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船撞擊的巨大響聲加上近距離的炮擊也提醒了尚可喜和達代應等人,回頭一看毛鈺這邊已經亂做一團也紛紛掉頭朝著劉香的旗艦而來。

於是狹小的空間裡幾艘戰船火炮齊射,炮彈亂飛。

這不是毛鈺想要看到的場景,更不是劉香想要的。畢竟現在雙方的大型戰船攪合在一起,小船如海滄船一不小心就會被大船夾擊成為一塊塊的木板。所以那些小船很識趣的開始躲得遠遠的。

這樣就形成了雙方戰船單挑,但是毛鈺大船數量多戰船上的火炮數量比劉香多,火槍手與弓箭手也要多。冇有小船的糾纏,大型戰船亂鬥,就要看各自的戰鬥力了。

而劉香更加不願意看到的是原本一直在外圍交戰的毛鈺留下的福船和海滄船看到毛鈺有危險也突破了封鎖加入了亂鬥。四艘福船和六艘海滄船依靠船頭的火炮開路一直殺到距離劉香旗艦一裡之地才被反應過來的海盜船擋住。

毛鈺的福船雖然火力不如劉香的戰船,卻比一般的海盜船要強悍的多。所以想要擋住這十艘武裝上船就必須動用兩倍甚至三倍的船隻。

因為要阻擋福船,包圍毛鈺戰船和其他戰船的海盜船就出現了鬆動,在尚可喜和達代應的左右夾擊之下互相靠近。然後七艘戰船在劉香且戰且退中終於再次排成了一列。

再次排成一列縱隊的展出那就如同被困住的老虎掙脫了繩索。250多門大小火炮在海盜船中肆意宣泄。

有了被劉香成功圍堵的教訓,尚可喜和達代應幾乎不用商量就達成了一致。那就是在接下來的戰鬥中,不管劉香擺出什麼陣法,他們都是不惜損壞戰船堅定不移地按照戰列陣的戰法橫衝直撞。帶著七艘戰船繞著劉香的船陣反覆穿插。四艘福船帶著六艘海滄船則再次回到最北側接應戰船。

因為連續被尚可喜、達代應和毛順等人的戰船撞擊,好幾艘海盜船進水沉冇。一些膽小的海盜再也不敢靠近這支威武霸氣的戰船隊伍。尚可喜等人也終於鬆了一口氣,與海盜船拉開了距離就有火炮發揮的空間。

雖然總的火炮數量差不多,但毛鈺的火炮相對集中,射程優勢明顯對海盜船的造成的損失遠遠超過海盜船的還擊。因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毛鈺一方的優勢就越明顯。

另外一個對海盜不利的就是海盜船的火炮幾乎都安裝在第一層甲板上,所以火炮手需要麵對毛鈺船隊火炮、火槍和弓箭手以及近戰的三重威脅。而毛鈺戰船隊的火炮手幾乎冇有傷亡,隨著時間的推移,海盜們在遠程火力上的劣勢越發明顯。如果不是船隻數量的絕對優勢,海盜船在毛鈺完成第一輪穿插的時候就要崩潰了。

雙方在幾平方公裡的海麵上纏鬥,一直持續到太陽西下。大部分海盜不擅夜戰,劉香纔不甘地下令撤退。他是海盜,出海是來劫掠的,不是和毛鈺拚命來的。毛鈺當然不會看著海盜撤退無動於衷,看到海盜突然撤退,再看看西邊的天色,毛鈺當然知道海盜是因為什麼而撤退。

毛鈺自從有了第一艘船開始就冇有虧待水手與戰兵,這個時代大明人有的通病夜盲症,在他的船隊幾乎冇有。因為營養好有足夠的肉類到了晚上視力比對麵的海盜要好的多。

當然毛鈺也冇有下令橫衝直撞,而是加加速從北側用火炮覆蓋海盜船對阻擊海盜潰逃。劉香想從容撤退成為了泡影。

正北麵是七艘戰艦的250多門火炮齊射,正後麵是十艘武裝商船用30多門六磅火炮恐嚇。一些膽小的海盜忙中出錯甚至船打橫攔在撤退的隊伍前麵然後就被同伴撞得七零八落。

拉在後麵的船隻則被跟上來的福船和海滄船上的火槍與火箭清空了甲板。還有一些船在被火炮擊中船帆,失去動力之後乾脆選擇了投降。

大約又追擊了小半個時辰,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毛鈺下令停止追擊。因為劉香的老巢南澳島越來越近,毛鈺的船隊損失也不小。除了從頭到尾都被毛鈺要求在幾裡外看戲的李雲霄和方友祥兩艘福船外,參戰的十七艘船都不同程度地受傷。其中兩艘福船損失最大,桅杆被打斷了一根,三根桅杆上的船帆有一半被撕爛。船上的戰兵損失將近三分之一。幾艘海滄船的船體也不同程度受傷,船帆被燒得到處是洞。

七艘戰船中受損最嚴重的的除了毛順的戰船就是尚可喜的戰船了,由於是頭船他受到了更多的海盜船的阻攔和更多的炮彈照顧。兩側護欄好幾處被海盜的火炮打爛。

等到劉香的船隊消失在視野中,毛鈺讓人做了簡單的統計,十七艘船上戰死五十四人,受傷的三百八十多,其中有七八十人是被海盜船上的佛郎機火炮打中,有將近一半鉛彈留在體內,這部分人如果能夠順利取出來鉛彈殘渣還好,如果留在體內,就算救活了也會中毒。

戰死和受重傷的大部分是新兵。這還是毛鈺的戰船高大並且擁有大量的盾牌的情況下。扣除那些有船艙保護的火炮手,甲板上的戰兵傷亡竟然超過了三分之一!

戰果方麵很不理想,因為對方的船隻太多,很難長時間按住一兩艘船打,所以儘管雙方的戰鬥十分激烈,真正在戰鬥現場被毛鈺船隊擊沉的海盜船不過九艘其中還有四艘是在後來的追擊中擊沉的。俘虜的基本上十幾艘都是小船,隻有三艘是完好的海滄船。當然由於劉香錯誤地估計了毛鈺的戰鬥力,所以在第一輪的穿插和後麵的近戰中損失較大。估計死傷在一千七八百人左右,占了這次出動的海盜三分之一多。其中大部分是墜海或者戰死。

加上戰船方麵的損失,劉香這一次也是血虧的。所有出陣的船隻和海盜都是南澳島的精銳。船隻的損失還能忍受,海盜精銳的死傷也算是讓劉香傷筋動骨,最關鍵的是整個海盜團的心氣遭受嚴重打擊,今後南澳島想要攔截毛鈺不是勸不動怕是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