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睛怪與魂池的線,冇有消失,反而重新凝結了!

這一幕,大大出乎了所有的預料。

同時——

所有人都感覺到線的周圍散發著一股強大且壓迫力十足的能量,幾乎讓人無法呼吸。

但——

等能扛過這一瞬後,整個人不僅冇有被壓迫到暈厥,相反,還越來越有精神了!

這些能量,竟然有益!

紅族、黑族、白族……所有人瞬間都睜大了眼,本來馬上就要麵臨彈儘糧絕的局麵了,忽然來了一場甘霖,簡直可以用驚喜交加來形容!

所有人看著嶽棲光,等著嶽棲光下令。

嶽棲光嘴角微微一翹。

很好。

在如此誘惑之下,這些外星小矮子都還能保持理智,等待著主帥的命令。

這也說明這些外星小矮子的可塑造性很強。

於是,當漫天的羽毛,停在半空中,開始汲取周圍四下溢散的能量時,嶽棲光也得到了柳扶風、盛清顏等人給予的肯定答覆。

這能量,冇有副作用。

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

要快!

於是——

嶽棲光當著所有人的麵,親自給大家釋放瞭如何汲取能量,緊接著,他一聲令下:“所有人都儘可能的吸收到自己的極限!”

嗡~

霎時間,大夥兒便開始抓緊時間吸收,有人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喘氣,也有人拿出了采集能量的裝備,還有好些人組成一個陣型,以團體來吸收。

……

季柚能感覺到,控製中心的能量,順著這條粗線,向外流動的速度,開始加劇了。

很好。

季柚當然不是隻顧著看成果的人,既然已經證明這有效果,這肯定會對控製中心造成一定的損害,那麼,必須要抓緊多搞點出來啊。

不多搞幾個,就不是季柚的風格。

於是——

季柚迅速在億萬萬的絲線中,鎖定了幾個疑似‘粗線’且馬上要麵臨崩盤被切斷的個體,然後,根本不做任何猶豫與停歇,季柚就開始開工。

一個,兩個,三個……

短短時間,便被季柚搞出了9個來!

跟疑似紅族魂池的那根粗線一樣的結果,控製中心的能量,開始一點點的往外流失了。

當然,這些粗線看著跟紅族的那根規模差不多,但流失的速度遠遠冇有紅族的那根多!

這說明什麼?

說明有柳扶風等人,在背後引導。

季柚很開心,她重新感受到了與塑料小夥伴們齊心協力,一同作戰的快樂。

於是,季柚抓緊時間,迅速做了縫補了更多的‘粗線’。

但很快的,她的行為,立馬就被控製中心察覺,並且招惹來了極為恐怖的打擊報複!

轟~

轟~

轟~

就在季柚的眼皮子底下,那些剛被她縫補好的粗線,就斷裂了好幾根,且是徹徹底底與黑色艦艇切斷了聯絡。

季柚心一沉。

幸好,她早就已經有了心裡準備,被切斷的粗線,都是那些逆流的能量非常稀少的,這也說明連接粗線的另外一頭,冇有什麼力量在主動奪取逆流出去的能量。

能夠被對方馬上切斷,也不意外。

藉著幾條粗線消失作為掩護,無聲無息間,季柚就加固了與紅族魂池連接的那一條。

柳扶風既然可以給她傳一句話,那麼,就肯定會有第二句,第三句……

季柚一邊防禦,一邊耐心等待。

與此同時——

柳扶風張開的羽翼,以及散落的白色羽毛,在短短時間內,就汲取了數量龐大的能量,而機甲身上的傷口,切痕……也在這股能量的補充下,迅速癒合!

“這到底是什麼黑科技?”

“這台機甲,竟然可以自愈!”

“隻要有足夠的能量,它竟然不必進行維修,就可以進行自愈,真是叫人吃驚不已。”

在緊張汲取能量之際,眾人也在關注著頭頂上方的柳扶風,以及他的機甲,還有他那散落得漫天都是的潔白羽毛在一遍又一遍的汲取能量的過程中,變得更加白淨,更加輕盈,也更加美麗。

轟隆隆~

有那麼一瞬間,所有人似乎隱隱約約的,都聽見了震耳發聵的轟鳴,是能量潮瘋狂湧入造成的。

但,就在眾人想要細細去探究,去找清楚這股能量的來源之時,柳扶風那飄散在四周的羽毛,忽然集體抖了抖。

然後——

又是成片的,跟雪花一般的羽毛,撲簌簌掉落!

這明顯是新的羽毛,在剛剛柳扶風抖動翅膀之後的一瞬間,新生成的。

天空中,包裹著盛清顏的那片羽毛,也在這樣的宇宙奇觀中,顯得暗澹無光。

嶽棲光甚至要睜開眼睛,仔細辨認一番,才確定到底哪一片纔是包裹盛清顏的。

嶽棲光問:“辣眼,你覺得如何?有冇有哪裡不對勁的地方?”

盛清顏的聲音,依舊懶洋洋的,聽著就不太正經:“哪哪都好,能夠躺的空間太小了,要是能夠完全伸縮開身體,那就最好不過了。”

嶽棲光:“……”

叫你去執行任務,冇叫你去躺平的啊,你倒是很會享受嘛。

嶽棲光嘴角撇了撇,問:“如果一切正常的話,我是不是也可以上去體驗一下了?”

盛清顏道:“這個問題,需要你自己判斷。”

嶽棲光:“……”

那問你不就白問了?

嶽棲光思考了一下,決定暫時不冒失行動,還是等柳扶風主動跟自己開口。

就在這時,那些順著粗線的反方向逆流回來的能量,因為被大家聯合起來吸收了,因此導致紅族魂池的能量根本冇有得到補充。冇有了能量,那麼魂池也便等於失去了最重要的水。

自然,偌大的魂池,也要麵臨乾涸的局麵。

這個問題,目前看起來幾乎無解。除非所有人將剛纔汲取到的能量,全部都歸還到魂池裡麵,才能讓魂池維繫住表麵的安穩。

要不要下令,讓所有人將能量歸還到魂池?

嶽棲光微微皺起眉頭,最後直接一揮手,道:“繼續吸收!”

至於魂池?

冇必要。

整個天石位麵都不一定能保住,哪裡還能保得住一個小小部族的魂池?先把所有人武裝起來,實力提升起來再說。

有這些能量補充,應該夠好多人提升一級了。

不得不說,想法樸素,經常憑藉自覺來做判斷的嶽棲光,也在無意間做了一件正確的決定。

就在他下令後,柳扶忽然再一次開口:“來!”-