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a7b94ebe294f12aef13f8f2599fb62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崇禎五年七月,浙江杭州,海外海酒樓竟日熱鬨非凡,原來新任的浙江巡撫侯詢在這裡言情當地官員和鄉紳。侯詢作為浙江巡撫和東林骨乾,在江南擁有很高的人望,其子侯方域更是江南四公子質疑。所以今日宴請的名單中還有諸多的江南學子。

太子少保毛文龍和閩浙海軍提督毛鈺也在邀請之列。毛鈺本來是不想來的,奈何舅公沈光祚和父親毛文龍先後派人到舟山催促。兩位老人覺得無論如何毛鈺作為浙江官員不能缺席這樣有機會在江南學子和象神麵前露麵的大場合。

無奈之下毛鈺隻好帶著馬光、張*峰等人趕往杭州。當毛鈺抵達海外海的時候已經臨近中午,海外海人山人海。但是年輕的正三品海軍提督的到來還是引起了眾人的注意。

知客張永偉更是扯著嗓門高喊:“哎呀,這不是我大明的常勝將軍、海軍提督毛大人嗎?裡麵請,裡麵請!”

張永偉這一嗓子讓嘈雜的海外海隨即安靜下來。毛鈺一陣苦笑,趕緊讓馬光遞上名帖就要往裡走。

不料張永偉接過名帖之後居然當眾打開扯著嗓子喊道:“閩浙海軍提督毛大人為侯軍門賀!銀鏡兩幅,泰西懷錶一隻,南洋香料十斤……”

毛鈺停下了準備跨入門檻的腳步,瞪了一眼張永偉,這樣明明白白地將禮單讀出來一般是隻限於私人聚會,而且是雙方都冇有官員身份的場合。張永偉如此做,毛鈺的禮物輕了未免被人笑話,重了自然有賄賂上官的嫌疑。

果然不等張永偉唸完,就有一群讀書人從酒樓裡走出來對著毛鈺就是一陣痛罵:“貪官!無恥鼠輩,竟然敢如此明目張膽地賄賂軍門!”

“是啊,是啊,這樣的貪官居然還是進士,官居三品,不知道這一路上給多少人送了多少禮。這些用來送禮的東西又坑害了多少百姓!”

“想來這位提督大人是在登州城裡刮地三尺,這才如此闊綽吧!”“誰說不是呢,聽說他在舟山也蠻橫得很,竟然連浙江都司衙門催繳的稅都不繳納,就是用來結交上官了纔有今日吧。”

“……”

毛鈺臉色鐵青,他看到了張永偉那張得意洋洋的臉。而那群書生更是趾高氣昂,似乎他們終於逮住了毛鈺的把柄。更多的官員和鄉紳則是一臉的詫異!張永偉這麼做確實不符合規矩,而他們當中有人的禮物比毛鈺更加貴重。隻是張永偉選擇了公開毛鈺的禮單,而正好有一群讀書人注意到了這份禮單。

樓下的動靜自然有人去通知了在三婁與貴賓們交談的巡撫侯詢。侯詢聽完之後先是一愣,隨即擺擺手示意無事讓前來彙報的家丁下去。對於毛鈺的桀驁不馴他是早有耳聞,而且來浙江之前冇少在朝堂上針對毛鈺,冇想到這個張永偉這麼會辦事,他自然心中暗喜,表麵上卻依舊談笑風生。

他侯詢選擇在海外海擺宴席當然是為了巧立名目斂財,毛鈺能來送禮他是要笑納的,但是讓毛鈺出點醜也是他樂意看到的。所以他就不打算出麵調停了。

門口毛鈺冇有踏入海外海,也冇有理會那些書生的謾罵,他一直盯著張永偉,張永偉被毛鈺這麼盯著,禮單也念不下去了,那些讀書人可不乾了,一個勁地催促張永偉。

張永偉感激地看看安歇讀書人,降低了聲音繼續念禮單。隻是當他唸到鯨魚肉兩百斤的時候瞪大眼睛看著毛鈺。

許多在一樓的官員和鄉紳也注意到了張永偉的停頓,然後回想著剛纔張永偉念出的一個禮物:鯨魚肉兩百斤!他們互相交換意見以確認自己冇聽錯。

這鯨魚肉最近有浙江商人在江南一帶販賣,隻是這價格貴的離譜,據說那鯨魚動則幾萬斤,很難捕殺,所以這鯨魚肉也就十分稀罕。鯨魚的骨架被人當做龍骨收藏一斤就高達二兩銀子,那鯨魚肉更是五兩銀子一斤還要熟人纔能有門道。

今日能夠參加宴會的達官貴人中也隻有少部分人吃過鯨魚肉,這鯨魚頭貴還隻是一個小問題,最主要的是稀缺!

而毛鈺一次性就帶來了兩百斤,這可是比那前麵任何一個禮物都要貴重,而且兩百斤的分量,如果侯詢大方一點的話交給後廚,今日在場的所有人都有機會嘗一嘗這鯨魚肉!

就連那些正在聲討毛鈺的讀書人也是愣住了。鯨魚肉兩百斤……很多人在心中默唸!這海軍提督就是牛逼,海底之王的肉啊!

其實更多聰明的人更是聯想到了這段時間在江南販賣的鯨魚肉,很有可能就是這位年輕的海軍提督派人捕殺的!那麼如果今日宴會上能夠結交一下毛鈺說不定就能購買到甚至能夠販賣鯨魚肉。

不過等他們反應過來滿心的期待變成了埋怨,埋怨張永偉選擇在這個時候對毛鈺發難。張永偉也是被現場詭異的氣氛嚇到了,不過他還是一咬牙、一跺腳念道:“番薯一石、土豆一石、南瓜一石!”

終於唸完了,張永偉舒了一口氣,卻發現毛鈺一直盯著他看,一邊看還慢慢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隻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毛鈺給巡撫大人的這份禮物絕對不菲,配得上巡撫大人的身份也符合毛鈺正三品提督的身份。隻是現在因為張永偉如此,加上幾個讀書人的搗亂。張永偉唸完之後,毛鈺卻冇有指揮手下人將禮物直接搬上來,而是盯著張永偉。

張永偉略微有點心虛地後退兩小步,毛鈺確實塊錢一大步,一把奪過張永偉手中的禮單,揉成一團,然後遞給了身邊的馬光,隨後伸手在身上逃了一陣卻什麼都冇有掏出來。馬光上前小聲問道:“少爺,你找什麼?”

毛鈺有點尷尬地笑道:“帶銀子冇?”

馬光要丫頭,隨後跑到張*峰身邊低聲細語,張*峰也是搖搖頭,隨後馬光又去找那些親衛,眾人在身上一陣摸索,終於湊出了二十兩碎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