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13fcf7b7e6c63c344d4015f33be403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雙方的戰艦差不多,戰法也差不多,在狹窄的海灣出口開始劃出半圓弧一邊航行一邊炮擊對手。毛鈺的優勢是火炮多一些加上戰艦上的戰兵要多一些。荷蘭人則占據了航海經驗和海戰經驗優勢,其實雙方真實旗鼓相當。雙方纏鬥了約莫兩刻鐘範佩西也終於明白這支艦隊或許隻是毛鈺一人的,和葡萄牙人無關,想到這裡他又是倒吸了一口涼氣。也就是說毛鈺早就超越了和熱拉著香山澳。西班牙人在基隆的失敗也就不是偶然。

而熱蘭遮得罪這樣一個原本和荷蘭人還算友好的大明海軍提督今後在台灣海峽的日子可能不怎麼好過了。至少大明的貨物來源是個大問題,將來南洋貨物的銷路也是個問題。範佩西冇有想過逃脫不掉,如果這是在陸地上在城池裡或者被堵住在山穀裡是很危險的。但是這是大海上。

雙方在海麵上糾纏了大約小半個時辰,雙方的艦船有有部分損傷,人員方麵毛鈺這邊還吃了虧。主要是毛鈺想著範佩西如果想溜走,就追上去最少要將對方的甲板清理一下。

與此同時雙方如此激烈的海戰確實讓那些海盜看得如癡如醉。電閃雷鳴已經不足以形容了,現在每一艘戰艦開炮都算得上是電閃雷鳴,而雙方加起來是五十艘。即使離的海麵上到處是火光濃煙和轟隆的響聲。而在濃煙和炮火的掩護下,穿越戰場的七十多艘小船正在加速進入廖羅灣,然後迅速地靠近海盜船,一直到這些江船距離海盜船不過三四裡的距離纔有人注意到這些小的幾乎要被海浪吞噬的小船。如果隻是幾艘還是引不起這些海盜們的注意,因為可能是一些倒黴的漁民遇到了這樣的大海戰倉皇逃離。但是隨著小黑點變成大黑點,然後鋪滿了整個海綿,所有人都不淡定了。真肯定是火船,毛鈺那混蛋在東北口放了一把火,因為逆風現在還無法影響到這些逃得快的海盜船。但是現在從西南口放火,這可是順風!而且看樣子火船數量還不少!

一些經驗豐富的海盜立即做出了決定,衝出去,一定要儘快衝出去,就算是被荷蘭人或者毛鈺戰艦的炮彈擊個粉碎也徐還能在海上逃生,要是被這些火船包了餃子剩下隻有海鮮。於是整個海盜船隊再次陷入了混亂。

和第一次發現火船不一樣,因為那隻是逆風口被堵住了,大家掉頭走了就是,現在順風口也堵住了,那真是八仙過海各憑本事了。售價滿了肯定是逃不掉的。事實上也是如此,毛鈺也是發了狠的,連夜讓南日島動員,挑選敢死隊駕駛火船南北堵截這是計劃之中的,隻是冇想到海盜還是低估了自己的決心啊。很快七十艘點了火的小船衝入了混亂的海盜船隊中,他們中一些船直接穿進去,有些則直接靠上了附近的小船,然後一艘變成兩艘。一旦有新的海盜船著火就立即為封堵出口的火顫增添一份力量。

當然也有依仗著熟練的操船技術和船上人員的齊心協力很快突破了火船線。隻是前麵還有更加嚴峻的考驗在等待,因為五十多艘戰艦已經打紅了眼,炮彈在整個海麵上到處亂飛。無論你多麼小心,之想從中穿過中彈隻是運氣問題。

事實上隨著大量的海盜船穿越火線,荷蘭人希望這些船留下替他們擋一擋毛鈺的炮彈,毛鈺也想儘可能多地留下一些海盜船。於是前麵出來的看似運氣其實大部分都悲劇了,有意無意地被雙方的戰艦火炮瞄準。

幸運兒總是有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終於有人成功地穿越火線然後穿越炮場,這時候他們才發現外麵的空氣是多麼清晰。南澳島的船自然加速朝著南澳島而去,鄭家的船則著急去金門島等待,看看還能有多少同伴回來。

眼前這越來越多的海盜船穿越火線,毛鈺也是乾著急。不過確實冇辦法了,因為荷蘭人不好對付。打到現在雙方的船隻損傷毆鬥不少,好在毛鈺的船隊人手足夠多,到目前為止二十八艘船都還能正常運轉。

範佩西已經扛不住了,雙方的火炮能力基本上能夠抗衡,但是隨著戰鬥減員,荷蘭人載員不夠的問題就暴露出來了,而每次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外掛而過的時候毛鈺總能給範佩西一個驚喜,那些火炮孔裡麵能夠冒出來許多火槍手砰砰砰一同亂射。

由於有海盜船分散了注意力雙方的命中率都在下降,但近身接觸的機會卻越來越多。現在已經無法保持船陣,最好的辦法就是撤退。於是範佩西很是不敢洗地下達了全線撤退的命令。得到命令的其他戰艦如釋重負一樣的立即調整航向與那些擁擠的海盜船爭奪器空間來。當然那些弱小的海盜船不是他們的對手,光是掀起的浪花就能讓他們的船有傾覆的危險,實在愛是的就直接開火炮轟走。荷蘭人要哦組這些海盜船自然更加拚命的逃離。一時間廖羅灣的出口更加混亂。

毛鈺也知道自己目前的戰鬥力無法全部留下荷蘭人,所以下令艦隊瞄準最後麵的半數船隻集中火力。當然那些荷蘭人附近的海盜船也遭了殃了。

廖羅灣中部,鄭芝龍氣急敗壞地下令手下人前去滅火。隻是兩頭有火他的命令也不怎麼好使了。無奈之下他和劉香商量決定從廖羅灣的西南出口突圍。原因主要是北麵有毛鈺的船隻圍堵而且還不知道後麵會不會隨時有火船加入。如此近事情不成,想來福建巡撫也很快會得到訊息。福建水師原來那幾個廢物打仗不行落井下石的本事還是有的。所有鄭芝龍北港看看情況再說。

隻是王西南方向入圍就意味著與火船交錯而過。儘管大家都十分小心,但兩百多艘船總是還有部分人不小心地碰到火船然後就成了毛鈺的幫凶。不得已大家都放慢了行船速度,儘可能地開出一條無火的區域。這樣整個隊伍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