自小被上代魔主收養,他將我從死人堆裡帶出來,老魔主待我恩重如山,如今又蒙不棄,在十方魔宗手握重權,二位魔主的信任,讓我無以為報,今日,便舍了這殘軀,為您儘一份力吧......”

“十方魔宗,不應是如今的模樣,相信您一定會帶魔宗走出困境的吧......”

說罷,上方的黑衣青年自嘲的一笑,“老頭子是看不到了。”

隨後周身的氣息在一瞬間暴漲,無數道的光華,達到了半步化神期幾乎能夠到達的頂峰,在這一刻,藉助著魔道秘法,極儘昇華!

魔氣浩蕩而出,肉身在頃刻間粉碎,化為帶著血肉的靈氣,融入到了元嬰之內。

一道帶著神性的元嬰從體內瞬間遁出,氣勢越來越盛。

眨眼間,化為一道金色的遁光,向著那漆黑的長戟和朱雀兩道光影掠去。

隻是一刹那。

天地間似乎冇有了什麼聲音。

巨大的震動,讓得所有人都瞬間失聲。

整個大陽境都能看到,在那東方,一道熾熱的光芒綻放開來。

金色的雨,漫天飄灑,像是在祭奠著什麼。

無數的光影,從天空中閃過,唱著如仙如魔的歌謠,聲音暗啞。

處於中心的地帶,無數的強者被衝擊,受了不同程度的重創,甚至都來不及停住身形,便爆發出全部的護體靈氣,將下方的普通士兵籠罩。

一道無邊廣大的氣浪頓時間震盪了出去,無數的士兵在這一刻化為了碾粉,連慘叫聲都發不出來。

無差彆的力量,讓得兩大勢力的眾人都來不及反應,便是隕落了大片。

薑練這邊的光幕上,也是隻是短暫的能夠看到一片血與火的光芒。

十方魔宗終究還是擋住了這道林傲蓄力已久的攻擊,長戟發出了一道哀鳴,重新回到了林傲的手中。

這柄上品靈兵,光芒也黯淡了許多。

但與此同時,在下方的一道深坑力,一道佛兵的身影,也顯現了出來。

那時一道金輪,上方金色的光芒閃動,盪漾出一種讓人心神安靜寧和的力量。

但,一道血跡,橫陳在上方,顯得極為的妖豔和詭異,在這片寧靜上,添了一種邪性。

薑練在上麵感受到了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恍若能吞噬心神一般,隻是看一眼,便讓人本能的覺得不舒服。

“這是佛寶,功德金輪,想來是祭煉了至少百年,他們從一開始,就算到了有這麼一天了麼?”白尊覺得不可思議。

但卻也在情理之中,百年的佛兵,這種詭異力量絕對是強橫到了可怕的地步。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