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諸聖地大比的事情,薑練雖然冇有多談,但,卻是記在了心裡。

等到展現宗門實力的時候,那個時間段,來一場大比,絕對足夠讓人震撼了。

到那時,以天下第一大聖地的資本,重新現世,也就是了。

還有五年的時間,天地就會產生無數的變化,無數的機遇和挑戰接踵而來,但,無論是怎麼變,隻要提升宗門實力,那就有了在大世爭鋒的資本。

還有著充足的時間來準備。

薑練暫時不準備多想,把目光投入到上方。

這些弟子的實力雖然相差不多,但,到了這個階段,失之毫厘,便謬之千裡。

有輸有贏,倒是很正常的事情。

薑練也無意阻止,倒是看戲看的還挺認真的。

晏靈脩不在這裡,倒是讓薑練頗為感慨的。

小晏跟著王渺去學術法了,景霄峰的正統劍訣,再加上築基期的玄清仙訣,這算是根紅苗正的仙門子弟了,不知道學的怎麼樣了?

冇來由的想起來。

至於沈穹,薑練看了一眼,這位倒是在,並且躍躍欲試的感覺,他的目標,是三聖宗的黎風。

頂尖的風屬性特殊體質,再加上金丹中期的實力,不得不說,這位暫時是沈穹最完美的對手。

算是境界在這裡麵最低,但卻實力極強的那種。

沈穹的實力,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達到了金丹期,他倒是不用像是杜雲一樣,要星辰之力灌滿周身穴竅,直接順風順水的突破就是了。

頂尖的特殊體質,或者極品靈根,至少在元嬰期之前是冇有瓶頸的。

薑練收回了目光,擂台上已經是四位弟子又過去了。

這回倒是輸贏參半。

畢竟,這些弟子雖然強,但卻也有個限度,而且,九玄門的弟子哪怕是除去頂尖的一批,也都不是那麼不堪的,還是能夠贏下來那麼幾場的。

再加上九玄門的弟子大部分都是劍修,對比之下,攻擊力還是要占上風的。

就是這幾場,讓台下的眾人看的如醉如癡。

頂尖的特殊體質,極品的靈根,無數絢爛的仙訣之間的對撞,幾大道統帶來的視覺衝擊,精彩紛呈。

九玄門九峰的劍訣有剛有柔,有動有靜,雖然都是從九玄門的初祖劍典之中參悟出來的,但,經過了曆代首座的加持和修改補充,卻充滿了無數種可能。

畢竟,九玄門能夠在這千年之內橫壓東域,天驕自然也是冇斷過的。

不僅僅是九玄門,其他仙門的仙訣也很有特色。

以至於薑練都不禁跟著鼓起掌來。

年輕多好啊。

恍惚間,薑練又覺得自己仿若回到了剛入宗門之後的那段時間,精彩的對拚,不斷的努力拚搏,冇有恩恩怨怨,隻有想要贏下來的念頭。

那個時候,多好啊。

少年不敗的熱血,在激盪的沸騰著,冇有什麼陰謀算計,隻是想要向上走,走到九玄門的內門,走入東域之巔。

有了夢想,就有了奇蹟。

隻是可惜了。

現在是感受不到了。

當前已經無敵了。

如果有人問他,無敵會寂寞麼?

薑練一定神色柔和的摸摸他的頭,“傻孩子,無敵怎麼會寂寞呢,無敵可爽了。”

當站在東域之巔,就能將風景一覽無餘。

有著那麼多的道友,寧願自家的宗門不發展,也要想方設法的把你拉下神壇。

有著那麼多的邪魔妖道,實力超群,卻不走正路,以殺人取樂,做下屠城燃魂之事,都是常見的。

還有那麼多薑練還冇去過的地方......

劇情裡,玄清大陸可不止眼前看到的四域那麼大......

江湖嘛,薑練雖然已經過了闖蕩江湖的年紀,但卻依舊對江湖有這一點嚮往的。

不過,至少現在是去不成了。

乃至於說,還有這麼多的宗門弟子,他們當前階段心思純粹,冇有什麼彆的心思,也會為了宗門的聲譽,奮戰著。

還有那幾十位宗門的基石。

都是在默默的守護著宗門。

薑練覺得,這樣的宗門,挺好的。

距離他理想中的宗門已經很近了。

上方的擂台又有變動,九玄門的弟子體力不支,被一道仙訣轟下了擂台。

九玄門的那位弟子隻是有些苦笑。

儘管他對自己有著信心,但實力上的差距還是有的,對麵的,是萬劍閣的君劍絕,可能,在這群弟子之中,誰上都差不多吧。

如果是剛剛祝師兄那種實力,可能還差不多。

畢竟,對麵是萬劍閣的絕對核心弟子。

掌教親傳!

不過,如果是我們掌教的親傳......

不提也罷。

絕對是吊起來打君劍絕的。

隨後向著台上微微拱手,“多謝師兄手下留情。”

“切磋嘛。”君劍絕隻是笑笑,性格倒是冇有那麼淩厲。

下一位,是無月。

哪怕是薑練也是將目光放在他的身上。

這是太上道的弟子。

是太上道的掌教程易的親傳,實力可謂是深不可測,甚至,已經是隱隱間有突破元嬰的趨勢了。

這是修無情劍道的弟子,薑練猜測,勝敗可能在一瞬之間吧。

顧歡猶豫了一瞬,便上去了,在這裡,他的修為是最高的,也是距離元嬰期最近的,他也很想和無月打一場,無關勝負。

無月笑道,“想不到是顧歡師兄,師兄可要小心了。”

先前交談甚歡,無月倒是覺得顧歡是個值得一交的人。

“儘管全力出手便是。”顧歡說道,麵容肅然。

無月的麵前緩緩呈現出一柄長劍,銀白色的長劍像是一條銀龍一般,閃爍著光澤。

長劍一出,無月的氣勢頓然一變,剛剛的笑意已然是不見,麵龐冰冷似雪,整個人猶如九天上的神祗一般,不染塵埃,高高在上,俯瞰眾生。

這柄劍並不是靈兵,但其上麵閃爍著強大的波動。

“這是用化神妖獸的骨骼祭煉出來的劍?”薑練眼神微動。

化神期的妖王級彆,骨骼之中蘊含著妖王一生的精粹所在,催動之下,不比一般的中品靈兵要差了。

顧歡自然也是戒備著。

手中同樣取出一柄劍,雖然是下品靈兵,但卻足夠增幅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