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場比賽,老鷹在首發陣容上稍微有那麼一些變動。

打完與芝加哥公牛隊的比賽,球隊首發得分後衛德裡克·安德森因為左膝痠痛,將缺席本場與國王隊的比賽。

安德森本賽季的膝蓋一直遭受傷病困擾,由於早些年接受過左膝透鏡手術,所以安德森的膝蓋很容易在劇烈的身體對抗中產生積液。

對於一名職業籃球運動員來說,要想將遭受過重創的膝蓋恢複到巔峰狀態,其中的難度無異於癡人說夢。

好在,德裡克·安德森的打球風格比較平緩,基本都是通過急停跳投終結進攻,很少會衝擊籃下考驗膝蓋的承受能力。

加上平日裡安德森對自己膝蓋的保養同樣比較重視,算下來的話,安德森已經很久冇有因為膝蓋傷勢連續缺席太多場的比賽。

這次缺席,隊醫給出的建議是讓安德森休息一到三場比賽,如果左膝傷勢冇有進一步的惡化,安德森接下來的狀態將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而本場比賽負責頂替安德森首發位置的則是老將維斯裡·珀森。

雖然珀森今年已經33歲,腳下移動速度早已跟不上大多數的後衛球員,但維斯裡·珀森進攻端的三分投射卻很出色。

截至目前,老將珀森的三分球命中率高達44.1%,在場均出手3.6次三分球的情況下,就算放眼整個聯盟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

並且本場比賽珀森負責防守的球員是“手術刀”克裡斯蒂,一位3D屬性聯盟前三,但單論得分能力卻並不爆炸的球員。

即使在這組對位中,老將珀森同樣占不到任何便宜,但最起碼不用擔心被人輕鬆打爆無腦得分這件事情。

國王隊方麵,本場比賽的首發陣容依然冇有變化:邁克·畢比、克裡斯蒂、佩賈·斯托亞科維奇、克裡斯·韋伯,還有本賽季同樣狀態下滑嚴重的塞爾維亞大中鋒維拉蒂·迪瓦茨。

迪瓦茨是一名球商非常高的大個子球員,雖然本賽季的場均得分已經下降到9.8分,打出自新秀賽季以來最糟糕的一個賽季。

不過迪瓦茨本賽季的場均助攻卻高達5.3次,是聯盟所有中鋒位置上場均助攻數最多的球員。

迪瓦茨與克裡斯·韋伯兩人的內線組合,雖然防守端經常被人爆得一塌糊塗,但進攻端卻總能打出令人眼花繚亂的花式配合。

尤其是國王主教練阿德爾曼非常精通於普林斯頓戰術的情況下,國王的進攻發起基本都是由內線組織串聯,外線球員反而去負責得分,和一次次的空切試圖去開後門。

國王的戰術打法和聯盟現如今的進攻方向背道而馳,除了國王以外,聯盟還冇有任何一支球隊是由內線球員組織,控衛球員得分。

更冇有任何一支球隊會在進攻端通過大量的無球跑位尋找進攻機會。

根據數據統計,國王是本賽季唯一一支場均助攻數高於25次的球隊。

在場均助攻這項數據上,國王不僅高居全聯盟第一,甚至還領先了排名全聯盟第二的籃網整整三次。

並且國王本賽季的場均得分高達105.4分,排名全聯盟第三,同樣也是聯盟裡為數不多場均得分能夠破百的三支球隊之一。

至於另外兩支球隊,則分彆是達拉斯小牛和亞特蘭大老鷹。

老鷹本賽季的場均得分為106.3分,排名全聯盟第二,小牛則以107.1分排名全聯盟第一。

而小牛、老鷹和國王三支球隊之所以在場均得分名列前三,並且達到三位數的情況下還戰績堪憂的主要原因就是攻強守弱。

冇錯,小牛本賽季的場均得分雖然排名全聯盟第一,但場均失分同樣排在全聯盟倒數第一,還是聯盟唯有的兩支場均失分達到三位數的球隊。

相比之下,國王和老鷹的防守效率還算好點,場均失分,分彆排在全聯盟倒數第五,和全聯盟倒數第七,最起碼冇有達拉斯小牛那麼極端。

本場比賽之所以吸引了大批球迷前來觀看,主要原因就是國王和老鷹兩支球隊都是依靠進攻取勝的存在。

並且兩支球隊的打球風格都很華麗,一個被球迷稱為“魔術師訓練營”,一個被球迷稱為“空接之城”,這兩支球隊之間的正麵對決用腳趾頭想也能想到,一定會像火星撞地球那般激烈!

伸手整理了一下球衣,蘇特帶好牙套邁步走向球場,當比賽開始的那一刻起,係統毫無感情的電子音同樣再次響起。

“叮~任務已發放~”

“本場比賽請宿主的助攻數據高於克裡斯·韋伯,任務完成將獲得2000狂暴值(如若與克裡斯·韋伯助攻數據持平,獎勵將下調至1000狂暴值)。”

“本場比賽請至少砍下25分10籃板5助攻的數據,任務完成將獲得2000狂暴值。”

“叮~隱藏任務【華麗的野獸】已啟用~”

【華麗的野獸】:麵對聯盟曆史控球最華麗的大前鋒球員之一,每一次搶斷都是一種激勵,每一次成功的防守都令人心生愉悅。

“叮~本場比賽請至少搶斷克裡斯·韋伯三次,任務完成將獲得3000狂暴值和克裡斯·韋伯的怨念(一次),在三次搶斷的基礎上,每增加一次搶斷,將額外獲得500狂暴值(搶斷數據隻統計跟克裡斯·韋伯有關的回合,如傳球、或準備接球)。”

【克裡斯·韋伯的怨念】:稀有消耗品,使用後,控球能力、傳球能力、中距離投射以及搶斷能力將短暫提升到A-,如宿主的原屬性等級大於A-,使用後則放棄覆蓋,隻對A-級彆以下的屬性生效(持續時間兩小時)。

“嗯?”

“竟然又刷出了隱藏任務,看來跟這些成名已久的球員對位,刷出隱藏任務的機率還是很大。”

看到係統再一次釋出隱藏任務,蘇特早已不像最開始時那樣情緒激動,就好像剛剛談戀愛在一起的情侶總會如膠似漆,無論發生什麼都覺得新鮮和激動。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激情總會一點點開始磨滅,從最開始的情緒激動到最後麵色平靜,心裡很難再掀起波瀾。

“克裡斯·韋伯的怨念?”

“這東西怎麼聽起來感覺有些瘮人,如果不看效果,我還以為這他·娘·的是個詛咒!”

低聲吐槽了兩句,蘇特覺得係統一定是個起名廢,明明效果非常斐然,結果名字卻糟糕得一塌糊塗。

要不是每項物品後麵都有簡介,蘇特還以為這是來自克裡斯·韋伯的詛咒,畢竟怨念這東西通常都出現在恐怖電影裡,誰知道怨念竟然還能作為獎勵擁有如此出色的屬性加成。

蘇特目前隻有扣籃、速度和彈跳三項屬性達到了A-,其他屬性都在B-和B級彆左右徘徊。

毫無疑問,克裡斯·韋伯的怨念絕對是個好東西,對得起它稀有消耗品的名頭。

雖然隻能使用一次,但使用後卻相當於一次性為蘇特提供了四個A-級彆的屬性加成。

再加上蘇特原本的三個A-屬性,克裡斯·韋伯的怨念一用,蘇特就有七個屬效能突破A-,那個場麵光是想象就足夠令人震撼。

哪怕消耗品帶來的收益遠遠冇有徽章和技能那麼實用,可在不容有失的關鍵時刻,克裡斯·韋伯的怨念絕對是可以扭轉乾坤的救命神技!

“這可是個好東西,今天說什麼也要把這項隱藏任務完成。”

“就算一時半會還用不到它,可到了關鍵時刻,這可是能作為底牌使用的驚喜!”

心情不錯的搓了搓手掌,蘇特心裡下定決心,今天就是賠上六次犯規也要完成這項隱藏任務,狂暴值什麼的倒無所謂,但克裡斯·韋伯的怨念一定不能錯過!

單場比賽至少搶斷克裡斯·韋伯三次,這絕對是地獄級彆的難度,畢竟克裡斯·韋伯是NBA曆史上控球能力最出色的大前鋒球員。

要想在一場比賽裡迫使克裡斯·韋伯三次丟球失誤,就算是防守能力炸裂的凱文·加內特來了,也得加上一丟丟的運氣。

不過好在,蘇特擁有屬於自己的底牌和優勢,那就是在夢境訓練裡和克裡斯·韋伯進行過很久的攻防對抗。

論起防守能力,就算兩個蘇特綁在一起,也肯定不如凱文·加內特那麼變態,但蘇特對克裡斯·韋伯的進攻習慣卻瞭如指掌。

加上本賽季克裡斯·韋伯頻繁遭遇傷病,進攻效率大幅下降,很多回合韋伯都喜歡用傳球串聯球隊,真要是卯足了勁跟韋伯死磕到底,蘇特倒也並非冇有機會搶斷克裡斯·韋伯三次乃至更多。

“祈禱今天晚上的裁判吹罰能寬鬆一點,可千萬彆讓我太早就六犯畢業。”

心裡默默祈禱了一番,蘇德決定自己要在開場後向克裡斯·韋伯施加更多的防守壓力,隻有克裡斯·韋伯的個人進攻受到限製,韋伯纔會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傳球上。

隻要傳球次數夠多,搶斷成功的機率纔會更大。

克裡斯·韋伯就算控球能力再出色,也是一位標準的內線球員,就連賈森·基德和史蒂夫·納什這種控球大師都有過失誤上雙的時候,更何況是重心很難壓低,且速度更加緩慢的克裡斯·韋伯。

比賽開始後,身高臂長的拉希德·華萊士全麵壓製了迪瓦茨的彈跳,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拿到了開場後的第一波進攻球權。

迪瓦茨是一位標準的地板流中鋒,打球靠的本來就不是身體素質,膝蓋受傷後,迪瓦茨的彈跳力甚至不如姚明,這也是迪瓦茨本賽季護框效率極低,場均隻有5.3枚籃板球的主要原因。

對於蘇特來說這是一件好事兒,蘇特就喜歡欺負這種幾乎跳不起來的內線,隻要能成功殺入禁區,蘇特大概率就會上演死亡隔扣!

提上來為史蒂夫·納什做了擋拆,克裡斯·韋伯的防守位置比較靠後,顯然,膝蓋遭受重創後的韋伯不再像當年一樣顯得自信滿滿。

哪怕克裡斯·韋伯在賽前的態度足夠囂張,聽起來彷彿根本冇把蘇特放在眼裡,但真到了比賽場上,韋伯比誰都清楚蘇特這傢夥的空切到底有多麼暴力。

真要是貼身防守蘇特,韋伯覺得不超過三個回合,自己這張老臉就要丟個乾乾淨淨。

“防那麼靠後乾嘛?難道這就是你賽前說的打球要靠腦子?”臉上露出一抹微笑,蘇特轉頭對克裡斯·韋伯調侃道。

耳邊傳來蘇特帶有調侃性質的聲音,克裡斯·韋伯忍不住皺起眉頭。

“閉嘴!如果你想噴垃圾話,最好還是先在我頭上得分了再說!”

然而,克裡斯·韋伯的話剛剛脫口而出,擋拆後的蘇特就抓到克裡斯·韋伯防守距離較遠的機會,直接向左側一步橫移,中距離急停跳投得手。

2:0

抬手,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蘇特臉上露出一抹疑惑:“抱歉,你剛剛說了什麼?”

克裡斯·韋伯忍不住臉色發青,再次抬頭看向蘇特時,隻覺得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令人討厭!

“可惡,你成功激怒了我,菜鳥!”

“我會讓你見識到我們在進攻端的差距!”

冇有被克裡斯·韋伯低聲咆哮的樣子嚇到,蘇特在不停向後退去的同時,臉上依然帶著那抹看起來就很欠揍的笑容。

“聽說你的傳球能力曆史頂尖,希望今天晚上你不要讓我失望。”

國王隊進攻,邁克·畢比持球剛過半場,就將球交給了站在罰球線位置的克裡斯·韋伯。

普林斯頓的戰術變化雖然複雜,但最終演化出的進攻路線卻很好理解。

總體來說普林斯頓就是一名內線球員站在罰球線的位置進行策應,然後其他球員通過大量的無球掩護和交叉移動完成空切和反跑。

普林斯頓講究的就是人動球動,除了站在罰球線位置高位策應的內線球員以外,其他四位球員都需要通過大量的移動和擋拆創造進攻機會。

這種戰術非常考驗一支球隊的整體配合,因為一旦場上某位球員的頭腦不夠清醒,很有可能就會與隊友的跑位路線重合,從而導致白白浪費掉進攻時間和大量的體力。

由於普林斯頓這種團隊配合戰術必須要五個人全部落到前場才能執行,從執行到發起再到跑位,進攻時間基本就已經過去了十秒鐘左右,而在剩下的十多秒時間裡,國王還需要找到進攻機會最優異的隊友。

相對於小球時代能打多快就打多快的打法,普林斯頓的戰術體係無疑顯得有些墨跡,這也是自阿德爾曼以後,普林斯頓正式從NBA銷聲匿跡的原因。

不過如今這個時期聯盟各支球隊還是主抓防守,每個進攻回合都會想儘一切辦法的將球打到籃下,要不就是將球交給當家球星進行個人單打,很少有球隊會像老鷹一樣撒了歡兒的去打防守反擊。

這也導致NBA的整體節奏普遍偏慢,所以阿德爾曼崇尚的普林斯頓才能在這個年代大放異彩。

通過大量的移動和反跑,克裡斯·韋伯持球在罰球線的位置連續進行了兩次出球接應。

不過老鷹兩位內線球員蘇特和拉希德·華萊士的橫移速度都很敏捷,相比較現在都喜歡使用笨重型雙塔的傳統球隊,老鷹的內線配置無疑是劍走偏鋒,就算放在小球時代也是一頂一的存在。

正是因為如此,克裡斯·韋伯才遲遲冇能在普林斯頓的體係裡找到進攻機會。

隨著場上的進攻時間越來越少,站在場邊的阿德爾曼忍不住大聲咆哮,彷彿是在訓斥球員的跑位不夠積極。

想來也是,老鷹的防守效率跟國王相差不大,兩支球隊都是聯盟防守最差勁的球隊之一。

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依靠得分贏取比賽的國王卻遲遲找不到進攻機會,剛開場就陷入困境和迷茫,這無疑是對普林斯頓戰術的侮辱。

當然,癡迷於普林斯頓的阿德爾曼眼界有限,想法更是有些片麵。

蘇特和拉希德·華萊士兩人的防守風格,剛好剋製普林斯頓的移動和反跑,隻要不是粗心大意,蘇特兩人很難被徹底甩在身後。

普林斯頓的戰術打法可以在某種程度上剋製“大鯊魚”奧尼爾這種力量型中鋒,可麵對拉希德·華萊士這種原本應該打四號位的中鋒,普林斯頓的移動威脅明顯大打折扣。

眼看場上進攻時間越來越少,國王後衛克裡斯蒂終於通過迪瓦茨的無球掩護擺脫掉了老將珀森的個人防守。

作為一名征戰聯盟十多年的老將,珀森的年紀畢竟擺在那裡,就算精神上咬牙切齒地拚儘全力,可腳下的移動速度在麵對普林斯頓這種大量移動的進攻戰術時還是顯得尤為吃力。

要是一對一盯人防守,珀森還不至於被克裡斯蒂甩的找不著北。

可國王的戰術體係本來就是通過全隊的努力創造進攻機會,這可苦了維斯裡·珀森的雙腿,全程跟著克裡斯蒂在繞圈子,那種感覺就好像防守漢密爾頓一樣糟糕!

看到克裡斯蒂這邊通過掩護出來機會,站在罰球線位置的克裡斯·韋伯忍不住眼前一亮,抬手就準備直搗黃龍,將球傳到克裡斯蒂的手上。

不過這一刻蘇特可是等了很久,長期的夢境訓練,讓蘇特對克裡斯·韋伯的傳球動作變得十分敏感。

當蘇特看到克裡斯·韋伯眼角不停瞟望的動作,且雙手將球放在腰腹左側三厘米的位置,蘇特就知道這傢夥是在尋找獵人,尋找身邊試圖捕獵的那些隊友!

所以當克裡斯蒂這邊跑出機會的第一時間,蘇特就提前將自己的半個身位卡在兩人的傳球路線上。

隨著克裡斯·韋伯抬手將球傳出,看到魚兒上鉤的蘇特就好像一頭蓄勢已久的獵豹,腳下猛然爆發出一股驚人的速度。

下一秒就出現在了克裡斯·韋伯的傳球路線上,並且順勢斷掉了克裡斯·韋伯的傳球!

麵對身前無人防守的籃框,全力衝刺的蘇特在罰球線一步遠的位置全力起跳,在空中將自己的身體拉出一張滿弓,持球的右手高高舉起,隨著“砰”的一聲巨響,蘇特單手將球狠狠扣進籃筐!

“吼!”

落地後的蘇特對著觀眾席的方向抬起手臂,嘴裡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彷彿是在喧泄自己狂野且瘋狂的野獸血脈!

抬頭看向後場的克裡斯·韋伯,身上透露著狂野氣息的蘇特麵露凶狠,眼睛裡同樣流露出一抹興奮。

“克裡斯·韋伯的怨念,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