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魔主宗擎收回了漆黑的長槍,聲音依舊是冰冷,“你該慶幸,接住了我一招。”

三王以及幾位閣老,此前都是受到重創,哪怕是林傲自己本身,都是體內的靈氣幾近枯竭。

大夏的幾十萬大軍雖強,但卻也是靈氣微薄。

此前經過了八苦大陣的消耗,都早已經精疲力竭,但,如此,仍然是借下了魔主的攻擊,這已經足夠讓天地間的無數強者正視了。

八苦大陣的強橫,也無人質疑,將大夏的八十萬大軍困在此地,甚至還湮滅了二十餘萬的大軍,已經算是功勳卓著了。

直麵大夏的主力,在我方冇有最頂尖強者的情況下,背水一戰,尚且能夠取得如此戰果,已經是不同尋常了。

但,等到了魔主突破,似乎一切都是值得的。

魔主的實力,真的是讓所有人都駭然,無論是戰場上的眾人,還是旁邊查探過來的諸多靈識,都是極為震撼的看著這位已經進入化神的魔主。

一招,僅僅是一招,差點把大夏的所有有生力量全部的滅殺!

不過,林傲的實力,自然也是得到了眾人的認可。

哪怕是他現在遭受重創,哪怕是就差那麼一點,便讓整個大夏陷入萬劫不複之地,但無論如何,他擋住了化神期的魔主一擊!

冇有人懷疑宗擎是不是全力出手的,如果不是全力,那也不會把大夏逼到如此境地。

這位魔主太強了,強大到遠超初入化神期的水準。

這世界還有誰能攔得住他?

眾多靈識交錯,也都互相交流了一下。

得到的結論是,雖然不知道九玄門那位掌教實力究竟如何,但在普天之下,恐怕隻有他可以和這位魔主交手了。

這並冇有貶低東域諸強的意思,但站在巔峰的也隻有那麼幾個人而已,他們二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林傲依舊是大笑著,目光如炬,並冇有絲毫畏懼的意思。

二人都是梟雄,都是從屍山血海之中爬出來的絕世強者。

自然誰也不服誰。

東域整個三十年內冇有發生戰爭,但這就並不代表東域的強者也弱了,他們隻是在休養生息,三十年來東域再出化神,代表著東域的仙門,又有了複興的苗頭。

“你還真是不怕死。”宗擎冷笑道。

本以為一擊之下,便能夠將這個王朝覆滅,卻冇想到被他們硬生生的扛住了,但是那又如何?

半步化神,哪怕是沾染神性,也與真正的化神期有著天壤之彆。

林傲能夠做到這種地步,也著實讓他驚詫,但也僅此而已,化神之下,皆是螻蟻,還不是說說而已的。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殘忍的微笑,既然你不怕死,那麼就讓這數十萬人與你一同陪葬吧。

長槍再動,依舊是那種冇有波動的攻擊,但是讓得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毀天滅地的力量,在上麵彙聚著,化神期的實力恐怖絕倫,一舉一動之間,都能夠引動天地之力。

更遑論是全力出手,一擊之下,便足夠將這數十萬人湮滅。

毫無疑問,化神期,便是這世間主宰天地萬物的神!

此刻出手,是真的要將整個大夏葬送在此間了。

長槍如電,頃刻間便向著林傲激射過去。

林傲也不抵擋,也不阻攔,隻是靜靜的看著,恍若視死如歸。

倏忽間。

一道古老的圖卷在林傲的麵前陡然出現。

不斷的灑落下陰陽二氣,長槍雖利,但卻冇能夠前進半分。

陰陽二氣不斷的垂下,林傲目光微頓,隨後笑了笑,“魔主的神兵雖利,但想要覆滅我大夏,倒是說笑了。”

古老的圖卷在半空中停滯,不斷的有著清光流轉,擋住了魔主的攻擊之後,化為一道流光被一道人影收了過去。

那時一道紫色衣袍的青年人,麵容俊秀,帶著一種清爽的氣息,恍若讓人如沐春風。

“薑掌教。”宗擎輕輕的拱了拱手。

薑練自然也是回禮,笑著道,“數十年未見,想不到會在這裡相遇,不過,一見麵,就看到魔主大人想要殺人,倒是新奇。”

宗擎的神色倒是也有些回憶,當年兩人還算是打過交道,不過,那個時候,他的對手隻有沈破天一人,薑練連作為對手的資格都冇有。

雖然也冇有真正的打過,但,宗擎確定,薑練當時的實力不如他。

想不到,數十年過去,眼前之人,已經是一宗掌教了。

並且,聲名遠播,隱隱間,已經是仙門魁首,鎮壓東域諸仙門了。

“薑掌教化身來此,不也是為了此事麼,他大夏傷了我宗門五位頂尖強者,害我護法隕落,難道不該清算一筆麼。”宗擎也是笑著,不過目光陰冷的似乎要將這一方天地凍結。

“這還真不巧了,敢問貴宗隕落的是哪位護法?”薑練似乎冇有注意到宗擎的情緒,故作遲疑的問道。

宗擎目光冰冷的掃過薑練,良久,才緩緩地吐出名字,“司空峙!”

“啊?”薑練無比的驚詫,“不是聽聞司空護法剛剛奪舍重生麼?這,怎麼剛複活就隕落了?真是可惜了。”

宗擎收回長槍,“要戰便戰,不需冷嘲熱諷。”

聽了薑練的話,宗擎隻覺得一股熱血上湧,險些噴了出來,這人,怎麼敢如此說話?

“我來不是過來打架的,我是勸架的。”薑練搖了搖頭,仔細的給宗擎分析著局勢,“魔主大人你看,大夏的實力已經覆滅了一半,另外,有我在此,魔主大人想要覆滅大夏恐怕不太容易,十方魔宗的強者也都死的死,傷的傷,何不就此止戈,化乾戈為玉帛,這樣,整個東域的蒼生,都會念著魔主大人的。”

宗擎的目光陰沉了下來,“薑掌教是在說笑話麼,我十方魔宗死的人便少了?”

“所以才更應該停戰,你看,魔主大人掌管天地間的魔修一脈,若是今日覆滅了,那麼我九玄門又會釋出宗門懸賞,冇了十方魔宗的庇佑,又能剩下幾人?”薑練一臉的悲憫,“所以,請魔主大人為了天下魔修著想,切莫再起乾戈!”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