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率領球隊贏下本場比賽,任務完成將獲得1000狂暴值和進階禮盒一份。”

“叮~請在與“探花秀”卡梅隆-安東尼的對位中處於上風,任務完成將獲得探花禮包(1/1),數據評定以係統判定為準。”

聽到腦海裡傳出的聲音,正站在場內整理衣服的蘇特輕輕挑了挑眉毛。

係統釋出的這兩項任務樸實無華,不僅不難理解,反而還讓蘇特感到有些簡單。

相對來說,完成這兩項任務後的獎勵則就要豐厚很多,無論是進階禮盒還是探花禮包,都能在短時間內為蘇特帶來實力上的提升。

尤其是進階禮盒裡開出的A級進階卡,絕對是蘇特現在連做夢都想要的東西。

畢竟B 級彆以上的屬性升級必須要狂暴值搭配A級進階卡一起使用才能完成提升,而進階禮盒這東西又很難得,完全可以說是可遇不可求。

蘇特上一次獲得進階禮盒的任務還要追溯到與騎士那場比賽。

換句話說,蘇特已經兩個多月的時間冇有再觸發過帶有進階禮盒的任務。

原本蘇特以為這場比賽自己能收穫到最大的驚喜就是垂誕已久的探花禮包,冇想到,竟然還有個進階禮盒等著自己。

看到今天與掘金這場比賽竟然又一次觸發進階任務,蘇特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還真算得上一份意外驚喜。

唯一讓蘇特忍不住想要吐槽的是,這狗-J-8係統還真是懶得可以,就連釋出個任務都搞複製粘貼這一套。

今天這兩項任務跟當初對陣騎士隊的任務簡直一模一樣,除了狀元禮包這四個字變成探花禮包,勒布朗-詹姆斯的名字換成卡梅隆-安東尼,其他地方就連字都冇改一個。

也就是蘇特不能給係統寄存東西,否則蘇特說什麼也要寄一箱刀片過去!

伸手揉了揉鼻子,賽前任務帶來的驚喜讓蘇特本就戰意盎然的血液變得更加沸騰。

進階禮盒和探花禮包這兩樣東西蘇特都很需要,所以今天,冇有人能阻擋蘇特打爆安東尼的腳步,更冇有人能擊垮蘇特想要贏下比賽的決心。

隨著比賽正式開打,身高臂長的拉希德-華萊士幫助老鷹跳到開場後的第一波進攻球。

本場比賽,老鷹依然沿用了自己本賽季的常規首發:史蒂夫-納什,德裡克-安德森,“武聖”傑克遜,蘇特,以及拉希德-華萊士。

掘金這邊的首發陣容則是:安德烈-米勒,沃尚-萊納德,安東尼,內內-希拉裡奧,和暫時還冇有打出身價的聯盟著名“大刷子”馬庫斯-坎比。

實際上,作為九六年選秀大會的榜眼,馬庫斯-坎比的靜態天賦還是非常出眾。

雖然體重隻有瘦弱的100公斤,但馬庫斯-坎比在擁有兩米一一身高的同時,還擁有長達兩米三的臂展。

出色的身高和臂展正是馬庫斯-坎比能在場上儘情去刷蓋帽數的原因之一。

可惜,膝蓋遭受過重創的馬庫斯-坎比彈跳能力有所下降,所以在開場的跳球階段,坎比還是不敵身高和臂展都跟自己相差無幾的拉希德-華萊士。

持球度過半場,老鷹這邊依然還是老樣子,根本不用史蒂夫-納什開口指揮,所有人就有條有序的開始了戰術跑位,將強側留給納什、蘇特還有拉希德-華萊士三人。

由於拉希德-華萊士本賽季的三分球命中率高達34.7%,這份投射效率甚至要比大多數的外線投手還要出色。

畢竟強如德裡克-安德森本賽季的三分球命中率也隻不過纔有38.6%。

這也就導致掘金在開場冇有直接守禁區聯防的情況下,馬庫斯-坎比就不得不跟著拉希德-華萊士離開禁區,站在三秒區外進行防守。

對於本賽季打算再刷出一個蓋帽王的馬庫斯-坎比而言,不能留在禁區裡嘗試封蓋,絕對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看著麵前站在底角臉上露出一臉笑意的拉希德-華萊士,離開禁區後心不甘情不願的馬庫斯-坎比忍不住開口罵道:“這到底是什麼垃-圾陣容,簡直他-媽-的糟糕透了!”

由於目前聯盟還處於內線為王的時代,大多時候主教練都會安排球員儘量將球打到籃下,無論是內線,還是外線,都很少有人會在三分線外出手太多。

所以這就導致目前很少有內線球員擁有一手穩定的三分投射,更彆提一名中鋒球員的三分球命中率還能接近35%。

拉希德-華萊士的身板去頂五號位擁有非常多的劣勢,但拉希德-華萊士打五號位的優勢則是能在進攻端拉開空間,讓聯盟大多數內線球員都無法適應。

尤其是馬庫斯-坎比這種防守作用明顯要大於進攻作用的藍領球員,一旦遇到拉希德-華萊士這種奇葩,整場比賽的防守作用基本就要下降個七七八八,甚至說是直接廢了一半兒都不為過。

畢竟馬庫斯-坎比進攻端的能力實在一言難儘,在防守端跟不上拉希德-華萊士移動速度的同時,進攻端還打不出任何優勢的坎比就隻能成為掘金場上的毒瘤。

除此之外,馬庫斯-坎比被迫離開禁區,也能讓老鷹核心蘇特在場上打得更加從容,不用擔心擋拆後一步過掉防守還要經曆身前身後“雙重肉夾饃”的待遇。

而事實上的確也是如此,當拉希德-華萊士站在三分線外將馬庫斯-坎比調出禁區,蘇特一開場就通過和史蒂夫-納什的擋拆配合強突了內內一個。

冇有任何花裡胡哨的進攻技巧,完全是憑藉速度上的優勢一步完成過人,然後用一記炸裂的雙手暴扣打進了雙方本場比賽的第一粒進球。

“哐!”

2:0

伴隨一聲巨響,獻上雙手暴扣後的蘇特冇有掛框,而是落地後一臉笑意地看向前不久纔剛剛在新秀挑戰賽上被自己一頓血虐的內內,用開玩笑似的語氣開口調侃道:“才幾天冇見,你這傢夥又進步了不少,這一次你差一點就防住我了。”

內內-希拉裡奧身高兩米一一,體重113公斤,是去年選秀大會首輪第七順位進入聯盟的新秀。

跟其他那些想要通過籃球改變命運的小人物不同,內內選擇打籃球完全就是愛好,加盟NBA更是為了自己的夢想和熱愛,跟賺錢冇有一絲一毫的關係。

不過即便如此,年僅二年級的內內-希拉裡奧仍然在場下積極參加訓練,加盟掘金這兩年內內一直都顯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遭到聯盟淘汰,從而隻能被迫回家繼承幾百億美元的財產。

冇錯,這位在零二年選秀大會首輪第七順位被紐約尼克斯選中,然後連夜被交易到丹佛掘金隊的“野獸前鋒”可謂是個有錢到不能再有錢的富二代。

內內-希拉裡奧來自巴西聖保羅卡洛斯,而內內的父親則是巴西鼎鼎大名的石油大亨,幾乎一個人就養活了巴西近四分之一左右的人口。

其中還有一些著名的巴西H-幫,平日裡的開銷花費全部都會掛在內內父親的頭上。

作為巴西最有錢的石油大亨之一,內內父親在巴西的地位和人脈絕對遠超人們想象。

這也是安東尼後來為何敢在不佩戴任何保鏢的情況下,依然能在巴西最混亂的貧民窟裡大搖大擺的原因之一。

畢竟兩人作為隊友,隻要跟內內-希拉裡奧打好關係,那麼在巴西橫著走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蘇特和內內私下裡的關係還算可以,在前不久剛剛舉辦的全明星週末上,內內還曾私下邀請過蘇特一起吃飯。

主要原因是想從蘇特這裡得到一些幫助,詢問有什麼方法能快速提升自己的個人實力。

兩人的打球風格都是野獸派的球員,其中內內-希拉裡奧在大學時期的表現還要更好,進入聯盟後的選秀順位同樣也要更高,但目前,兩人之間的差距卻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根本冇有可比性。

作為一名打籃球不為錢,完全是因為熱愛的富家公子,內內很想知道蘇特到底用了什麼方法才能讓自己在短短的半個賽季裡多次迎來蛻變,這也是內內私下裡跟蘇特聯絡較為頻繁的原因之一。

可惜,交情歸交情,比賽歸比賽,無論是前不久剛剛結束的新秀挑戰賽,還是今天這場正在進行的常規賽,蘇特在挑戰內內的防守時都冇有手下留情,而是用殘忍的事實鞭策內內-希拉裡奧更加努力的訓練。

蘇特扣籃得手後的這句話看似是在嘲諷,但聽在內內耳朵裡卻極為受用,因為這代表自己的防守的確是有進步。

“一點都冇意思,每當我好不容易有點信心時,你這傢夥都會毫不留情的摧毀我。”

“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防住你這傢夥。”

無奈的搖了搖頭,內內臉上的神情也不惱火,就是看起來多少有些沮喪。

退防時,蘇特臉上依然掛著那抹看起來無比囂張的表情:“想單防我?”

“那估計你是冇有機會了。”

掘金隊進攻,依然是萊納德落到左側底角,馬庫斯-坎比在禁區卡住位置,卡梅隆-安東尼站在右側牛角位隨時準備接球,而安德烈-米勒則和內內-希拉裡奧率先發起擋拆。

這套陣型是掘金本賽季最常用的打法,萊納德本賽季的三分球命中率高達36.7%,在如今這個年代已經算是一位較為靠譜的射手。

掘金教練組倒想讓卡梅隆-安東尼一整場都持球單打,奈何,安東尼的體力確實是個問題,所以在常規時間,安德烈-米勒和內內兩人的擋拆就成了掘金為安東尼分擔壓力的進攻手段之一。

安德烈-米勒身高一米八八,體重91公斤,這個體格在一號位上非常具有優勢。

加上安德烈-米勒最擅長的手段就是背身單打,要是冇有來自其他隊友的協防,米勒完全能在進攻端一對一打穿納什這個點的防守。

不過老鷹本賽季的整體防守效率雖然一般,但首發陣容裡無論是蘇特、拉希德-華萊士還是外線的斯蒂芬-傑克遜,三人都擁有不錯的協防能力。

這也從最大程度上為史蒂夫-納什分擔了防守壓力,否則納什這個點的防守絕對不會像現在一樣瀟灑。

當安德烈-米勒和內內兩人在中路去打擋拆,蘇特憑藉自己出色的橫移速度幾乎一個人就卡住了米勒和內內兩個人的突破路線。

二年級的內內本賽季投籃命中率高達53%,在罰球線兩側倒是擁有不錯的中投能力。

但內內本賽季的場均出手數隻有7.6次,強投並不是內內的強項,尤其是麵對蘇特這台無情地防守機器,內內更是不敢隨意浪費掉球隊的進攻機會。

看到自己這邊的突破路線受阻,接到傳球的內內迅速將球轉移到了左側牛角位的卡梅隆-安東尼手裡。

掘金本賽季的戰術打法就是一套固定的思維進行演化,雖然有些時候也會憑藉球員的臨時起意發生一些偏差,但大多時候掘金的出球點都不需要考慮,隻需要按照教練組提前製定好的計劃進行傳導。

這種戰術思維的好處是能保證一支球隊的下限,很少在陣地戰裡出現太離譜的失誤,但這種固定戰術套路同樣會拉低一支球隊的上限,導致掘金本賽季在打強隊時往往都會感到無能為力。

看到作為中轉站的內內-希拉裡奧果然將球迅速轉移到了卡梅隆-安東尼的手上,蘇特幾乎是在內內抬手傳球的第一時間就向卡梅隆-安東尼的方向進行夾擊。

與此同時,站在安東尼身前的“武聖”傑克遜也迅速貼了上去,用雙手不停的乾擾卡梅隆-安東尼的節奏,配合蘇特將卡梅隆-安東尼不停向後逼去。

看到蘇特這個不講武德的傢夥竟然一開場就上前夾擊自己,原本還戰意滿滿的安東尼彷彿一瞬間就被潑了一盆冷水,讓老鷹快速且果斷的夾擊搞得手忙腳亂,遲遲冇能找到機會將球傳給處於空位機會的內內。

直到安東尼被蘇特和傑克遜兩人的防守一路逼退到三分線的位置,安東尼才猛然選擇起跳,將球冒險向內內的方向傳去。

不過安東尼的傳球意圖早就在蘇特的預料之內,包括安東尼起跳後的傳球空間也是蘇特故意露出來的破綻。

當安東尼籃球脫手的瞬間,身旁的蘇特就好像一頭潛伏已久的獅子,腳下爆發出一股驚人的速度從側翼竄了出來,一把就斷掉了卡梅隆-安東尼的傳球。

蘇特的反擊速度很快,快到蘇特搶斷後掘金這邊冇有任何一名球員能跟上蘇特的反擊步伐。

尤其是跟史蒂夫-納什同時登場作戰,蘇特還能享受組合卡“跑轟之王”帶來的速度加成,彆說是反應遲緩的內內-希拉裡奧,就算是巔峰“雨人”坎普過來也不見得能在防守端追帽蘇特。

麵對身前無人防守的籃筐,蘇特在衝刺到三秒區的位置時故意放緩速度,隨後在全場球迷的注視下,上演了一記空中轉體180℃的單手暴扣!

“哐!”

暴力與美觀同時並存,令老鷹主場的籃筐上下晃動,在蘇特耳邊傳出了陣陣嘶鳴!

“空中轉體180℃的扣籃!”

“禿鷲在這次快攻反擊中上演了一記往往在扣籃大賽上才能看到的表演!”

“不同的是,禿鷲的這次扣籃表演是在實戰!這絕對是一記能夠入選五佳球之首的進球!”

搭檔湯姆-霍瓦斯跟著喊道:“開場後禿鷲已經連續兩次通過暴扣完成得分,進攻端的狀態看起來非常出色,防守端也利用自己敏銳的判斷導致卡梅隆的傳球出現失誤。”

“正如掘金教練組在賽前接受采訪時說的那樣,禿鷲在場上的打球狀態根本就不像一名新秀,處理球時的冷靜反倒更像一名征戰聯盟十餘年的老將!”

“看來今天這個夜晚對於掘金的內線防守將會是一道非常大的考驗,如果掘金不能在防守端做到更加專注,那禿鷲註定會變得不可阻擋!”

落地後,蘇特站在球場底線,對著現場觀眾席秀了自己具有爆炸性線條的手臂肌肉。

如果說剛進聯盟時的蘇特看起來還很瘦弱,那麼如今蘇特的肌肉看起來已經頗具美觀。

雖然肌肉密度還跟卡爾-馬龍那種變態無法比較,但跟同屆新秀相比,蘇特看起來就好像吃了化肥似的迅速生長。

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功勞要歸功於蘇特長期服用的營養液上,縱使營養液是狂暴商城所有物品裡最廉價的存在,但營養液的功效卻是所有物品裡性價比最高的東西。

要不是蘇特每次比賽後都會留出足夠的狂暴值購買營養液堅持使用,單靠擼鐵訓練,蘇特的身體也很難像現在一樣壯實。

看著站在自家底線正向現場觀眾席秀自己肱二頭肌的蘇特,從前場一路飛奔回來的安東尼簡直氣得咬牙切齒。

下一秒就跟幽靈似的出現在蘇特眼前,臉上的表情和語氣裡充滿幽怨,像個怨婦一樣雙眼緊緊盯著蘇特。

“我大意了,冇有閃!”

“來,騙,來偷襲!”

“你他-娘-的就是個不講球德的大騙子啊!”

故作無辜地眨了眨眼,蘇特麵帶笑意地伸手拍了拍卡梅隆-安東尼的肩膀。

“NBA要以和為貴,年輕人,還請耗子尾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