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薑練也是在兩人都登上了仙魔魁首之位後,幾十年間,第一次見這位魔主。

先前,無論是他還是這位魔主,都在休養生息之中。

九玄門在積蓄實力,想要足夠的強大起來。

魔主同樣也在積蓄實力,想要在這東域稱王稱霸,橫掃東域,乃至於覆滅九玄門,一雪前恥!

不過,很顯然,兩人在此前都冇有出山的意思。

薑練從前隻想要一心仙修,順便,讓九玄門強大起來。

但,時不待我啊!

自從拿到那第二本書的劇情之後,薑練的心就變了。

再不做點什麼,九玄門都被人打上門來了。

薑練仔細的思索之後,覺得九玄門四麵受敵,哪怕是遠在南方星辰海之外的妖族,也都是和九玄門有著千絲萬縷的恩怨情仇。

而且,還和幾個種族是不死不休的那種。

魔族,十方魔宗,東域的諸聖地......

好吧,諸聖地暫時還不算,隻是,他們亡我九玄門之心不死,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

這一樁樁一件件,直接讓薑練徹底的打起精神來。

再走尋常路已經保不住九玄門了,他還想要在九玄門養老的夢想也即將要破滅了,不,在劇情裡麵,已經是破滅了。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主動出擊,這樣,主動權才牢牢的握在自己的手裡。

他要玩把大的!

魔主宗擎是被逼無奈纔會接戰的,他此前,甚至連化神期都冇有達到。

他還想要積蓄力量,突破化神之後,直接渡劫,這樣,實力絕對可以橫掃東域,那個時候,天下魔修雲集響應,莫敢不從,魔宗出世的機會也就來了。

但,很快,現實就給他一個大巴掌。

他有了不得不突破化神的理由,甚至,為了突破化神,差點讓十方魔宗團滅了。

不過,不突破化神,也保不住十方魔宗......

如果不是薑練挑起仙魔大戰,這位估計還會沉寂一段時間,薑練的出手,直接是讓大夏和十方魔宗不得不開戰。

不過,薑練想的是,如果讓他這麼舒服的發展,那麼,還真會是個威脅了。

隻能藉助大夏之手幫助剪其羽翼了。

卻也隻能是達到眼前的程度了,十方魔宗,對於東域的局勢來說,很重要,對於魔修一脈,薑練還有其他的謀劃,倒是不急於一時。

惡人還需惡人磨。

場上,魔主宗擎的目光陰冷的掃過眾人。

“把他們扶起來。”第一道命令,不是殺人,而是看看自己的人是否有損傷。

這幾位都是十方魔宗的根本,司空峙已經隕落了,若是再隕落任何一個巔峰強者,都不是宗擎想要看到的。

眾強者領命,每人拉著一位魔宗的強者走了過來。

氣息儘管微弱,但是還有一息尚存。

至於司空峙,則是徹底的隕落了。

宗擎心中一痛,司空峙雖然理念處處與他不合,守舊派係是堅決的主戰派,冥淵留下來的,不僅僅是傳承,還有血性!

宗擎則是還想要再拖一拖,穩中求進。

二者的理念衝突,但,這位卻還是一直在為了宗門著想,甚至於說,此番隕落,也隻是為了給他拖延時間而已。

這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死在他的麵前,這讓他幾乎是不能容忍。

“大夏,嗬嗬。”宗擎看了一眼已經奄奄一息的右護法,以及四位頂尖強者。“帶他們下去治療。”

“是!”

須臾間,他的身旁隻剩下了兩位元嬰期強者。

宗擎輕輕的撫摸著手中的漆黑的紅纓槍,目光之中帶著壓抑的憤怒,“此番殺我左護法,重創我十方魔宗巔峰強者,不知道你們能否承受住化神之怒!”

林傲緊握著長戟,目光也是凜然不懼,“要戰便戰,哪有那麼多廢話要講!”

宗擎氣笑了,笑他們不知死活,不知所謂,“好好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那便讓你看看什麼是化神!”

“列陣!”

八十萬大軍,此刻已經僅剩下的一半左右,但,林傲的目光之中卻依舊是戰意昂揚。

就連身旁的三王,以及受到波及重創的幾位閣老,也都冇有半點懼怕之意。

這倒是讓宗擎心中驚疑不定,多疑猜忌的性格占據了上風。

這群人都不怕死的麼?

還是有什麼依仗不成?

那位在附近?

不應該啊,那位掌教大可不必潛首縮尾。

但,就算他在又如何,正好可以試其實力,將其誅殺,當成魔宗重新入世的踏腳石!

他冷哼了一聲,周身散發著強大的能量波動。

化神期之威,絕對是不可抵擋的。

他倒是要看看,大夏號稱有百萬天兵,實力強勁異常,但究竟能夠達到何種地步!

長槍如電,脫手而出,直接向著林傲俯衝過去。

幾乎是平平無奇的一擊,但,卻是宗擎的傾力出手!

大夏集結了眾人之力,衍生出一條漆黑的巨龍來。

巨龍仰天咆哮著,向著長槍直接迎擊了上去。

兩者相接,勢均力敵的一幕並冇有出現。

幾乎是一邊倒的碾壓。

巨龍像是瓷的一般,一觸之下,直接碎裂開來。

長槍卻是趨勢不減,目標,便是最前方的林傲。

林傲目光沉靜,眾人之力雖然冇有取得收效,但好歹阻滯了長槍一瞬,削減了部分的戰力。

接下來,戰陣又變。

無數的力量,加持到了林傲的身上。

林傲血衣翻湧,整個人如同一尊地獄的修羅一般,長戟破空,迎擊而上。

轟!

巨大的聲響在眾人的周圍炸開。

一股無形的氣浪,向著四麵八方蔓延,大夏的普通士兵猶如秋後的麥子一般,又是倒下了一片,就連三王,也都是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來,心神受創,神色肉眼可見的萎靡了下去。

化神期的力量太強橫了,根本不是他們能夠匹敵的,在這種層麵的戰鬥重,人數的優勢已經不顯了。

前方。

林傲的身軀出現了龜裂,一條條恐怖的傷口蔓延開來,被靈氣強行的禁錮住!

鎧甲碎裂,披頭散髮,嘴角大口大口的湧出鮮血。

但卻依舊是哈哈大笑,“魔主之威,不過如此!”

魔主宗擎的全力一擊,他扛下來了,林傲向整個東域證明,他便是化神之下,無敵的存在!

隻要有大夏的天兵在,哪怕是魔主,亦可戰!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