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廈門灣,得到訊息的南居易也已乘船到了海上等待。如果幾日後訊息確認北港就此退兵,那麼接下來福建巡撫就可以坐鎮泉州,總兵或者下麵的福將、參將帶兵從泉州出發彙合廈門的守軍一路南下將海盜禍害的地方府縣收拾一番。少不了還得出點錢糧安撫一下災民。

毛鈺並冇有與福建水師一起回泉州,理由是還要去南邊搜尋一下劉香船隊。毛鈺當然不是真的要將劉香趕儘殺絕,至少南澳島冇有南日島那麼好攻上去。況且鄭一官也不一定就此離去,萬一兩人南北夾擊,毛鈺就壞菜了。他是在昨天傍晚的戰場上休整整編船隊。連同俘虜劉香的大小船隻,這次一共俘虜了二十幾艘大小船隻。但是卻因為冇有攻占對方領地或者全殲敵軍,所以其他的繳獲就少得可憐。舟山的人可以回去再說,凡是戈麥斯和索菲亞是必須現場分贓的。人家跟著他毛鈺就是衝著銀子來的。兩戰下來,戈麥斯的戰艦又有幾艘需要馬上修理的。那些福船和海滄船戈麥斯自然是看不上的,於是經過商量,毛鈺補償戈麥斯縱隊兩萬兩作為修理費用,戈麥斯在泉州修理好戰艦之後就南下香山澳。索菲亞則分了兩艘福船。她既然選擇了跟隨毛鈺發展,擴大船隊規模自然第一要務。

不過毛鈺在廈門還是留下了兩艘福船和四艘海滄船,他們的任務是招納災民和手機情報,尤其是種地的百姓和水手。對此南居易和俞谘皋自然視而不見。

等毛鈺兩天後回到泉州,泉州風平浪靜,似乎這段時間什麼都冇發生過。隻是造船廠等待修理的上百艘破爛船隻告訴人們這場海戰有多麼激烈。毛鈺並不打算在泉州修理船隻,主要是等不起,家裡還有嬌滴滴的娘子以及未過門的沈家京娘在等他。照規矩留下三艘福船和六艘海滄船在泉州招募人手。另外還留下兩艘偵察快船關注北港的動向和當日從南日島逃離的海盜們的去向。

毛鈺著急離開泉州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擔心南居易和俞谘皋會聯手將他留在福建。不是他害怕麵對北港,他與鄭一官早晚會因為大明東南沿海的控製權而進行決戰。但是毛鈺自問自己現在的力量是不肯能有任何勝算的。而戈麥斯是因為聯合攻打南日島順路南下,下次自己和北港有衝突按照裡卡多的尿性一定會作壁上觀的。

在辭彆南居易和俞谘皋之後,毛鈺先後迎來了楊七和許心素。許心素自然是想要保住自己的貿易大亨的地位。這也是鄭一官非要弄死他的原因之一。

“毛大人,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你前日俘虜的船隻能不能轉讓給在下。放心,價格絕對讓你滿意!”身為福建水師的遊擊將軍在正六品的巡海副使麵前本來就底氣,再加上有求於人,如果不是毛鈺攔著就直接跪下了。

毛鈺也犯了難,因為他現在也急需要擴張勢力。這一次鄭一官至少還有兩百搜可戰之船冇有出動。接下來自己南下毛鈺就時刻被威脅。等到他們明白是戈麥斯臨時加入了戰場,估計帶著船隊打到舟山去的想法都有。退一步說,就算自己的實力夠強大了,還有南日島和大陳島呢。尤其是南日島,莫說二十幾艘,就算再翻一倍也還是不嫌多的。

但許心素的樣子也確實可憐,最主要的是足夠強大的許心素牽製北港的注意力就會更多。最後毛鈺一咬牙將所有俘虜的海滄船全部按照新船的價格轉讓給許心素。許心素承諾泉州生絲市場的百分之三十留給毛鈺,並且不往南日島以北發展。這樣一許心素再修理那些戰損的破船,暫時還能維持海上貿易,但說到抗衡是不可能了,實力方麵依舊是福建水師四將中墊底的存在。

楊七則是秉承了兄長楊六的想法而來,先是退還了在南日島海戰所得。用楊六的話來說,如果毛鈺南下,自己在金門島被拖住,諸彩佬隨時會發兵洞頭島滅了他們楊家。當然楊七最主要的想法還是想和毛鈺交換南日島。站在楊六的角度,俞谘皋讓他暫時駐守金門島還真隻是暫時的,等到許心素稍微恢複之後這金門還是他的。楊六要麼全力駐守金門島做出成績,要麼更加靠近泉州增加自己在福建總兵府和巡撫衙門的存在感。

而且隨著毛鈺控製南日島,雙方都是歐官方身份的,今後自己能不能出去搶劫完全取決於毛鈺對浙江商船的好惡。洞頭島地位相當尷尬。

隻是楊六兄弟無法知道毛鈺的雄心。他占據南日島當日不是看中了那一個島嶼,主要是這裡已經到了福建中部,利用影響招募災民纔是最重要的。而且曾立剛遠離浙江沿海,萬一將來自己舟山和大陳島等地出事,南日島還是一條退路。

儘管楊七一直很恭順,但離開的時候還是掩飾不住臉上的失望。他隻能去找兄長商量然後嘗試讓福建總兵出麵了。

毛鈺船隊抵達南日島的時候,南日島眾人才安心下來。出發的時候大家都知道北港的實力以及這一戰的決定作用。尤其是曾立剛,他剛剛被委任到南日島還想著如何建功立業呢,可不想很快就被人滅了。好在毛鈺順利回來了,船隻冇有少反而多了不少。毛鈺還再多給了曾立剛一艘福船,然後將大量的糧食運往舟山,隻有那些繳獲的貨物等待下次南下的時候再來了。

臨走的時候毛鈺又給了他一個任務,那就是在徹底掌握南日島之後,考慮在此地建造造船廠,主要生產海滄船和內河商船。原因很簡單,這裡是福建,距離陸地也近,會造船的人多啊。至於修建舟山、金塘島那樣的炮台自然要等上一段時間了。

當毛鈺回到舟山的時候,發現巡海衙門所在的衛城十分熱鬨,原因自然是耿仲明從南日島帶回來大批的女子。而且毛鈺已經放話出去隻要女子資源,舟山的老爺們哦度可以明媒正娶。這下子那些翻了身的軍戶們也動了心思和舟山兵公平競爭,在舟山和金塘島的工匠更是蠢蠢欲動,很多人委托媒人在眾多原本這些女子中尋找合適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