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edad16e1d2fc579c30b939b89a9919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出毛永傑的預料,晚上的淡水河燈火通明,拆火炮搬運到岸上這樣的事情當然不能浪費白天寶貴的時間。同樣也不能黑燈瞎火地進行,萬一火炮掉進河裡就不劃算了。西班牙人既然打算拆戰艦上的火炮下來,毛永傑冇辦法就隻能準備巷戰了。希望能夠多拖延幾日等到從那霸或者舟山的援軍前來。

隻是所有人都明白,距離最近的那霸就算快船往返也需要至少六日時間。凡爾納是距離比較遠的南日島能夠在信鴿的幫助下第一時間收到訊息。不過就算從南日島出發到淡水也需要至少四天!

雖然被西班牙人破城之後的巷戰毛永傑覺得自己並不會輸,但那樣淡水城破壞必定十分嚴重。城內五千福建移民肯定會死傷無數,還有那些雖然已經開始適應建築工人生活的兩千多土著是不穩定因素,雖然他們不會投靠對待他們更加凶殘的西班牙人,但萬一關鍵時刻鬨點卵子出來也是淡水城無法承受的。

淡水河上燈火通明,淡水城內也是徹夜不眠。毛永傑很快就做出了決斷,犧牲毛鈺派遣過來的所有倭船,不斷騷擾西班牙人。

整個一個晚上每一段時間淡水河上遊就會有燃燒著熊熊大火的船隻順流而下,目標自然就是停靠在淡水河岸邊的西班牙人的大船。為了防止那些燃燒的火船碰到戰船,西班牙人不得不將在進攻營地休息的人全部叫起來回到河麵上,要麼在戰艦上值班,要麼駕駛著小舢板前往上遊阻擋火船。

二十多艘倭船分成了六批次從上遊順流而下,藉著夜幕的掩護在大愛距離淡水河西班牙人的停船大約一輛裡的地方點燃火把。最開始一批三艘火船非常準確地衝入到了西班牙人的人船隊中。隻是因為在最後一兩百步的時按照毛永傑的要求駕駛著跳入河裡,船隻失去了控製,並冇有準確地裝上戰艦和武裝帆船。不過三艘燃燒著的火船還是讓西班牙人好一陣慌亂,才最終避開了火船。有了這次教訓之後西班牙人的小舢板紛紛出動,開往上遊攔截火船。不過那些倭船在戰艦麵前是小不點,但是在小舢板麵前卻是一點都不膽怯,許多駕駛著甚至忘記了毛永傑的命令,駕駛著火船與那些舢板上的西班牙人對射。於是這樣小規模的戰鬥不斷地在河麵上打響。一開始是縱火者占了上風。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西班牙人的加入,河麵上的小舢板已經變得密密麻麻,這樣雖然成功地阻擋了大量的火船,但是這些舢板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往往是三艘條甚至更多的舢板才能阻擋一艘火船。而更多架勢舢板的西班牙人不是被火槍射中就是被大貨吞噬。

不過最後一波的火船還是突破了西班牙人的舢板陣,四艘火船一直等到了舢板跟前將大部分山班上的人清空了才點火。然後目標明確地衝向了兩艘西班牙戰艦。

大部分西班牙人因為之前舢板成功地阻擋了幾批次火船,注意力並冇有放在這邊,而是在集中人力拆卸吊運火炮。於是四艘火船突然殺出目標正是兩艘相對安靜的戰艦,兩艘戰艦上水手慌亂之中大喊大叫。嚇了所有西班牙人一大跳。趕緊放下手中的活計全力以赴的救火。折騰了大約兩刻鐘,十艘大船一起熊東這纔將四艘火船撲滅。其中兩艘西班牙戰艦測線燒燬眼嚴重,如果就這樣去大海上遭遇同樣的敵人,估計二對一也很快會被敵人打穿測舷。

在西班牙人惶恐的等待中,天終於亮了。

西班牙人應該慶幸的是毛永傑在上遊隱藏了隻有二十多艘倭船,如果再多一些,同時放出,整個船隊的十艘大船就算立即拔毛器行,也會有不少中招,而且留在船上的忍受並不是均衡地分佈在每一艘船上,而是集中在兩艘戰艦上拆卸。

等到大家筋疲力儘地確認明人不會再偶遇火船下來的時候,很多人倒在甲板上呼呼大睡。而阿隆索臉色陰沉地看著被吊運到岸上的七門九磅炮,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幾百人一個晚上的成就就是這麼些。接下來的吊運會更加困難。因為除了人力睏乏之外,大量的舢板也燒燬或者被沖走。莫說吊運火炮,就算是將幾百號人送到岸上也將花費整整一個上午。而整個一個下午西班牙人都在不斷地將火炮運往西城門的路上。

於是這一個白天雙方並冇有真正意義上的交火,而是各自在為即將到來更加激烈的戰鬥做準備。西班牙人是不白天連黑夜地將火炮運下來。

毛永傑自然不會讓他們如此舒心。倭船已經損失殆儘,晚上出陣的隻能是福船和海滄船了。這些當然不是用來做火船進行自*殺性攻擊的。趁著西班牙人白天版運火炮的時候,毛永傑也派出了大量的隊伍來到上遊的船隊,趁著夜色六艘福船和八艘海滄船順流而下。

如果是在白天,或者在大海上,這樣的隊伍去挑戰西班牙人的戰艦無疑是找死。

但現在是晚上,而且大部分西班牙船隊燈火通明為偷襲的福船黑海滄船指明瞭方向。最要緊的是除了兩艘戰艦上有足夠的人手外其餘的戰艦和武裝商船山都冇有足夠的忍受來發射火炮。

當十幾搜淡水城的大小船隻來到西班牙船隊兩百步外才被髮現。船上的九磅對著船隊來了一次齊射,然後加速衝向了整個船隊,事前經過部署,所有的船兵部戀戰,而是對準了所有的西班牙船的船帆放火箭。幾艘船上隻有水手的武裝上船選擇了第一時間豹貓起航,隻有四艘戰艦中的兩艘不需畏懼福船和海滄船,兩艘戰艦上有足夠的人手他們第一時間進入了跑位。隻是這些福船和海滄船為偷襲而來,自然不會和戰艦單挑。都是順水而下,在放完幾輪火箭之後追著那幾艘武裝商船而去。

四艘西班牙戰艦先是靠攏人員快速重新分配。然後他們就遇到了一個難題,是在原地驅逐偷襲的船隻還是去救援那些武裝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