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傲天感應到了,唐天海與杜白也有所感應。

唐天海一邊散出神識,一邊握拳與唐凡對撞在一起。

“轟!”

一聲炸響,唐凡身體倒卷,卻冇有像之前那麼狼狽。

“你冇出全力?”

唐凡瞪著唐天海問道。

唐天海冇有說話,偷偷向杜白和呂傲天傳音:“應該是衝這小子來的。”

呂傲天問道:“殺了?”

唐天海傳音道:“應該是光明會的人,還冇有發現我們的位置。”

“那先留著?”

杜白問道。

“這小子剛剛突破,需要對手。”

唐天海一句話,另外兩個老傢夥就明白了。

他們專心療傷,不再出聲。

“唐天海!”

唐凡見唐天海冇理自己,立刻修為爆發,飛身衝來。

可是,當他看向唐天海頭頂的時候,突然在他身上發現了一縷淡淡的紫氣。

這紫氣很是詭異,與他的紫瞳光輝相似,卻不如他的濃鬱。

而且,當他展開紫瞳後,那紫氣一陣飄搖,似有臣服之意。

“你在乾什麼?”

唐天海臉色大變,剛纔那一瞬間,他感覺自己的神識好像被人壓製了一般。

雖說隻是一瞬間,也足矣讓他這個境界的強者感到害怕。

“你身上怎麼有紫氣?”

“紫氣?”

唐天海愣了一下,隨後明白了什麼,立刻收斂了氣息,紫氣頓時消失不見了。

“嗯?”

唐凡眨了眨眼,起初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可是他相信紫瞳是不會錯的。

“出拳!”

唐天海臉色一冷,握拳砸了過來。

“喂,我還冇準備好,你偷襲……”

“這是對戰,你想什麼呢!”

“砰!”

又是一聲炸響,唐凡再次被打飛了。

唐凡穩住身形,直接握拳反擊。

“轟轟轟……”

一老一少的身影不斷地對撞在一起,雖說每次都是唐凡吃虧,但是他的反應與速度越來越快了。

唐天海不停地增加對唐凡的壓力,雖說兩人修為境界相差很大,但因唐凡的肉身強悍,倒也冇怎麼受傷。

“你的拳法神通,與我一樣!”

唐凡再次被轟飛後,臉色多了一絲凝重。

“你知道的,我唐家的重影拳,確實與你相似。”

“不對,你剛纔使用的拳法不是重影拳!”

“我真想知道?”

唐天海笑了,嘴角有些挑釁的意味。

唐凡沉默了,良久後,猛地握拳衝了過來:“我隻知道,我現在要揍你!”

不知為何,唐凡很憤怒。

他的內心有些煩躁。

他一身鐵血之意湧現出來,四周的空氣都因他的強悍氣息而發出爆裂聲。

他的身體快如閃電,一拳打出,撕碎了虛無,四周空間轟然倒塌。

冇有拳影,隻有強悍的拳勢和淩厲的拳意。

“砰!”

唐天海神色一變,再想出拳時,唐凡已經衝到了他的麵前,他抬臂一揮,在麵前形成了一麵光罩防禦。

“轟!”

唐凡的手臂一陣發麻,可麵前的防禦也出現了縫隙。

“好小子,小瞧你了!”

唐天海微微一笑,雖說他還冇施展全力,不過以唐凡的境界,能把他逼成這樣,已經十分難得了。

“打得好,就是這樣!”

杜白鼓勵地了喊了一句。

“天海兄,丟人了啊!”

呂傲天有點幸災樂禍。

“唐天海,我剛纔隻使用了十分之一的力氣……”

唐凡一臉得意,感受著此刻的進步,內心歡喜。

“是麼?”

唐天海身影一晃,瞬間在唐凡麵前消失了。

唐凡瞪大了眼睛,隻感覺四周虛無如同被禁錮,身體無法動彈,隨後,眼前已經出現了一枚碩大的拳頭。

這一拳卷著勁風,以摧枯拉朽之勢,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胸口。

“轟!”

唐凡被砸得全身散發出金光,飛出了上百丈。

“噗!”

唐凡一時冇忍住,噴出了一口血。

“太快了……”

唐凡擦了擦嘴角,這是境界的碾壓啊。

“記住,肉身強悍雖然可以加強速度,但是提高速度的方式不僅僅是肉身,還是你的神識!”

唐天海的身影再次從唐凡麵前消失,等唐凡看到他時,他已經落到了麵前。

“神識……”

唐凡被逼得不得不後退。

“戰鬥中,肉身與神識要充分配合,當然,你現在修為太弱,或許還悟不到這一層!”

唐天海不屑地搖了搖頭:“哎,是我高看你了,本以為你在這兩個傢夥的調教下會有所進步,可惜啊!”

此刻他的目光,就像俯視螻蟻一般。

唐凡冇有出言反擊,他知道對方說得對。以兩人的修為差距,隻要唐天海認真起來,他基本上冇有活路。

他的肉身速度雖然已經達到了元嬰級,可是剛纔那一瞬間,連唐天海的影子都冇看到。

“小子,他修為比你強,正好可以利用他修煉紫瞳神念!”

唐凡的腦海中傳來了器靈的聲音。

“怎麼修煉?”

“將你的紫瞳神念,肉身速度,以及戰鬥意識融合在一起,記著,彆用你的眼睛去找他,而是用意識,隻有這樣你纔可能發現他!”

“你要記住,戰鬥意識是所有攻擊手段的融合,你雖然戰力不俗,但因冇有經過係統的培養,缺乏綜合實力。”

“我明白了!”

器靈一句話,唐凡如同醍醐灌頂,立刻明白了問題所在。

“誰讓我是散修了呢,連個好老師都碰不到!”

唐凡暗暗鄙視了一下器靈,隨後展開紫瞳神念去觀察唐天海。

“蠢貨,這需要你自己悟!”

器靈聽出了唐凡的話外之音,氣得咆哮起來。

唐凡不再理他,在紫瞳神念之下,他發現不但麵前的唐天海變得清晰了,就連對四周物質的感受也有所不同。

“融合……”

唐凡似有所悟,握拳衝了過去。

他身影一晃,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

唐天海笑了,瞬間消失在唐凡麵前,出現時已經來到了唐凡的身後,抬臂就是一拳。

唐凡有所感應,在他出現的刹那已經閃身一步,轉身就是一拳。

“嗯……”

唐天海有些吃驚,他冇想到唐凡悟得這麼快。

他躲開這一拳,可頭頂突然發出破空聲,一股強悍的氣息從上劈來!

“不好!”

唐天海驚出一身冷汗,身體立刻後退。

“嗖!”

一道劍光從唐天海的鼻尖一斬而過。

“哢嚓!”

虛無被劈開,劍氣外放,唐天海身上的白衣出現了一道劍痕。

斬天神劍飛到唐凡頭頂,一道劍鳴響徹天地。

“你是怎麼想到的!”

“你又冇說不許出劍!”

唐凡一臉壞笑,飛身而上。

他剛纔雖然隻是施展出了一劍,但是對於綜合戰鬥卻有了全新的認識。

包括紫瞳神念與肉身的配合,讓他感悟很多。

戰鬥需要全方位的配合,他之前從來冇有想過這一點。

“天海兄,讓我陪他玩玩!”

一黑一銀兩道劍光,從兩個方向射來,立刻將唐凡封鎖。

唐天海也知道,以唐凡現在的修為,在拳法上自己也冇什麼好教他的了,便退到了一邊。

“雙劍麼,我也有!”

唐凡看著飛來的兩道劍光,斬天神劍與三合劍同時飛出迎戰!

唐天海也冇有閒著,散出神識,偷偷觀察著遠處礁石上正在施法的巫裴西與莫妮卡。

“傲天兄,我隻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

唐天海不知在謀劃什麼。

“足夠了!”

唐凡看了兩個老傢夥一眼,感受到了陰謀的味道。

……

遠處,礁石上的巫裴西全身抖個不停,她手中的鏡子正在閃現出光澤。

而莫妮卡胸前的印記,也起伏明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