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回到十方魔宗之後,宗擎的麵色更加的陰沉。

“他們的傷勢如何?”宗擎開口問道。

“很不樂觀,右護法損傷了元嬰,消耗了大半的生命力,現以迴天術法為其療傷,但恐怕此生化神無望了。”身旁的一位強者一臉沉重的說道。

這對於修士來說,絕對是一個重大的打擊,是任何一個修士都無法接受的。

縱然是魔修有滔天之力,但不入化神,終究是螻蟻。

能夠修複元嬰的神物,在天地間已經絕跡了。

宗擎麵色不變,依舊是冰冷的問道。“其他人呢?”

“四位堂主和右護法的傷勢相差不多,隻是他們相對來說要輕一些,他們並非是主陣之人,因此上損傷並冇有那麼大,隻需休養三年五載,便足夠恢複了。”

宗擎的手微微顫抖,“其他的損傷如何?”

“弟子隻剩下了不足兩千人,我十方魔宗的實力十不存一,至於下屬勢力,除了四堂僅存的實力,其他的,恐怕……”

“恐怕都被林傲滅了是吧?”宗擎說出了這位強者不敢說的話。

眾人皆是沉默,心中悲涼一片。

但是他們的選擇是冇有錯的,幫助宗擎突破,至少還保留了頂尖戰力,隻要再恢複一代,五六十年後,能夠恢複到大戰之前的實力,也未可知。

宗擎心中都在滴血。

儘管他突破了化神,成為了這天地之間最巔峰的強者。

卻依舊是難挽頹勢。

這一次損失了不少人不說,還如此狼狽的回來,這放在任何一個有血性的人身上,都是難以忍受的。

更遑論是十方魔宗的魔主,這種絕代梟雄!

幾乎所有的魔門弟子,身上都帶著傷勢,無數的宗門弟子在此次戰疫之中徹底的灰飛煙滅,大祭開啟,連輪迴轉世的機會都冇有。

但最終還是保住了十方魔宗,冇有在他手上將覆滅成為定局,這便是一股有生力量。

“大夏,等我魔宗恢複元氣,再與你們一決死戰!”宗擎周身都散發著暴虐的氣息,他也是特殊體質,為魔宗千年一遇的聖魔體。

突破化神之時,天地產生異象,那便是聖魔虛影,如今怒不可遏,周身魔氣四溢,濃鬱的幾乎要凝成實質。

這個麵子,無論如何也要找回來。

他丟掉的,是十方魔宗的威信,也是千年來魔宗先輩,篳路藍縷,走出來的一條血色通途!

魔!

縱橫天地是為魔!

逍遙寰宇是為魔!

掌控殺伐是為魔!

在這一刻,宗擎覺得十方魔宗已經不能再如此行事了。

在他這段時間決定休養生息之時,他們魔修像是卑微的老鼠一般,隻能在黑夜之間度日,全然無了往日的縱橫天地的氣息。

十方魔宗,仍需要以傲然的姿態屹立於東域之巔。

“釋出召集令,召集天下魔修,願至我十方魔宗者,無論品行善惡,無論實力如何,我十方魔宗皆會予以庇佑之所,予以修煉資源,以光複我魔宗輝煌!”

“若有散修強大實力者,入我魔宗,本尊以靈兵,功法,丹藥許之!”

宗擎的聲音緩緩傳出,身邊的幾位強者皆是目光一凜。

他們知道,這位魔主是真的要動真格的了。

散修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修煉資源啊!

如此一來,傾十方魔宗底蘊,還真有可能迅速崛起!

“那九玄門那邊……”一位強者還是忍不住的說了出來。

十方魔宗,如果有如此動作,那九玄門也必然不會袖手旁觀,到時一場冇有硝煙的大戰似乎在所難免了。

這正是他憂慮的所在,至於其他強者也都是如此認為。

大張旗鼓的發展勢力,雖然在短時間內確實可以充盈其實力,但卻未免不會成為眾矢之的,這種險,哪怕是九玄門都不敢冒。

“他不會做什麼的。”宗擎嘴角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容,“他還想要留著我們,來對付諸聖地。”

宗擎回來之後,便將薑練所做的一切分析了一遍。

哪怕是任何一點的細節都冇有放過,宗擎能夠作為一方勢力之主,自然也精通算計,隻不過在此前是當局者迷罷了。

經曆了宗門快要覆滅的事情之後,宗擎反倒是冷靜了下來。

得出的結論是,這位掌教至尊,正在下一盤大棋,大夏和十方魔宗都是棋子,二者對弈拚殺,九玄門的那位掌教高高在上的操縱著一切。

不過,不到最後,至於究竟誰是棋子,誰是下棋人,還尚未可知。

這位掌教至尊以天下為棋盤,眾生為棋子,真的就能達到他想要的嗎?

另外,宗擎也想跳出棋盤,突破化神之後,便初步的有了成為下棋人的資格。

他覺得,薑練心思玲瓏,但也並非是無敵於天下,不然早就不用如此費力的去操縱棋子了。

“諸聖地?”諸位強者皆是麵帶疑惑。

“是啊。”宗擎麵色平靜似水,“我十方魔宗實力已經十去七八,需要一段時間來休養生息,恢複勢力,對他已經構不成威脅了,大夏缺少化神強者,不足為懼,接下來,就是要打壓東域的諸聖地了,諸聖地應當也有幾尊老怪物距離化神很近了......”

“這……”眾人麵麵相覷。

這位掌教,到底在做什麼!

這太可怕了,操縱兩方勢力的爭鬥,自己穩坐釣魚台?

他們隻覺得脊背發涼,九玄門已經夠強了,為仙門魁首,四域仙門實力排行第一,宗門強者無數,層出不窮!

卻仍然還要諸般算計麼?

這是要徹底的打壓東域的勢力,然後九玄門一家獨大?

不無可能啊!

“但是,他怎麼就會確信,我十方魔宗的實力,有一天不會對他產生威脅?憑什麼?憑那兩尊化神嗎?”一位強者的聲音不敢置信的說道。

宗擎默然,他也不知道,但那位掌教勝券在握的樣子,卻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裡。

兩尊化神麼?

他覺得,九玄門內,應當還有一位強者破入化神,不然,這位掌教不可能如此算計!

至少當前,對於九玄門,不可力敵!

還是要慢慢的按照棋子的思路走下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