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瘋狂招募之後整個船隊人員就達到了五百多人。三艘西班牙戰船分彆被命名為金塘、舟山。岱山號,毛鈺選擇舟山號作為旗艦。尚可喜、達代應分彆暫時控製金塘、岱山號,毛順被分到福船上,另外兩艘海滄船則讓毛鈺的兩位堂兄去暫時統領。

一百九十三名遼兵和聘請的一百二十五名教官以及新招募的三十名戰兵作為船隊的絕對戰力被分配在六艘船上,其中兩艘海滄船則分配十名刀盾手幫助控製船隻。福船上除了配齊火炮手外也隻分配十名刀盾手和十名新戰兵。剩餘的則平均分配在三艘西班牙站船上,充分保證西班牙戰船的戰鬥力。

六艘船都是吃水很*深,過五關斬六將來一趟香山澳,毛鈺自然不想浪費任何排水量。除了一些足夠武裝兩艘西班牙戰船的十八磅火炮外就是大量的炮彈以及一些十二磅、九磅火炮。

毛鈺是想著回到杭州讓工匠仿造一些戰船,雖然火炮數量不能一下子如西班牙戰船那麼多,也最起碼讓戰船遠近火力組合成網。畢竟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毛鈺的敵人隻是一些海盜。

和當初在杭州出發時的謹慎一樣,從香山澳出發的時候三艘西班牙戰船和福船是分開走的。毛鈺知道南澳島離香山澳如此近,肯定會有劉香的情報人員盯著,如果劉香對於當日的戰鬥放不下就一定會在沿途派人攔截自己。

六船出發一日後在海麵上重新彙合,福船走在最前麵,毛順和劉釗掌管著這艘船作為船隊的先行。這也是因為福船的速度最慢決定了整個船隊的前進速度。所以毛鈺乾脆讓福船領航。

離開香山澳的第三天,配備了千裡眼的瞭望手在二十裡外就看到前麵的小黑點,發出信號後,前行半裡,幾乎所有的瞭望手都發現了前方的船隊。等到再前行了一陣幾裡之外對方船隊的船型和旗幟已經清晰可見,冇有任何意外,是南澳島的船隊。想來劉香這樣的船隊派出了不少沿海搜尋,要麼就是得到了毛鈺具體的出發日程。馬玉不擔心自己購買戰艦的事情泄露,但自己將福船和還蒼蒼穿武裝了一番的事情肯定瞞不住劉香。

前來攔截的十二艘海盜船中有兩艘福船,兩艘小的鳥船剩下幾艘全部是海滄船。兩艘福船肯定是為了對付毛鈺的福船,幾艘海滄船則作為戰鬥的機動力量無論從哪個方向都可以對毛鈺的船隊進行包圍。鳥船則是準備在萬一毛鈺的船想逃走進行阻截或者在戰局不利的情況下去通知附近的援軍的。

想來劉香為了對付毛鈺也是出了大力氣。如果海盜船上裝備了千裡眼也應該早就發現了毛鈺的船隊。

既然發現了敵人自然不能按照前麵的隊形前進了。三艘西班牙戰船開到了最前麵一字縱隊排開,兩艘海滄船護衛在福船兩側呈品字形防衛前行。三艘西班牙戰船上的戰兵除了弓箭手幾乎全部進入了炮位。

十幾裡之外,海盜船隊中,劉*青正得意洋洋地看著逐漸靠近的船隊。一個月之前六艘海盜船在海上尋找目標卻隻回去了五艘,當時他叔父劉香還以為船隊遭遇了福建水師或者鄭一官的船隊,結果一詢問,隻是三艘打著官兵旗號的普通商船,,冇有任何的火炮,卻撞沉了他們一艘海滄船還將剩下的海滄船的船帆燒了個七七八八,船隊整整在海上掙紮了兩天纔回到南澳島,此時再派船追是肯定來不及了,於是劉香就安排人前往香山澳打聽毛鈺船隊的動靜,同時將攔截毛鈺的任務交給他劉*青。

根據逃回來的海盜敘述和香山澳送來的情報,毛鈺的船隊增加了不少火炮,不過都在預料之中。於是劉*青也抽調了南澳島最精銳的戰船早早的就進入了這片海域,根據香山澳的情報這位毛大帥的兒子在香山澳揮金如土,到處送禮,想來船上的貨物價值不會少於十萬兩。隻要成功劫掠這一次,他在南澳島的地位也將會水漲船高。

十裡、八裡、七裡,雙方相向而行,距離在飛快地縮短。雙方的瞭望手都在認真觀察著對方的行動,隻是讓海盜們奇怪的,毛鈺的船隊居然增加到了六艘,看船型增加的幾乎都是福船,看吃水線也是重載。隻是漸漸地其中三艘福船脫離了編隊朝著海盜船開來,他們莫不是想依靠三艘福船就攔住自己十二艘船?劉*青想不明白,其他的海盜也明白。

就在他們鬨不明白的時候對方的船隊居然掉頭向東了?劉*青冷笑一聲,就算你跑到北港也是爺爺嘴裡的菜。隻是冇等他笑出來,一發炮彈落在了船隊前方三百步的地方。海盜們頓時哈哈大笑,這莫不是傻子麼,這麼遠如何能擊中目標,就算擊中目標能造成什麼傷害?

隻是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因為隨後二十多發炮彈鋪天蓋地地朝著海盜船隊而來。海盜們也終於明白先前的那一發是在測試距離。將近三十發炮彈全部對準的是兩艘福船。其中有一半的炮彈擊中了福船。劉*青就感到自己腳下的福船一陣陣搖動。

“劉先鋒,槳手倉進水了。”

“劉先鋒,火藥倉進水了……”

“劉先鋒,右側船舷被擊穿……”

“劉先鋒……”

一個個壞訊息傳來,船上的劉*青氣急敗壞,他知道自己低估了對方船上的火炮。雙方相距將近四裡,這麼遠的距離能夠打過來的,絕對不是什麼千斤佛郎機,應該是西方人那種戰船上的重型火炮。再看看著炮彈的數量,他那裡還不知道那新增加的不是福船,而是西方人的大戰船!

果然就好像彷彿為了應證劉*青的想法一樣,毛鈺船隊火炮的發射速度竟然達到了這些海盜們的好幾倍,往日裡這些海盜出去劫掠,就算是連續發射,多半是點燃引火線之後遠遠地拋開,然後等到炮彈打出去宰回來冷卻,複位、裝填一輪操作下來冇七八分鐘下不來,有的甚至十分鐘也不見得能發出第二輪。

隨著雙方的距離進一步靠近,三艘西班牙戰船上的九磅也開始發炮,而那些重炮對船隻造成的傷害也在增加!

轟隆,轟隆,轟隆隆……正站在高高的船婁上,看著自己的戰船噴出一股股的烈焰,然後幾十發炮彈呼嘯著砸向海盜船隊,心情特彆暢快!毛鈺此刻能夠理解當初袁崇煥和幾萬觀戰的大明官兵看著火炮轟擊金軍的心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